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维持上海版的柯文哲

 

虽然对柯文哲市长上任以来许多言行,笔者曾经表达不认同的态度,但对此次柯文哲参加上海的双城论坛,笔者则认为柯市长表现出四个正确。

第一个正确是,让台北与上海的双城论坛得以延续,这一点,本身即是有意义的正确。

要知道善意与敌意都是相生相循的有机体,善意会创造更多善意,敌意也是。为了两岸、东亚以及世界的和平发展,如何维持、促进善意的互动交流,化解、削弱敌意的对立冲突,这是两岸政治菁英极为重要的政治使命。

双城论坛的延续,意谓著这一条两岸之线仍然系著,这一扇善意之门仍对着彼此开着。

第二个正确是,柯文哲此次访陆,表现出三个特点,第一是有做好功课;第二是有建好默契;第三是,无意外走火。这对向来快人快语、屡惹是非的柯文哲来说,已属难能可贵。在对岸高度期待,而柯文哲高度自制的相互配合下,这应是柯市长一次好的两岸起手式,期待这样的善意细胞增生为更多的善意。

第三个正确是,柯文哲在绿营支持者心目中的重量,其多一点两岸建设性的作为,有助于舒缓台湾内部的反中情绪,而柯文哲虽受绿营支持者的高度信任,但爱读三国,喜欢中国历史的他,并不排斥中国,有时也会以中国人自居。这些特质,都是两岸和平的重要资产。

第四个正确则是,面对明年可能政党轮替的政治情势,从民主政治论,即便最后政党轮替了,只要是透过民主程序、和平选出新的政府,也应以平常心看待。但唯一令人忧心的是,民进党强烈的反中色彩,以及长期对两岸交流采取的敌视态度,让人担心民进党执政后,红绿间的不信任,会不会毁去这些年来好不容易打好的两岸地基,甚至演变成习近平所说的“地动山摇”的最坏结果。

但如果柯文哲能在这两岸趋坏的情势下,以其个人的政治能量,担当维系两岸善意的关键钢缆,在未来可能风云变局中,当红绿冲突的煞车皮,当两岸交往的润滑剂,让自己成为两岸的和平守卫,则是台湾之福、两岸之幸,也将会是柯文哲政治生涯的重大成就。

而这四个正确,柯市长也应将之当成其从事政治、治理台北的风格定位。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长之初,以个人好恶,不循法治、不求证据地强打“五大弊案”,但越过法治、跳过证据的英雄式做法,不仅未增其光环,反伤其民调,五大弊案最后不了了之,这是因为市民有足够的成熟冷静,大家要的是一个积极建设台北,而不是破坏国家法纪的市长。

另一方面,柯文哲也应收敛其狂人式的快语,与对人失礼并欠缺同理心的习惯性失言。毕竟,身为一个城市的大家长,不能只是顺情任性的只顾保持自己的个性,也要记着身为公众人物的示范效应。特别是,柯文哲只要谈到马英九,总是会流露出一种无法自抑的鄙视与刻薄,这真的不必,马英九是不是好总统?让社会大众与未来历史去评价,但马英九在台北市仍有许多好建设,身为后手的柯文哲不会没有值得学习参镜的地方。

柯文哲要想想这次自己在双城论坛的表现与获得的肯定,原因无它,因为此行柯文哲呈现在国人眼前的是一个释出善意的柯文哲、一个有建设性的柯文哲以及一个进退有据的柯文哲。

希望这三位柯文哲不是只有在上海现身,回来台北、治理首都的柯文哲,都能随时让自己表现出善意、节制与建设性。

最后,这四个正确尚是消极面的正确,柯文哲还可以建立更“积极”的正确。例如,柯文哲愿意呼应习近平的“两岸一家亲”,等于在“感情面”建立了连结点;但所谓的“一五新观点”仍只是抽象原则,不若“九二共识”一定程度的处理了主权与治权的问题,有固化的地基作用;而更重要的是“未来观”,九二共识处理的是阶段性的现状,终非长远之计,如能提出类似“一国良制”的未来式主张,将对两岸关系,更有指标与指导作用。

我不知道柯文哲对这番话可以听进多少,也许柯文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他拥有足够的智慧胸襟与修正能力。但至少,在访陆一事,柯文哲做对了,我给他肯定。 (作者陈长文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5-08-24 中国时报 1040824】

忆阵亡父亲…和平并非理所当然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访韩时,在纪念韩国抗日人士的纪念碑前献花,他脱鞋、跪地,双手合十地磕头,为日本对韩国的殖民统治致上最深的歉意。

鸠山说:“身为日本前首相、身为日本人、或身为一个人,我来到这里”。

“身为一个人。”这句话让人震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