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善念善行之樹,守護我們的安全

台北捷運再度傳出隨機持刀砍人事件,造成四人受傷。無獨有偶,幾乎同一時間,三峽也傳出隨機砍人的事件。除了驚恐外,台灣民眾真該細想,何以如此?這些黑暗的力量源頭何在?是被什麼樣的社會風氣豢養出來的?

這些隨機殺人事件,已顛覆了一切人們在社會上生活的自保規則,你不與人結怨?沒有用。因為殺你傷你的人非因怨你!你收入普普?也沒用,因為,那把隨機傷人的刀刺向你非為錢財!這把刀的向處也與你的職業、年齡、美醜、為人正邪全不相干,與你那天是好心情壞心情都無關聯!

唯一有關的是運氣,只要你在錯的時間、錯的地點,出現在那把刀近處,你就成為它下手的目標。

試問,法律約束得了這把隨機刺人的刀嗎?警察防得了這顆隨機洩憤的心嗎?

每遇到這樣的事情,可以理解,社會就會出現「重刑」、「死刑」的呼聲。問題是,重刑可以嚇阻的是會理性計算的人,但對這些沒有理由、沒有目的、不為錢財、不為情愛,就是隨機洩憤的人,這些重刑,除了讓社會也獲得「洩憤」的作用外,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真正的關鍵,是我們都刻意漠視的,那就是,一旦人心破了口,法律的網、警察的盾,止得住、挽得回人心那流失的善念嗎?警察能有多大的力量,去對抗那些不知道在何時何地會冒出來的破洞之心,然後保護無辜的人們?

我常說:「幸福是一個總體概念」。只有善心與善行,才能滋養社會的善苗,長成社會善樹,為我們遮風蔽雨,這才是強過法律、強過警力的最強安全網。

從善心論,社會是一個集體的,我們共伴著美好,因為我們心中的善會激發別人心中的善,我們也共伴著黑暗,因為我們心中的暗,也會渲染成別人心中的暗。也因此,愈多人心存善念,這社會就愈安全,反之,愈多的人心存怨念,那怨念就會燎燒蔓延,燒出一把又一把隨機傷人的刀。

從善行論,我們也可發現,這些犯案的人,大部分都是社會邊緣人,有的是生活處境的邊緣人,有的是心靈上的邊緣人。如果我們能一起努力的濟弱扶傾,把這些迷失陷困的心靈多拉一些回來,就同時多拉回一點「總體的幸福」與「集體的安全」。

我們的安全依靠何在?法律與警察當然重要,但只靠法律、警察是不夠的。我們真正能依靠的是存於人心的那口善念。守著那口善念,多做一些善事,才能守著我們的幸福與安全。【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字會志工(台北市)】

 

【2015-07-22 聯合報 104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