國民黨向誰致敬?

王金平黨籍訴訟案,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布不承接訴訟,並「確認 (王金平)為本黨同志並無疑義」。馬總統則以個別黨員身分,批評此舉令人失望、不能認同,並強調面對大是大非的司法關說爭議,不能鄉愿和稀泥。

應該怎麼看待這前後兩位主席的衝突呢?我們不妨先從法理分析。

首先,法院將除名的黨紀處分上綱到必須由黨員代表大會過半出席,出席人數三分之二同意。等於一舉推翻了行之數十年的政黨運作實務,介入政黨政治,依此嚴格的解釋,號稱數十乃至上百萬黨員的國民黨與民進黨,都將形同無法開除黨員資格,這中間牽連不可謂不廣,例如,不分區本有政黨意志貫徹者的用意,如不能祭以黨紀,意謂所有的不分區當選後,都可自由依己意行事,政黨政治的意義也會受到衝擊。

國民黨的回應是,黨紀制度已經修改,按照新的考紀制度,考紀委員需提報送中常會通過、全代會追認,以具備民意基礎;違反黨紀處分方面,未來撤銷、開除黨籍都要送「中常會」通過。

從程序補強面來看,新的考紀制度確實較之前的制度要顧及程序的周延性,但對應目前的法院判決,這項改革卻顯得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因為,法院要的是送「全國黨代表大會」,國民黨只改成送「中常會」。中常會可以等於全國黨代表大會嗎?

為什麼國民黨必須採取這「半套式」的考紀制度調整,關鍵還是在:法院所主張適用人民團體法的黨紀程序是不可行的。而這一點,應也是馬英九堅持走完訴訟,甚至不惜釋憲的緣故。

再看政黨治理面,分析前,我想先引一段美國總統甘迺迪的話:「評斷一個國家的品格,不僅要看它培養了什麼樣的人民,還要看它的人民選擇對什麼樣的人致敬,對什麼樣的人追懷。」

這段話,把「國家」改成「政黨」,把「人民」改成「黨員」,一樣適用。

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常會陷入一種追逐多數的迷思,太迷信民調,所以往往遇到壓力,就不能堅持核心理念。王金平案即是如此,國民黨主事者的主流意見可能認為馬總統的民調低迷,而王院長的社會好感度高,所以做了「親疏的選擇」。

但對許多討厭馬英九的選民來說,在乎的不是王金平有沒有恢復黨籍?不是司法關說該不該?也不是朱立倫的決定對不對?有些人只是在「站馬對邊就是站對邊」的氛圍下,想看馬總統被打臉。這些選民,有多少會支持國民黨呢?

然而不承接訴訟,卻會讓國民黨的核心支持者不知為何而戰,進而對國民黨失望。因為,不承接訴訟所導致的直接印象,是向「關說司法」致敬、向「關說司法」追懷。當國民黨拿不出有說服力的政績,又自失理念戰場時,這才是國民黨真正的危機。

最後,馬總統說出心裡的話很好,根本不用在意外面的罵聲。俟河之清,人壽幾何?若能問心無愧,足矣!

至於朱主席,亡羊補牢,至少重開補強過的考紀會重新審理王金平黨籍案,走完這個正當程序,展現對程序正義的尊重。(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02/27 –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名家觀點/A16版]

 

【2015/02/27 中國時報 10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