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序】 开放台湾,需要更多知音

孟子有云:“君子有终身之忧。”如果要我为高希均教授的新书《开放台湾》定一句调,我会选孟子的这句话,这本书,反映的是高希均教授一辈子念兹在兹、终身挂念的国家之虑,是一本“忧国之书”。

然而,更难能可贵的是,高教授虽然忧国,但他的笔,却不止于“忧国”,而是以他身为经济学大家的精密头脑,透过一篇一篇切中时弊的文章,提出他的“福国之道”、“救国之方”,高教授以“忧”为这本书的起点,却不以“忧”为终点。虽然字里行间充满着他对台湾的忡忡挂虑,但他仍一本达观的为台湾出谋,在忧中找路,为解忧献策。

一字一句,透著率真、写着坦荡、传递的是一股豁达的正气。

于是,这本书既应了孟子说的“君子有终身之忧”,却又同时应了孔子说的“君子无忧”,孔孟这二位大家一位说君子有忧,一位说君子无忧,表面矛盾,精神却是一致。因为,献心献力为足,“君子之修行也,其未得之,则乐其意;既得之,又乐其治”。所以,在这里的君子,一个为国家终身挂忧的君子,仍可以有孔子所说的“有终身之乐,无一日之忧。”

简言之,高教授不单单忧心国事,他更在意的是提出解方。而这正是台湾突破困境、打开乱局最迫切需要的一种努力。

但是,单单有这样的“努力”,是不够的。如果要为治国选出三策,我认为,这三策就是:找问题、寻解方、定规则。找问题,似乎是政治家的长项,寻解方则是经济学家最强调的,而定规则,这就是法律人的专业了。

这三者,缺一不可。

然而,很遗憾的,在台湾,“找问题”的政治家极度的缺乏,反而有许多终日为巩固个人权力,不惜到处“制造问题”的政客。如果不能正确定义问题,那么假问题只会被假解决,真问题依旧存在,甚至因为假解方的贻误,让问题更加的恶化,而依此订出的规则,就不可能是一个正义的规则。这时候,假若政治人物不但不试图解决真问题,还不断的在制造问题的话,则国将危矣。

政治是国家运作的核心部位,政治部门衰败、弱化甚至腐化,那么,再多像高希均这样优秀的经济学家也只能徒呼负负,找不到真的问题,就不会有好的解方,也就不用奢谈订出正义的规则了。

怎么办呢?有解方也没有用吗?那么高希均教授的这本书不是白写了吗?

不是的,高教授所提的诸多“开放之策”,如果庙堂上的为政者、从政者听得进去、办得周到自是最好,如果不能,我们也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些“政客”的老板:人民。

民主政治要能发挥让政治家不要退化为政客的约束力,以及鼓励政客进化为政治家的推进力,人民是最重要的防腐剂与动力引擎。也就是要落实“选贤与能”这项最重要的、源头式的民主机能。

人民是考官,政党与政治人物则是应试的学生,人民必须教育政党与政治人物,让他们知道,要得到权力,就必须提出更好的政策。而这一点要成功,关键在于,人民有没有分辨政府成绩的能力,以及有没有预测政策成果的远见。用高教授的用语就是,人民必须要能够分辨的出,什么是政治人物的“求好”,什么又是政治人物的“讨好”。

如果人民没有这样的能力,政党的竞争就会从“绩效”变成口水,政治人物在人民的盲点中,就可以取得上下其手的空间。让民主变成一种牺牲国家进步的恶性竞争。作为在野党,只需要成天拉政府后腿,让执政党没有政绩,就可以增加下一次执政的机率;作为执政者,则为了赢得下一次的选举,不断炒短线,置国家的长远发展于不顾。

就像一个老师不知道怎么改考卷,只会从学生的穿着等表面功夫来给分,就很难期待训练出扎实的学生。

更糟糕的是,这还会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作用,如果人民没有预测政策结果的能力,就没有执政者愿意推出效果在任期结束之后的政策,就算有少数天真的政治人物想要“立下国家百年的基础”,也会因为跨不过短期的阵痛,让自己四面楚歌、人人喊打,民意流失的结果,也将失去贯彻政策的威信,最后陷入坐困愁城、有令难出的局面,一样成不了事。

“高教授是台湾经济学界的巨擘,也是台湾的良心。笔者和高教授相识四十余载,一直将高教授当成我的知识之师、理念之友,特别是高教授不断为台湾引带新观念、新精神,如他最知名的一句名言:“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可谓开启公共政策的理念革新。这点点滴滴知识的力量,都是台湾开放的动力。而本书的每一篇内容,可以说都是语重心长,他很早就观察到的台湾社会的许多病灶。可惜的是,他的呼吁被当成狗吠火车,于是那起之于微的小恙,经过长时间的忽略与累积,终于积之为重,沉疴难返。甚至,像高教授提出的许多为国为民的肺腑之言,有时还会因为“政治不正确”,引来砲火,这怎不令人唏嘘?”

我忽然想到美国前大法官Oliver Wendell Holmes的一句话:“如果我的同胞想要去地狱,那么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

多么悲哀的一句话,虽然从历史来看,民主经常充满著“错误尝试”,例如纳粹之于德国,麦卡锡之于美国,台湾呢?我们是否正在进行另一种灾难式的民主尝试呢?我希望不要,我希望台湾的民主能够是一种“较为无痛”的成长过程。我相信,高希均教授和我有着同样的希望,所以集其忧心的建设之文而成此书,就是希望成就台湾的开放。

但这条开放台湾之路,只有一个高希均是不够的。这社会需要更多高希均的知音,让我们成为高希均的知音吧!

陈长文
(本文作者为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法学教授)

《开放台湾》
作者: 高希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5/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