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追殺的是法治

這幾個月來,看到柯文哲及他的市府團隊,以所謂的「廉委會」為前驅,用各種粗糙方式,打擊前手政府。

大家以為那刀子只是向著馬英九和郝龍斌的心裡的那一口清廉剮,不是的,柯市府正在炮烙台灣這些年來好不容易建立的法治。

或許,有一些人因為討厭馬英九的政治立場,看見柯文哲一股股牛勁把馬英九的清廉往死裡打,即使越了法的規範、法的精神,依然額手稱慶。

或許,有一些人,則覺得事不關己,是啦,柯文哲霸道濫權,也許馬英九受了一口冤,但那又怎麼樣?六月雪是下在馬英九的屋頂,我家屋頂可沒下六月雪。

或許,另有一些人,雖然憂心,但見諸柯文哲的高民調、高人氣,不敢攖其鋒,只好噤聲沉默,由他強橫。

但大家沒有想清楚的是,法治精神一旦被支解,台灣也就不用奢談什麼公平正義。有人以為柯文哲踰越法治、打擊財團,大快人心。不是的,踰越了法治,就是回到人治,法治之存,就是在對應對於人性濫權的節制。

柯文哲和他的團隊,在有法律約束的情況下,都已視法為無物了,一旦我們都對柯文哲變本加厲踐踏法治而噤聲不語,解放了他們的濫權傾向,那才是台灣真正的災難。

在這一連串的風波中,最關鍵的一句話,其實是柯市府的法制局長說的:「合法不合理」。這句話一針見血地說破了柯文哲不尊重法治的赤裸新衣。什麼叫合法,法是一個客觀的標準、裁量的準據;什麼叫合理,理是存於人心的主觀判斷,合你的理,不一定合我的理。

當柯市府一會喊拆蛋、一會喊移送,準據的不是合法,而是「合理」,而是「社會觀感」時,問題就來了,這「理」憑什麼是柯文哲說了算?這「社會觀感」什麼時候和柯文哲的「個人觀感」化為等號?

法治精神之所存,就是我們不相信那些虛無不定、因人而異的「合理」、「觀感」,所以將之固化為法,用以裁斷是非,排解紛爭!

台北市民選出柯文哲當市長,不是當皇帝。市長必須在法之下,皇帝才能居法之上,不是嗎?如果下一任市長,也仿柯市長的做法,把柯市長經手的每一個案子,都用「不合我的理」、「違反我的社會觀感」為由,一律打成貪汙弊案,把法治踐踏腳下,柯市長能接受嗎?

這篇文章,筆者話說的很重,因為真的是覺得孰不可忍。

最後,我想引一段大家耳熟能詳的話作結,一位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說的。

當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站出來說話

—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要追殺我

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大家以為柯文哲追殺的是馬英九?不是的,柯文哲追殺的是法治。是台灣人民安身立命的最後保障。

(2015-05-11 聯合報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5/05/11 聯合報 104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