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良制 建构终局性安定

一九九一年五月四日,笔者会见大陆副总理吴学谦,他倡议“一国两制”适用两岸,我则提出“一国良制”回应。

廿四年过去,一国两制在港、澳施行;台湾也出现两国论倡议;不过两岸在二○○八年后以“一中各表、九二共识”为互动基础,开启交流。

“一中各表、九二共识”虽发挥阶段性功能,两岸进展遇瓶颈。马英九总统主张“不统不独不武”以寻求维持现状的最大公约数,但现状是动态的。今天的两岸,未来的中华,该如何彼此相待?笔者以为,当年提“一国良制”仍是最好的。

何以一国两制、两国论,难以构成终局性的安定?

就两制论:若大陆自信实行的是“良制”,为何不适用所有人,而需“两制”?一国人民,不该有些人独善其身享某些权利,另些人却对此无奈委屈。

就两国论:在两岸未成就良制前,其难度及风险无法排除,也因此维持现状仍是台湾主流民意。而当良制成就,坚持两国论理由还剩多少?

因此,追求一国良制应是最好的答案。

诚如联合国二○一二年法治宣言“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揭示,从“人拿着刀把子”法制,走向“以法主治、上善若水”法治,是成就良制的必经之路。

回顾笔者五十二年法律人生:廿四年见证戒严“法制╱刀制”下的效率、建设硬道理;解严廿八年,亲历“法治╱水治”中的多元、永续软实力。

台湾自信民主在制度竞争是优越一方;尽管遭遇质疑,但民主信念未曾动摇。价值多元的今天,如何尊重不同立场、政策如何汇聚共识、司法如何不孤立让人民有感,都是台湾面临民主升级的挑战。

大陆自二○一三年起,习近平主席宣示“要让法治成为一种全民信仰”、“推动全面贯彻实施宪法”,举措例如:四中全会“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法院“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省公安厅长不再由“党政法委书记”兼任;各级政府、法院、检察院人员向宪法宣誓法制化,誓词提“忠于宪法”而没提“忠于党”、删除“中国特色”而强调“民主、受人民监督”。

习主席或许希望在党与法、现实与目标间寻求过渡性平衡,以走向“法治”。我们诚挚祝福。

其实,两岸四地各有不同法系,却共享中华文化,大陆迈向法治的问题,有很大机率台湾处理过;香港继受英美法系,亦给予中华文化不同养分。

透过两制、三制间切磋,差距必将缩小,届时台湾良制,也就是大陆良制,港、澳良制,反之亦然。

在良制实现前,两岸求同存异,应透过法治对话,提高互动的可预测性及良性发展。

当前两岸,充其量是“互不否认”,但这只适用不相往来的邻居,而不能用在手足与家人。公部门互相承认,只能说是“承认分治”现实,而不是拒绝统一的将来。如同东西德,借由交流包容,两岸才能真正成一家人。

陈长文╱海基会首任秘书长(台北市)

【2015-07-04 联合报104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