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经济民主两全的奋进之志

今年是理律五十周年,在半世纪的时间之河里,理律和我、许多有些年纪的朋友,听过一九六○年代,时时在台湾上空盘旋的战鼓之声,两岸的战火虽没有直接加临台湾本岛,而只到金马前线,但当时的台湾人民,无一不怀有亡国灭家的忧患意识,担心有一天“共匪”血洗台湾。

我们经历过一九七○年代的外交孤立,退出联合国、中日断交、中美断交,被众盟邦所弃的悲凉,台湾像一叶扁舟,孤漂在狂风巨浪里。

我们经历过一九八○年代的解严、两岸融冰,感受到和平似乎近在眼前、民主唾手将得的喜悦;经历过一九九○年代动员勘乱终止,威权政治远去,但同时台湾内部意识形态对抗也渐浮上台面;经历过二○○○年的政党轮替与朝野对立的加剧,两岸又陷入紧张;○八年的政党再度轮替,两岸开启一甲子来最和平阶段,但同时台湾年轻世代对大陆的种种疑虑乃至情绪却也飙上了历史高点,民主政府的失能化,使得台湾进入了停滞的迷宫…。

回溯这段历史,每一年代都有其挑战与考验、危险与机会、所得与所失。如果让我从理律参与台湾五十年发展历程的角度出发,帮台湾找出一条最重要的生命线,我会说是:经济。

走在街上翘望林立大楼里的众多企业,只要是来台湾超过十年、廿年的著名外商,许多都是理律协助引进的,例如第一家大型速食连锁店麦当劳、第一家侨外资百货先施百货、第一家外国证券业美林证券…。这些侨外资不但活络了台湾经济,也引进新的企业观念与科技知识,更培养了无数优秀人才,为经济扎根打底,帮台湾的经济点火。

选经济为台湾最重要的生命线,也确实反映台湾五十年来的生存发展脉络。对内是全民幸福生活的基础,对外以经贸实力拓展我国的国际地位。

然而,今天台湾面对的最严峻事实是:经济,这条生命线似乎正在萎缩。

回想这段经济奋斗史,我最大感触是,不管是政府或民间,当年在中共武吓、外交危困等重大威胁下,拼经济的奋进之志,携手为台湾打开国际空间活路求生存的公约数,今天好像消退甚至消失了。候选人不再以经济政见为主诉求,取而代之的几乎是你死我活的政治语言。这是台湾一大危机。

当然,我们也都学到,实践“自由、民主、均富”经济永续愿景的过程中,必须多面向发展。而在全球产业分工链相互替代的竞争压力下、在社会价值多元化的今天,确实有很多新挑战,需要集体的信任与智慧一起克服,包括亟待升级的民主法治。

事实上,经济跟民主绝非对立,而是轨之两辙、相辅相成,法治则如把手和刹车发挥前进和稳定的功能。没有民主法治,经济就像“无根浮萍”难以持续;反之,没有经济支撑的“自由、民主”会是“危如累卵”的脆弱。这是国人需要认真思考的。

要找回这奋进的精神走出困局,要靠全民凝聚共识,明年大选正是良机。建议各党的总统参选人,(一)在选举前提出具体可行的振兴经济方案,并确保在选后所属政党落实施政与立法;(二)承诺在选举后邀请各党派与各界讨论经济发展的具体步骤;(三)提出宪政法治升级方案,提升行政及国会效能、落实司法改革等兴国利民的措施。(作者陈长文,现任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

【2015-09-04 联合报/民意论坛 104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