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蔡英文的未来总统府也被占时

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主席及13位绿营执政县市长发表声明,肯定学生冲撞教育部的做法,表示:“看到高中生自己站出来,用肉身冲撞教育部,抗议教材遭政治力扭曲,我们被这股勇气感动。”并呼吁政府为课纲一事道歉,不得向学生提告。

我们不妨模拟一个场景,假设,2016年蔡英文当选总统,在2016年5月20日,在蔡英文发表完就职演说后,有一群高中生,冲进了总统府、捣毁总统办公室,为的是抗议民进党宣布将国民党执政时的课纲撤废。这些高中生们发表声明:民进党打算用“洗脑课纲”,灌输“台独史观”给他们,这是黑箱课纲,更是黑暗课纲。他们忍无可忍,只有冲进总统府。 Read more

让善念善行之树,守护我们的安全

台北捷运再度传出随机持刀砍人事件,造成四人受伤。无独有偶,几乎同一时间,三峡也传出随机砍人的事件。除了惊恐外,台湾民众真该细想,何以如此?这些黑暗的力量源头何在?是被什么样的社会风气豢养出来的?

这些随机杀人事件,已颠覆了一切人们在社会上生活的自保规则,你不与人结怨?没有用。因为杀你伤你的人非因怨你!你收入普普?也没用,因为,那把随机伤人的刀刺向你非为钱财!这把刀的向处也与你的职业、年龄、美丑、为人正邪全不相干,与你那天是好心情坏心情都无关联! Read more

举报网络谣言,找北市警局就对了

八仙尘爆,民进党对于网络上有人散布“八仙乐园陈姓总经理是民进党大金主”,采取法律行动捍卫名誉,对于澄清事实,当有助益;然而当笔者看到民进党采取的并非采取民、刑事途径,而是以违反社会秩序维护法(以下简称社维法)报案,而台北市警局也火速找出散播者时,心中只有“讶异”二字。 Read more

【演讲】透过法治,建构终局性安定的“一国良制”

(陈长文,2015年7月4日,北京)周院长,各位嘉宾,很高兴出席今天的盛会。我昨天在旅馆看到《人民法院报》〈周强: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指导司法改革和司法实践〉一文,有很多感动。

此行勾起我不少回忆,1991年春天,当时47岁的我访问北京,第一次见到31岁、任职司法部的周强院长。

24年后,71岁的我站在这,话不多,但感情很深。两岸四地,发展模式处于不同阶段,各有不同司法体系,却共享五千年一脉相传的中华文化,研究会就如同中华法治的熔炉,让我们互相借镜。但要怎么做?受聘为特邀顾问,这“大哉问”让我费时思考,如何抛砖引玉,请让我试试看。 Read more

一国良制 建构终局性安定

一九九一年五月四日,笔者会见大陆副总理吴学谦,他倡议“一国两制”适用两岸,我则提出“一国良制”回应。

廿四年过去,一国两制在港、澳施行;台湾也出现两国论倡议;不过两岸在二○○八年后以“一中各表、九二共识”为互动基础,开启交流。

“一中各表、九二共识”虽发挥阶段性功能,两岸进展遇瓶颈。马英九总统主张“不统不独不武”以寻求维持现状的最大公约数,但现状是动态的。今天的两岸,未来的中华,该如何彼此相待?笔者以为,当年提“一国良制”仍是最好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