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勵志) 勝過巨人臂膀的空袖

二○一四年,我聆聽了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思以溫柔的語調,娓娓回憶南非爭取民主與法治的艱難歷程。他不時地以只剩不到半截的右臂,舉起那片空袖,我忽然覺得,那被政府特務炸彈炸掉的手臂依然存在,那空袖甚至比巨人的手臂還要強健,就是那空袖,一點一點的舉起了南非民主與法治的希望。

薩克思對要為他復仇的夥伴說,真正的復仇,不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用同樣的方式傷害那些曾傷害他的人;真正的復仇,是實現南非的民主與法治,讓不公不義永遠的消失,那才是對他最溫柔的復仇。

挪威第一位女總理、被世人譽為永續發展之母的格羅.布倫特蘭對地球永續發展的貢獻包括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了被稱為「布倫特蘭報告」的《我們共同的未來》,指出了永續發展三大支柱─經濟、社會和環境。她第三度出任挪威總理時,推動課徵碳稅政策,許多有識的國家跟進效法。

令人敬佩的是,布倫特蘭對永續發展的執著不只是宏觀的貢獻,也化為個人的行動,走到哪裡,總是提醒大家把冷氣關小一點、隨時關燈。面對氣候變遷的挑戰,她總是急切地提醒世人:「我們已經剩下不多的時間啊!」

被譽為當代中國思想史與文化史泰斗的余英時著作等身,但並不把自我拘陳在浩瀚書海的字裡行間,而是身體力行長期關切兩岸三地的民主發展。當有人問他:「一路走來,你的人生最快樂與最難過的事情是什麼?」余英時以「平靜安適」做為一生的註腳。他說:「沒有,你問我什麼最開心的事,最傷心的事,都沒有。平靜安適的,也沒什麼一下上天的感覺,也沒什麼一下入地獄的感覺,都沒有。」

詹姆斯.艾利森與本庶佑發現 CTLA-4 和PD-1為免疫抑制因子,進而應用於癌症免疫治療。從一九八○年代初期,艾利森投入免疫療法的研究。近三十年守著實驗的艾利森,等到了一生感到最值得的一刻,所有冰冷的研究數據,在這一刻有了具體的意義。艾利森的實驗,治癒了一位罹患黑色素瘤、試了所有的療法都無效,幾乎已經絕望的女士。艾利森漫長的等待,為那位女士掙來了新人生。

本庶佑是開創二十一世紀免疫醫學的關鍵人物,除了「開創日本基因研究」的夢想外,一無所有,有的就是和艾利森一樣對於研究的執著。(陳長文)

【2015-05-02 人間福報 智富人生 104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