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亿人,路人、敌人、家人?

首届陆生致毕业词 创大学先例
文化大学法律系首届毕业陆生殷康妍6日在毕业典礼上代表致词。(文化大学提供中时)

一直以来,对于两岸政策,台湾内部有两种主要的政治立场。

一则,是“民族主义”,强调“台湾是台湾,大陆是大陆”,歧视陆客、陆生、陆配,仇视和中国有关的一切。这种以“民族台湾”切去中国,诉诸最原始的情感,在选举上有极大的利益,但如果弄假成真的实行,其结果自然是两岸的对抗与冲突。

 一则,是“民主主义”,认为两岸即便政治制度不同,但仍认为两岸有相连的血脉,在历史与文化的承继上,虽有小异,实蕴大同。这小异大同延伸出一种情感,不但台湾要民主自由,我们也希望将台湾的成果,分享给大陆所有13亿的人民。显然,当台湾以“民主台湾”面对大陆时,不但能够吸引对岸的民心,也不会让大陆当局有操作冲突的理由。然而,要以这种胸怀来对待台湾军事上的假想敌、国际空间的打压者,较难在群众的集体情绪中得到共鸣。

交流或对抗,哪一种两岸政策对台湾更为有利?这是应该要理性思辩的议题,可惜的是,我们的民主走到今天,任何需要超过30秒才能解释的主张,好似都成了“政治不正确”,政客更宁愿去刺激人民的短期情绪,以常识凌驾专业,感性重于理性。

听到争取国民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的洪秀柱说“台湾的民主应该是争取大陆13亿民心的凭借,不是与13亿人对抗的工具。”笔者深表认同,当然抹红的言论也必然随之而来,特别是在网络上,许多人愤怒的说,台湾的未来是由台湾2300万人决定,中国大陆13亿的民心,干台湾什么事?

其实,“台湾未来由台湾2300万人决定”这句话,本身就是一种过度简化的滥觞。台湾要走怎么样的路线,当然是2300万人决定,但是走这些路线会给台湾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当然也会受到台湾外部,包括美国、日本,尤其是对岸的影响。

有13亿人民的大陆地区,既是台湾政治上的最大威胁,也是经济上的最大机会、成为台湾发展的重要机遇。民主是台湾最珍贵的资产,也是让大陆人民认同台湾的最重要软实力,国家领导人,如果在两岸政策中忽视这样的资产,那么,既是愚昧,也是失职。

如今,洪秀柱被民进党人士归类成“统派”,再一次进行“30秒说不清楚”的政治操作,但是洪秀柱并没有因为“讲不清楚而退缩”,1次30秒讲不清楚,可以讲10次、100次。只想到选举的人,会跟随当下的民调摇摆,但考量到国家与中华民族利益者,则会尝试说服人民做出正确的决定,这当中的差别,不可以道里计。

孔子周游列国讲授仁道,却没有多少国君能够接受,被形容为“知其不可而为之”,而今天的政治人物,这样的风骨却太少看到了。洪秀柱最后胜选的机率高低是另一回事,但是至少如果能借由洪秀柱清楚的理念论述,2016的选举,能够让撕裂已久的台湾,有重新厘清共识、找出共识的机会,这是她参选的最大贡献。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台湾人民在看待大陆,也应该要抱着同样的哲学观,严格来说,今天的大陆已非30年前的大陆,过去一穷二白,现在走向繁荣,笔者从20多年前担任海基会创会祕书长起,一直看着大陆的成长,虽然大陆要进步的地方还很多,但各方面都在进步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要如何看待这样的中国大陆和生活在那里的人民呢?

有人把他当路人,说13亿民心与我何干?更有人把他当敌人,恶之反之仇之。但为什么不把他当家人呢?以一种参与及祝福的心情,喜悦于他的进步,帮助他继续进步。这样不只是更有胸襟,事实上,当我们愿意把对岸当家人,施以祝福,用我们的民主,去说服大陆朝向更成熟的政治制度发展,这必会开启笔者一直强调的善意循环,这祝福也将回向台湾。

洪秀柱不把大陆当路人、反对把大陆当敌人,这很好,但我认为,还不够,如果能更进一步,以家人的心情看待与祝福大陆,只要能开启正向的两岸思考,我相信,这比谁当选总统更重要。(作者陈长文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5-06-15 中国时报 104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