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世界的小實踐

大同世界的小實踐

最近讀了一份書稿,島村菜津著的《逆境起司的滋味》,讀著讀著,腦袋裡忽然浮起了早年台灣還有「放牛班」的時代。

「放牛班」這個名詞顯然是違反教育理念的,但曾有一段時期在台灣卻成為通用的說法,那是一個「適者生存」,頗為達爾文主義的體制,成績不好的「放牛班」暗示著在教育的路上讓他們「自生自滅」。現在放牛班的說法不再聽聞,但不代表成績標籤式的想法消失了,例如,還是有明星學校與非明星學校之分,只能說是不像過往那樣的「主流」,而是以一種更為隱晦的方式存於人們心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