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翻转教育,实现每个孩子的唯一(多篇报导)

转载: 联合报愿景工程-‘偏乡教育’主题

上星期,不同世代关心“翻转教育”的教育工作者─诚致教育基金会的方新舟和吕冠纬先生、“为台湾而教”组织的施惠文组长(创办人刘安婷)应邀参加理律文教基金会主办之“实验教育”座谈会,分享最深刻的第一线经验与观察;身为3个孙儿的外公、40年的老师,笔者心中既感动也沉重:我们该怎么做,才能照顾好每个孩子的唯一?

两千多年前,孔子留下“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典范,苏格拉底诠释“教育不是灌输,而是点燃火焰”;何以二千多年后仍有许多孩子得不到均等教育机会?

2012年“PISA全球评鉴”,台湾学生数学素养在参照国家中排名第4,其中37.2%属于界定高分群,但却有12.8%“未达基础水准而亟待强化”,高居亚洲倒数第一!教育是阶级流动融合最重要的途径,台湾面临民主瓶颈、贫富差距、世代失落,必须从最根本的教育反省;观察历年的多次尝试,改革实需各层面并进的翻转思考,但谈何容易?

翻转教育内涵深广,从师生互动、学习主体、教学方式、师资、教材到突破时空侷限,乃至家长观念、社会价值、政府育才思维及法制超越等,包括各种角色的全观、重新定义“教”与“学”。

2014年为台湾翻转教育元年;民间多年耕耘成果初现,政府“实验教育三法”上路,建构创新教育之崭新制度;未来政府与民间将如何接力?以下几点观察,盼提供政府(中央与地方)参考,把握改变契机:

一、数位人权法制化:全球化与数位化汇流,知识流通、利用形式遽变,“数位近用”几成基本人权,也是确保教育机会平等的必要条件。马总统宣示让网络“速度更快、品质更好、价格更低”;但偏乡(交通不便、数位学习不利)教育频宽基础建设明显不足,亟需NCC、交通部、教育部的协调与电信业者(尤其中华电信)发挥企业社会责任共同促成。

二、师资考训多元化:目前“都市充满流浪教师(无意投入偏乡),偏乡苦无正式老师(不具制式教师资格)”的失衡现象,应可借镜美国,短期内适度认可民间多元师资培用模式,让具有教学热忱教师“正式”投入偏乡教育;中长程则在现行考训制度中引入民间课程设计,尝试筛选具有热情者,从体质改变现行制度;期盼各教育主管机关放宽行政裁量空间,或尽速着手修法。

三、数据透明与资源分享:多元价值社会中,忽略任何一种价值都是危险的。企业战略、政府政策都需要研究数据来检讨、研发,肯定张善政副院长力推“开放政府数据”,教育当为重点,更应尽速公布教育“健检”指标,教育成效数据应该透明化、建立分享平台,让政府与民间共寻改善。

四、资源实质平等:把资源交给需要帮助的人,才是平等权的真正内涵。教育程度决定国力强弱,2008年Nature杂志The Mental Wealth of Nations〈心智国富论〉文章指出,成长过程中与“向下拉力”抗衡的“向上提升力”几乎都发生在孩童青少年时期─特别是中学教育(另参考高希均新书《开放台湾》)。多为弱势孩子投注资源,除了可以大量减少承担的社会成本,更能提升国家竞争力。

五、盘点教育法规:宪法保障受教权,教科文预算比重亦高,反映国家对教育的重视。但法规若未与时俱进,保障终成束缚;实验教育三法是划时纪的里程碑,但绝非终点站,毕竟多数孩子接受的仍是一般学校教育;两人权公约施行法要求各级政府重新检视法规;教育乃民主与人权之基础,更需要检视和翻转!

教育并非立竿见影,但孩子的成长不能等;教育部吴思华部长说:“创新可能成为典范,但典范成为主流却充满困难,如何让典范成为主流、让社会更有希望,是政府的最大责任。”除了中央,各地方首长的认同,更能发挥风行草偃之效,据报台中市长林佳龙的一双子女也就读实验学校,各位首长们,你们怎么说?

“教育,是一世代的使命;改变,是一辈子的承诺。”是“为台湾而教”的愿景,邀约你我点燃希望的火焰,感谢愿意改变的你,也期盼更多家长、师生、公务员一起来“翻转教育”。(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5-06-01 中国时报 1040601】


联合/教育M型化比财富M型化的危机更大

2015-06-13  联合报社论

炎炎夏日,“考季”也是“烤季”。国中教育会考成绩出炉,多少目光集中于五A的话题,不外哪些明星学校出了多少五A和作文六级分的学生。但另方面,专家却关心着英数成绩“双峰”的现象加剧,简单说,就是很高分和很低分这两端的学生人数都出现高峰;英数两科竟有三分之一学生的表现待加强,数学非选择题有十万名考生抱了零鸭蛋。这正是一般人常听说的M型化现象。

M型化,现在成了常识语汇,民众甚至习以为常,好像社会里本来就是有钱人很多,穷人也很多;高分学生多,低分学生也多。但道理绝非该当如此。一个发展均衡的社会,不管是家户财富,乃至一般人的身高体重,多半呈现“常态分配”:两极端的人数偏少,多数乃“普通人”落在中间位置,亦即表现出统计学的“钟形曲线”。二十年前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还以“钟形曲线”为书名,探讨美国社会中个人的智力和阶级结构问题。除了会考成绩,更严重的是,今年有三万多名国中生因为毕业门槛提高而“毕不了业”,只能拿到修业证明。

不论是“朱门酒肉臭”或“路有冻死骨”,都应该只是少数的极端。半个多世纪来,台湾从均贫走向均富,曾有超过半数民众自认是中产阶级,那是财富分配“单峰”的钟形曲线年代。但二十世纪末期的资本主义恶质发展,全世界都发生财富集中和财富剥削,M型化的“双峰”现象出现,台湾也未能幸免,社会上渐有“中产阶级不见了”,或集体向下沉沦的危机。以往在普通百姓之间,口袋有钱、没钱的比较,差别也许只在吃牛肉面或阳春面之间。但现在,一个名牌皮包的价钱,动辄是大学毕业生月薪的好几倍;精品店店员终其一个月劳动所得,买不起她所卖出的一件衬衫。

M型化现象对普罗大众的打击,与其说实质生活水准下降,不如说心理层面的“相对剥夺感”的加剧。也因此,社会弥漫仇富心理,动辄号召出群众上街头,美国有“占领华尔街”运动,台湾则见无壳蜗牛抗议风潮再起。各国政府都为处理财富M型化问题伤透脑筋。

台湾教育出现学生成绩M型化趋势,这远比财富分配的M型化更令人忧心。社会的贫富差距虽势所难免,但教育以往被认为是“穷人翻身”的重要管道,古代中国的科举制度也使许多平民或贫家子弟得以怀抱“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梦想,力争上游。陈水扁传奇虽以贪腐入狱画下不美丽的句点,但三级贫户之子选上总统,仍是台湾民主史和教育史的重要事例。

如今,社会财富分配的M型化现象,显然进一步侵蚀到教育,使学生成绩也发生M型化的效果。并不是有钱人家小孩必然成绩比较好,但所谓“资源多”的阶层,使小孩的竞争力也赢在起跑点上。教改一改再改,政策目标往“平等化”迈进,包括多元化人学方案增加智育以外的其他学习表现列入甄选考量,“繁星”计画让偏乡校园的优秀学生也有出头管道。但台湾父母望子成龙的急迫心情造成民粹压力,学生成绩评鉴的手段在执行层面也出现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裂缝。在这种情况下,多元入学方案暗藏“多钱入学”的玄机,学生从才艺项目到社团服务、乃至面试服装,都成家长投资较劲的场域;出题以活泼为名行刁钻之实,偏离评量基本学力的主轴,让补习成为必要之恶;纵然宣称开办十二年国教,也因“特色招生”之谓而替明星学校另辟悖离国民教育平等精神的蹊径……。凡此种种,都让有资源者更“有办法”,无资源者更难翻身。

贫富差距拉大,政府用累进税率、福利政策等作为,希望达成财富重分配的效果,降低M型化的负面影响力。但若财富和家庭阶级的威力被复制于校园,则教育不再是促进阶级流动的工具,反而成为阶级“世袭”的帮凶。一旦教育失去平等的起跑点,偏乡的孩子继续受限于偏乡的教育资源贫乏,明星学区、精英家庭的孩子继续受保护于优势的教育环境,则所有社会正义的口号将成泡影。

关心财富M型化的人,应更关心教育M型化的议题才对。


多付出0.01 穷孩子未来就不一样

2015-06-16  联合报 记者林秀姿/台北报导

 

很多人都在努力,不让偏乡穷孩子,输在人生的起跑点。 记者刘学圣/摄影

去年及今年连续两年国中会考,全国三成多的孩子英数拿C级分(待加强),这三成孩子中有九成来自偏乡、原乡以及家庭经济弱势的孩子。在台湾的偏乡弱势生,普遍输在起跑点,这是台湾所称公平教育的难堪印记。

穷孩子输在他们小学六年要换十二名老师、输在十二所学校共用六位英语老师、还有学校等了十二年才来一名专任英语老师。穷孩子输在他们学科落后、却又无法发展多元能力,因为他们没有美术、音乐、家政等其他领域的专任老师。

监察院二○一一年调查报告点出“功能性文盲”现象,有国中生不会注音符号、九九乘法表、四则运算,显见学历不符合本身应有的学力。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量计画)二○一二年的调查,台湾的城乡学习落差,是OECD国家(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平均的四倍。

联合报系愿景工作室今起连续五天推出“愿景工程—偏乡教育”调查采访,动员报系各地记者,从北到南,由西到东,从深山到海边,探问为什么弱势生普遍学习落后?

偏乡招聘不到老师、师资流动率高,是当前偏乡教育的痛点。政府每年编列补救教学的预算,只够两成学习落后的孩子补救,而今年国中会考结果,证明了补救教学成效不彰。

但另一方面,越来越多民间组织、志工团队、第一线教学现场的热血老师,不离不弃守护在偏乡孩子身边,他们用热情与耐心提升孩子的基础学科能力、引导孩子多元学习,增加自信心、研发数位教材,尝试翻转教室。他们是台湾偏乡教育的光点。

“一乘一乘一,即使乘一千次,还是一。”在偏乡学校服务十七年的南投爽文国中老师王政忠说,“但如果只多零点零一,乘七十次就会大于二。”他说,每个人若能为这些孩子多零点零一的努力,只要零点零一,孩子的未来就会不一样。


青年为台湾而教 TFT“捐出自己2年”

2015-06-16  联合新闻网 记者郭锦萍/采访

为台湾而教理事长刘安婷(前)与他的团队认为偏乡教育目前最大的困难在结构系统上的挑战,不论是少子化趋势、偏乡家庭与产业结构,甚至是师资培育制度与方法都需要结合多方资源一起面对。 记者潘俊宏/摄影

台湾有几万名流浪教师找不到教职,却有许多偏乡学校聘不到老师。近两年一群来自“为台湾而教协会(Teach For Taiwan,TFT)”的热血青年走到偏乡教育最前线,希望涓滴之力有朝一日也能穿破这长年无解的困局。

TFT的知名度近两年快速增长,部分原因是协会理事长刘安婷的理念感动了很多人,她则认为是愈来愈多台湾年轻人有心参与推动社会改革。

今年廿五岁的刘安婷,当年放弃台大,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及国际政策系就读,毕业后也在美担任管理顾问,她说“那时的薪水高得离谱”,但心里一直觉得少了点什么。

刘安婷父母刘宜中及林宜蓉是林业生基金会的执行长和董事长,长期协助弱势孩子,当时正与公益平台及诚致基金会讨论如何解决偏乡缺师资的问题,请刘安婷研究有无可借镜的作法,她提议可以学“为美国而教”的作法,让热情年轻人参与偏乡课辅。

刘安婷说,她本来只负责研究、写成“为台湾而教”的企划书,公益平台董事长严长寿和诚致基金会董事长方新舟等人听完后,对她说:“应该由你们这个世代去做,这会很辛苦也可能失败,但唯有走过这条路,你才能做更大的事,你们的世代才会有希望。”

这番话让她感动也让她觉悟。她说读大学时曾去好几个家偏远地区担任教育志工时,发现偏乡孩子的教育问题,除了家庭或学校的资源不足,更难解决是找不到适合的老师。绕了世界一圈,她这才体会到,能够带领台湾改革的,只有台湾的年轻人。于是她毅然告别美国的高薪和优渥生活, 回台湾从零开始。

为台湾而教理事长刘安婷认为必须与教育体制站在同一阵线,与体制内无奈的专业教育者一起努力,重拾教育的热忱帮助偏乡弱势孩童。 记者潘俊宏/摄影

她表示,教师一职不应被视为铁饭碗,TFT想要培训的是人愿意将教学视为重要使命,去需要他们的地方,让教育不再是弱者恒弱的帮凶。成立TFT是要让台湾年轻人动手解决偏乡教育问题。她和伙伴一致认为,最大的帮助来自于愿意长期帮助的人。所以是TFT要求老师留在偏乡两年,才能与孩子建立有意义的关系,才能帮每个孩子做好教育规划。

去年他们从近两百位征选者中,选出九位优秀老师,接受短期密集训练后,分发到台南、台东九间学校服务。今年报名人数增加一倍,接下来三年TFT计画送五十位老师出去。

刘安婷强调,到偏乡教孩子两年不是牺牲奉献,是磨练同理心、抗压力、团队合作与沟通等能力的最佳机会,两年后,无论他们想继续当老师或者去别的领域,这里练就的本领,可以帮他们克服各种挑战。

刘安婷举例,TFT师法的“为美国而教”推动廿五年,产生的影响远超乎预期;参加过的年轻人抗压性高、习于沟通,成为大企业抢着要的人才,有些人因这段经历决定从政界学界去推动教育改革。现在哈佛每年的毕业生至少有三分之一想加入类以的公益组织。

“没有对的人做榜样、陪伴,再新的平板电脑,再多的书籍,都是枉然。”TFT的年报如是写着,刘安婷说,“深远的改革不可能是一蹴可及,这是关乎台湾孩子的权益,台湾未来的人才、价值翻转的工程。”TFT才踏出第一步,路还很长,未来希望有更多人“捐出自己两年”,一起为台湾的孩子打拼。


评论/个人化教育—2025的教育想像

2015-06-16  联合报 吕冠纬/诚致教育基金会执行长

(情境图) 图/ingimage授权

未来教育的重大趋势很可能就是:“个人化教育”时代的来临。

“个人化教育”,是指每一个学习者如何有机会接受到“个人化教育”。这两三年最常谈“个人化教育”,是许许多多科技人、企业家,如比尔盖兹、祖克柏、马云等。他们注意到两个重要事实:电脑会越来越聪明、网络会越来越普及。

个人化教育一旦有电脑、网络的参与,学生学习机会将大幅增加。

个人化教育并非“人与机器的竞争”,而是“人与机器的合作”,也就是让老师与电脑合作,各自做各自擅长的事情。简单地说,让电脑运用“大数据”跟“机器学习”,向最优秀的老师学习如何评量学生,如何因材施教,如何鼓励、引导学生。

个人化教育困难度确实非常高,从现在的MOOC,到上千万人使用的可汗学院,都才刚开始建构“机器学习”。从可汗学院公开的有限资料,我们察觉可汗的软件逐渐对学生有了较清楚的掌握,对每一影片或练习题给哪一个学生测试时会通过的猜测也逐渐准确。也就是说他们逐渐能利用优秀老师提供的影片跟练习题,依照学生程度“因材施教”。当然这离“电脑智慧教师”自己能制作影片跟练习题,甚至更高层次的“传道、解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当我们看到Google无人驾驶可以跟人类学习开车行为,英国公司发明的“机器人厨师”从厨师Tim Anderson的动作学习煮饭,一个能跟优秀教师学习如何“授业、解惑”的“电脑智慧教师”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

一旦“电脑智慧教师”出现时,学生就真能随时随地依照自己的速度自主学习,电脑智慧教师将成为实体老师的强大助教,让实体老师更专注在电脑智慧教师做不到的事情,如协助学生建构团队合作力、创作力、反思能力、品格力等等,进而达到个人化教育的终极目标:让每一个学生发挥他的最大潜能。

个人化教育时代即将来临,政府、企业、非营利组织到第一线的学校与教师都应该有所调整。发展电脑智慧老师的技术困难度非常高,需要整合好几个专业(软件、教育学、心理学等学科),需要国家以上位思考来规画、布局,更需要企业或非营利组织敢集中资源进行研发。

当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工智能科学家都投入电脑智慧教师时,台湾不能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