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蔡洪朱 请听农地的哭泣

历史是一面照妖镜,会让政治人物的真面貌在时间的河流里现出原形。

行政院为实践“农舍农有”,推动“农业发展条例”修法;内政部公告“农业用地兴建农舍办法”,规范未来只有农民才能兴建农舍。

即便农委会主委陈保基疾呼:“再不改变,农地继续流失将贻害万年。”但国民党立院党团党政平台会议却砲声隆隆,民进党内也有些歧见。这项攸关台湾农业存亡的农改大政,前景堪虑。

自从一九九九年国民党弃守农政专业,开放农地自由买卖后,就是台湾农业灾难的开始。十五年来,一望无际的田畴平野渐渐消失,走进农村,原本绿意相连的农田,仿佛被泰坦巨人拿着千颗巨石,无规则的抛掷。一栋栋可以说“美轮美奂”,也可以说是“支离破碎”的矗立在田间。

然而,今日此时的农村残景或惨景,当初并不是没有人预见。

“农地开放自由买卖后再准盖农舍,台湾农村的风貌将出现钜变,农地将呈现支离破碎甚至永久破坏。”这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联合晚报社论对当年国民党在农业发展条例修正案上弃守农政专业,开放农地自由买卖做出的预言。

“为了子子孙孙能保有农地,他愿意以个人去留,维护下一代的农地。”这是当年力阻新购农地兴建农舍,在政策捍卫失败后,辞官负责的农委会主委彭作奎发出的浩叹。

然而这些预言与浩叹,都抵不住国民党老农派立委为了私利的步步进逼,最后,国民党弃守专业,让十五年来的台湾农地饱受荼毒。

而最讽刺的,则是底下这二句话:“土地开放自由买卖”,“这要尽快做,以加快台湾农业的新陈代谢和解套。”这是在当年农发条例修正案通过后,当时的总统李登辉表达的肯定与力挺。而李登辉,是中华民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农业背景出身的总统。

如今看来,是联合晚报的社论一语成谶?而李登辉当年的溢美,成了最大的笑话与讽刺。

谁是这个贻祸人民政策的始作俑者与最大帮凶?历史说了话。

十五年来,惮于既得利益者强大的压力,我们都默默坐视一只只的怪兽,在原该盎然的绿野上狰狞插足。

而今天,终有一位农委会主委愿意一吐真言,在众人漠视国王新衣的此时,试着说出那赤裸的丑陋,想要推动那稍挽狂澜的政策,这一点笔者肯定陈保基的勇气。但一些国民党立委呛言要退出党团,力阻改革。让这个政策,看起来,前路晦暗,陈保基,会不会变成另一个徒呼负负的彭作奎?

然而我们要想的是,陈保基个人荣辱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能力挺一个正确的政策,协助有腰骨的官员去捍卫我们的土地,让这贻祸台湾的政策继续下去,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罪人。

也因此,笔者想说的是,就是有这种国民党立委,这才让许多原来支持国民党的群众,觉得国民党在立法院倒了也不是坏事?最近被大家热烈讨论的“国民党双输”,说真的,有这样的国民党立委,国民党输掉国会,可能反而是台湾之福。

而我想说的第二件事是,马英九总统、蔡英文主席、洪副院长、朱立伦主席,你们听到台湾农地发出的哭泣了吗?(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5-09-09/联合报/A14版/民意论坛 104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