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总统 找人民想选的人

愈困难的事愈简单,愈简单的事往往愈困难。这是我看到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濒于难产的感觉。

不久前,和朋友聊到总统选举。朋友说国民党很难推出有胜算的人,接着说了复杂的政治分析。我说:“没那么复杂,要找有胜算的人选,没那么困难。”

“怎么说呢?”我说,很简单啊,就把人民想像成是老板,然后在人力银行发一个征求总统候选人的启事。把应征条件一一开出,不就好了?他显现了好奇心:“要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呢?”我列了7个条件。

第一,年龄40岁以上、50岁以下,愈年轻愈好。40岁以上是法律要件,若非法律绑死,30岁也无不可。愈年轻愈好,一是,台湾政治死气沉沉,因为传统政治人物包袱太重,年轻人包袱轻,施展空间较大;二是,除了柯文哲,台面上被点名选总统的政治人物,多在政坛打滚了20年、30年甚至40年的都有,可以把政治上机会(责任)留给年轻人了。倒不是歧视年长者,因为这些阿公阿妈级的政治人物,交出了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政治成就呢?三是,现在是网络时代,公共政策决策模式以光速前进,愈年轻,对于资讯工具愈没有障碍,才是适合领导国家的人。四是,年纪较长的人,投票倾向多固定,明年选举,是年轻人决定胜负的选举,谁能带给大家(包括年长者)新鲜想像,就能致胜。

第二,最好有产官学三面的经验。有产业(包括服务业)经验更能知晓经济发展之所需;有行政经验,特别是当过首长则比较能快速上手,学习成本较低,台湾面对迫切问题,没有太多让新手实验试误的空间;有学界经验,有理论深度,知识广度,且学界是公共治理的人才库。

第三,要有国际观(两岸关系准用)。台湾有很多的问题,并不是靠内政治理力就能解决的,台湾纠结在复杂的国际现实里,如果领导人昧于国际现实,用坐井观天态度治理国家,将会把国家导入困境。

第四,要有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在政治场域,不懂沟通就等于不会做事。

第五,要正正派派。虽然现在“正派”好像变成了迂腐,但如果领导人不正派,粗暴无礼、不彰法纪甚至行涉贪腐,那表面上风风火火的“魄力”,其实是以牺牲社会的尊重善念为代价,长期必将国家导入灾难。

第六,要有清楚的蓝绿理念,最少的蓝绿包袱。民进党提的人须有民进党籍、应接近民进党理念,国民党亦然,政党政治就是理念的竞逐,理念不明又强争政党代表,或能譁众,未必能治国。另外,要有清楚的蓝绿理念,但不能有太深的蓝绿忌怨,才有较大的机会团结国家,而“团结”是台湾迫切需要的政治品质。

第七,把以上6点全忘了,推一个人民会想把票投下去的人。要问的,不是在宫廷式的政治角力里能推出什么样的人,而是人民会想要选择的人,以及可以带领国家繁荣进步的人。把这个人找出来。就这么简单!

而以这七条件,目前国民党被点过名的总统候选人,都未必全面符合。朋友笑着亏我:“简单?你说的这种人找不到吧!”我说,先别问找不找得到,若有符合七条件的人,你觉得有没有胜算?他说,听起来满不错的。

我说,好,那我告诉你,“找得到”,接着立刻点了一个名字。他楞了一下,说,他很难被国民党提名。我说,我只说是“有胜算”的人,没说是会被国民党提名的人。我反问,你觉得他符合七条件吗?他说,没有100分,但大致符合。

国民党一直想“找到人”选总统,但政治太复杂,所谓主将,人人有自己的盘算,反而找不到能孚众望的人;为什么不反从“初衷”简单问一句:人民要的是什么样的领导人呢?

要找到这个合适的候选人很简单,只是让这个简单找出的人,在国民党复杂的政治生态中被提名,却是千难万难。但这千难万难能克服,后面的一切,也将随之容易。而这困难的简单,不只是国民党的功课,也是台湾民主的功课。

最后,不要问我那个人是谁?想知道他是谁,请让自己的脑袋变得“简单点”,答案,没那么困难,祝福大家,更祝福台湾。(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5/05/15 中国时报 1040515】

新闻:找总统候选人 跟着民意走就好了 2015年0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