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D演讲】新气候公约国内法化建言

【TEED演讲】新气候公约国内法化建言@陈长文20150604 by cvchen1973

2015年6月4日联合报民意论坛,〈加入新气候公约,关键在今年〉by 陈长文

活动介绍:‘环教飨宴—迈向巴黎 新气候公约时代论坛’@ 台北红楼

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是当前国际上最重要的环境公约之一,公约施行迄今已经超过二十年。在各界共同关心与催促下,预计在2015年年底于巴黎举行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即将产出一份拘束世界各国的新气候公约(协议)。

时值新旧公约交替之际,台湾该如何集全国力量,成功加入UNFCCC,融入新气候公约(协议)的世界体系中,明确我们应有的权利与义务,稳定、永续地共同力抗地球暖化、气候变迁冲击?值得我们大家一起关心与努力。

“台湾环境教育对话平台”开风气之先,筹画“环教飨宴–迈向巴黎 新气候公约时代”论坛,希望能透过学者专家,实务工作者的精彩分享,激发出2015年迈向巴黎、台湾加入新气候公约的动能。

 

TEED影片网页(含全文逐字)

影片介绍

依据宪法第63条之规定,条约案经立法院审议通过后,即具有相当于法律之效力;外交部条法司目前也正推动“条约缔结法草案”,使条约国内法化程序有法律可以依循。然而,基于我国特殊的国际地位,很多国际条约或协定,并非我国无意愿参与,而是不得其门而入。为了使国内法秩序与国际法秩序接轨,我们需要有特殊的法律技术,例如透过特殊之施行法之方法,将两人权公约内国法化等。在新气候公约时代,我们该如何思考台湾的国内法与国际法接轨?落实“无内外差别”的法治?

文稿

今天非常高兴应谢英士律师的邀请,来谈一谈新气候公约的问题,特别是关于新气候的公约,也就是“迈向巴黎”。在今年十二月的时候,要在巴黎开一个会,这是关于联合国的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经过《京都议定书》、经过每一次的开会之后,到了这次会做成一个大概的结论,这个结论对于全世界所有的国家,从原来比较软性的国际多边协议方式进到一个硬性、有拘束力,大家会共同来努力的一个方向。为了今天的会议,我今天早上特别在《联合报》写了读者投书,内容是今年新气候公约的关键,所以今天有机会谈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希望我们台湾的政府及两千三百万的人民能够共同为环境保护努力。在一个比较困难的环境当中,我国如何融入这里我们所谈到的气候变迁公约中,所应扮演的角色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希望能有机会把我的想法来跟各位分享,我们来试试看!

﹝01:51﹞
第一个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新气候公约国内法化的建言。“国内法化”这一部份,我在第三部分会做讨论,第一部分最重要的,我想应该是包括各位都耳熟能详的一些题目,能够拿出来跟各位讨论。这是我今天早上,《联合报》的读者投书:“加入新气候公约 关键在今年”。也就是2015年,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会在巴黎开会。台湾截至目前,当然未被邀请去参加,而我最后的结论中,会希望我们政府以及北京政府-特别是两岸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默契-在气候变迁这一部份,我觉得我们不应有任何政治的考虑,我会希望两岸彼此之间能够很快做出一个结论,使得台湾能够以气候主体的身分,参加今年在巴黎的开会,甚至是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的结论能够适用于我们台湾,我们能够看的到这样的状况。回溯至1969年,美国太空人阿姆斯壮登上月球,这在科技、人类文明的发展上,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也让我们体会到地球对我们的重要性。地球对我们的重要性,在1972年的时候,那一年我在国外念书,正要毕业回来,我听到了一句话,那句话就是“我们只有一个地球(only one Earth)”,对于四十多年前的我而言,我就只有想“一个地球又怎样?”,可以想像当我们人类登陆月球后,月球的状况,再回顾我们的地球,我今天回想我们在那个时候应该体会“地球对我们是很珍贵的!”。当时联合国提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这个呼吁时,很明显地可以看到今后工业发展的趋势(-那时是1972年,在四十三年后的2015年)。这一部份,在我们后面的PPT,各位就可以很容易看到四十多年来-或者从工业革命至今,特别是近四十年来,工业加速发达的时代-气候变迁及我们人类对于地球、环境的保护方面,我们做了些什么。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史上第一次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宣言,从这个之后到今天,我们一直在努力之中。我刚刚谈到十二月即将在巴黎召开的会议,当然是更进一步的进步。这个PPT我只是向各位报告去年在中华民国,唐奖基金会对全世界宣布了四个奖项,同时也选出了四个奖项的得奖人,这四个奖项分别是生技医药、汉学、法治,还有其中一项和今天的主题非常有关系,就是“永续发展”。第一届唐奖的得奖者是挪威的前总理布兰特伦夫人(Gro Harlem Brundtland),这位算是气候变迁、环境保护的教母,这位女士很了不起,在唐奖的这个奖项(也就是第一届唐奖永续发展奖)里头,这个奖是颁给了她,我想这也是台湾对全世界宣示我们对于永续发展的关注,这部份就借此机会和各位报告一下。

﹝05:49﹞
在很久以前,也就是我刚才和各位所谈到的状况,1972之后,就我所看到的一些资料等,藉这个机会跟各位回顾一下。例如《时代杂志》2006年的封面,,当时我把它留下来,一直到今天,我觉得他印证我们所看到的问题。2006年到今天已过了九年,九年前,我们就已看到北极熊在巍巍颤颤地站在冰山上,没有居住的地方了,因此它的标题就是”BE WORRIED,BE VERY WORRIED”就是“请担心!请非常担心!”牠(北极熊)的忧虑。忧虑是什么?就是温室效应、温度上升,就像我今天站在这里,在强烈的灯光照耀之下,让我身体开始发热,这时“把西装脱掉”就是非常正确的一件事情。在”BE WORRIED,BE VERYWORRIED”的时候,欧巴马在约一个月前,在一个海岸防卫队学校的毕业典礼上特别提到:“温室效应(或者是气候变迁的问题)不单单是一般的问题,事实上,是一个国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的问题。”各位看到我们谈到南极的冰架已经开始在融化之中,这是一件满重要的事情,也是满困难的一件事情。纪录片《正负2℃》所谈到的这一部份,当然在座都很了解,也就是根据科学的计算,如果地球的平均温度高于工业革命前(摄氏)两度以上的话,那会造成很多很多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当然就是我们所谈到南极、北极的冰块融解、海平面上升,更不用说其他气候的问题,所以这里可以看到,台湾是个海岛,若未事先预防、采取必要措施的话,温室效应的结果将会严重影响到整个人类的生存问题,不单单是永续发展的问题,甚至是能不能继续生存的问题。

﹝08:17﹞
我们再看下一页,各位可以看的到一些满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年欧巴马跟习近平主席在中国大陆开会的时候,双方几乎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识,表示他们也愿意投入。一个是开发中的国家(中国大陆),另外一个是已开发国家(美国),彼此之间终于有一种共识及承诺,愿意来为温室效应的问题努力,我觉得这满重要的。至于柴静,她看到了雾霾所造成的,这些都是我们所要去注意的。

﹝08:54﹞
接下来我想要和各位谈的就是多边合作的体系,事实上,也就是今天谢理事长特别邀请我来谈的重点,就是妳我大家都晓得台湾在1971年退出联合国,退出联合国之后,除了一般的不便利之外,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你我都晓得,联合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非常重要的组织,同时对人类的各种领域,做出非常大的贡献,最重要的是联合国是组织化的多边合作机制,也就是联合国有一百九十几个会员国,而联合国是将其全聚在一起的机构,这个机构涵盖了各种事情,例如联合国的气候框架公约就是其中一个):我们就没有机会(即使我们想努力)去参加(联合国的各类事务,就算有,也只有参加一、两个机构或做观察员),因此这是我们今天要面对的问题,也就是气候变迁对台湾重不重要、对全世界重不重要(当然对台湾及全世界都非常重要)。重要归重要,可是气候变迁所涉及的问题如何让温室效应不要产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全球各国的合作,而台湾便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因为台湾在工业化的过程中,对于全世界的货品等,皆有很大的贡献,但是相对地,我们的碳排放也高居世界前茅,我们如何为之警惕所面对的问题,这是一个满重要的体系。在这里,我们刚刚所谈到的是因为我们台湾并非联合国的会员,而联合国所有多边的公约(包括气候变迁等相关的公约,像是刚刚谈到今年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京都议定书》、利马(Lima)气候大会所制定的宣言、所得到的结论),台湾准备好了没,台湾如果准备好了,要如何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也准备好了,我们如何让你准备好的机制与我准备好的机制接轨,换句话说,若台湾只是各做各的,事实上是不够的,而全世界各国如果把台湾纳入他们的体系之中(就像我们拥抱全世界,虽然不可得,但还是要努力),“如何去努力”是我今天所要谈的,也就是“台湾如何在边缘化的状况之下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并告诉各国我们非常努力,甚至把全世界最重要的气候变迁多边公约(讲具体一点就是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经过《京都议定书》、巴黎协议,达成协议),要如何变成国内法,也就是立法院通过。例如这次我们也通过一些多边公约国内法化的施行法的方式进行,甚至我们也应该专门立一个多边公约国内法化的暂行条例,在没有回到联合国之前,我们有一个专门针对多边公约的立法,当然这里我们还是讲到气候变迁多边公约的问题。

﹝12:49﹞
我们再来要讲到在2012年的时候,联合国有一个法治的宣言(《2012法治宣言》),其中特别提到三项联合国最重要的目标:和平、人权及发展,其中的“发展”就是永续发展,联合国在这个法治宣言提到:“永续发展(人权、和平也一样)其实就是不能没有法治。”在这里,多边公约、法治、国内法化都是关键,也是我们需要努力的一个部分。

﹝13:27﹞
接着,第二部分就是动态接轨,刚才谈到一般的状况。动态接轨就是联合国从1970年代一直到2015年的今天,在气候变迁、温室气体减量的这一部份所做的努力。我们中华民国从1950年代开始,我们所做的努力,无论是设置机构、政府机关以及通过的法律,看起来我们都很努力,可是各位看到我们做的虽不错,但是仍有地方不够,例如2015年立法院三读、2012年《温管法》、《能源税条例草案》等都还没通过,也就是说我们应该要呼吁立法院将这些已安排得差不多的国内法尽快做好,同时把(多边公约)的内容摆进去。

﹝14:38﹞
当然,我们接下来要谈到的就是在巴黎的会议当中,我们该做些什么。回来我们这一块,只是告诉各位巴黎会议之中,我们该做的事及有关机关应在十月份的时候,(我们也可能)主动向联合国的相关机构承诺我们该如何减碳、怎么控制不必要的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等,这一部份也是我们大家应该要去体会到的。

﹝15:10﹞
“国安问题,环保救国”。我们一开始提到欧巴马说:“环境问题是国家安全的问题。”从这张图以及我们前面看到的温室效应,如果(地球均温)升高到(摄氏)两度的话,海平面大概就会升高到十公尺,如果(海平面)升高到十公尺的话,七个台北市会被淹没,这个资料给了我们很大的警示,对台湾而言,不单单是永续发展,事实上还是一个生存的问题。环保署做了些什么?这里我想要提到的一件事情就是对我们来说,即使没有参加多边公约,但你我都很清楚,有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不对就是不对,譬如说排放二氧化碳过量、消耗过多的电、浪费太多的水就是不对的,而这些不对,若法律还没有限制,我们就应要先预为防范,而非等到法律或国际公约制定出来才去遵循,所以防患未然是很重要的。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马总统上任之后,在2009年开始做了一些事情,(因为台湾非联合国会员,这期间有五百多个公约出现),但到目前为止,台湾仅将四、五个国际公约,透过立法院,将其国内法化。就我们而言,在今年2015年,巴黎的会议又将通过(一个)公约(或者预期会通过一个议定书),把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整理出来,使其变成一个有效的公约,在今后三到五年之内,我们如何不浪费时间进入(气候变迁公约的体系),这一部份,我想在这里要做很大的努力。在此,我们至少可以呼吁政府:援引前面马总统所说的(譬如1966年的两个人权公约),将其国内法化,把儿童权利保障公约国内法化,甚至也把联合国的气候公约以及十二月在巴黎的(气候变迁)会议(得到的)内容国内法化,这是立法院要尽力去做的一件事情。“国内法接轨国际”要加紧去做,我们刚才已经谈到了,我觉得这是必须要好好去做的。

﹝17:43﹞
最后我想我们应该要去做一个“建议方案”,这个建议方案就是说我们应该加速《温管法》及《能源法税法草案》完成减碳的,制定《联合国气候变迁框架公约》的施行法(也就是将其国内法化),这方面,立法院应该可以做得到,“制定多边公约暂行条例”是为了永续(发展)的目的(也就是不单单在气候纲要的气候、温度、气候变化的问题之中要去注意,在各项事务内,也都更要去关注国际法的发展)。如果可以做到“趋近无内外差别的超国界法治”程度,我们就会产生良好的效果,反之,就会得到恶果。

﹝18:24﹞
最后,我想要讲的就是“关键的一哩是在今年”,也就是像我今天在《联合报》的投书:“新气候变迁公约 关键就在今年”,“关键在今年”是我们希望政府可以通过《温管法》、《能源税法草案》,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把多边公约国内法化,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跟国际接轨,因此在最后,我想要建议的是如何让政府能够很努力、认真地往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去做,我觉得政府应该要跟对岸(也就是北京政府)谈清楚(事实上,应该是一个很简单的题目,这应该和两岸的服务贸易协定一样重要),这可以呈现两岸人民对于全世界所关心的问题应有的态度,中国大陆已表现其应有的态度了,台湾也应该表现出来,这可以算是两岸之间很重要的合作机制,所以我希望台湾能够出席巴黎的会议,同时我希望我们能以气候主体的资格参加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包括《京都议定书》及《巴黎协议》所达成的共识。祝福各位,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