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闻报导动怒 林义雄何妨看看李艳秋

李艳秋是我很欣赏的一位新闻工作者,有智慧、有原则,在主持台上,把节目主持得有声有色,浅出但深入的主持风格,做到了新闻舞台上最困难的“雅俗共赏”,也就是兼顾收视率与新闻责任感。而她离开主持台,一枝敏锐的笔道尽她对台湾这块土地的关心。她可以说是台湾媒体界里,非常难得的优秀典型。

林义雄,也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理念倡议家,即便他倡议的理念,和我倾向的理念不尽相同,但就如外界对他的评价:“人格者”。他始终如一的为他相信的理念奔走,为他心目中想像的美好台湾疾呼,不管付出的代价再大、经过的风雨再强,也一任无悔地前进。 Read more

【推荐序】 开放台湾,需要更多知音

【推荐序】 开放台湾,需要更多知音

孟子有云:“君子有终身之忧。”如果要我为高希均教授的新书《开放台湾》定一句调,我会选孟子的这句话,这本书,反映的是高希均教授一辈子念兹在兹、终身挂念的国家之虑,是一本“忧国之书”。

然而,更难能可贵的是,高教授虽然忧国,但他的笔,却不止于“忧国”,而是以他身为经济学大家的精密头脑,透过一篇一篇切中时弊的文章,提出他的“福国之道”、“救国之方”,高教授以“忧”为这本书的起点,却不以“忧”为终点。虽然字里行间充满着他对台湾的忡忡挂虑,但他仍一本达观的为台湾出谋,在忧中找路,为解忧献策。 Read more

话 为你我而说

读完星云大师的“贫僧有话有说”系列文,第一个念头是“说得太好了”,但也不无遗憾,如果“早些说就更好”。

凡事好奇的我,曾问一位学佛的学生,“如果慈济真的如批评者所说的,按照佛教义理,会怎么样?”“出家人做坏事,果报很重,来世应该会轮回到三涂,就是地狱道、饿鬼道、畜牲道。” Read more

马总统,想想能为爱台陆生做什么

马总统,想想能为爱台陆生做什么

上星期和朋友聊天,他提到他服务的大学录取15位大陆研究生,但教育部只准1位,还不能发政府奖学金及加入健保。此外,媒体报导,台大等六院校因“邀访大陆学者来台,变更行程未事前报备”遭停权中断交流半年。

我们的政府,是用什么高度看待“教育”在两岸关系中扮演的角色?那14位被教育部拒于门外的研究生,很可能成为未来大陆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社会菁英、官员,甚至国家主席,我们的政府,在封杀什么样的可能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