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滥剧?写剧本的是我们自己 课一:从方寸之地做起 认识民主土壤

英国文豪莎士比亚一五九九年创作的喜剧《皆大欢喜》,有一段经典台词:“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都不过是一些演员。”

用来观察台湾的选举,也会得出同样结论,“选举是一个舞台,所有男男女女的候选人都不过是一些演员。”

拜读《人间福报》一系列台湾选举观察与评论,其中有非常深、重的感慨,也提出了许多肺腑建议。

政党恶斗不已,政治人物恶言不休,这难道是台湾几十年来争取民主自由所要的结果吗?

同样的感慨,笔者也时时萦绕心头。然而,我们还是要试着去改变、转化这撕裂台湾的氛围,就像《人间福报》的系列选举评论,所提出的许多中肯建议一样。

因为,我们都共同或生或长在台湾这个家园,对这个安身立命之所,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可以说,如果总统候选人、立委候选人表现的令人失望,其实我们搞错了失望的对象,究其实,我们该对自己失望,因为是包括自己在内的社会集体,写下了剧本,引导候选人如此表现。

责怪演员,常是事倍功半、无济于事,改变往往都须从自己的心开始。就如国父孙中山先生曾主张的“人格救国”,“从自己的方寸之地做起”。

这也是笔者所一再呼吁的“幸福是一个总体概念”,每一人的幸福都与他人的幸福相牵连。

当然,这个责己的功课,不代表我们不对政治人物进行该有的批判;因为严厉督促政治人物迁过向善,也是“责己”的重要功课。

只是在心态上,把责备政治人物,当做责备自己一样;并不是想打倒他们,就像我们严格自我要求,目的是促励自己进步成长,绝不是为了打倒自己。

那该怎么做呢?我认为有五项功课。第一是,识土;第二是播种;第三是培育,第四是扎根。都做好,才能等待收成。

第一课是识土,认识民主、

我们所在的“民主土壤”。

这大题目很难三言两语说完,我想选一个切角来谈:台湾人人厌之恨之的政治恶斗。

我们有没有问过,政治恶斗的源头是什么?先探病根,才能开出药方。其源头无它,一是人性,一是民主制度的盲点。

多数人都有扩张自己权力的倾向,这是人性自私自利与算计的一面。适度功利导向的人性,并不当然全是坏事,但如果方向失误,确可能演成社会总体的灾难不幸。而“方向失误”又往往可能被“游戏规则”,即“不好的制度”所加剧导引。

在笔者和罗智强先生合著的《受缚的神龙—太阳花学运后的民主反思》一书中,曾说了一个“双龙对决”寓言:

“二只龙决斗,胜者,人们将拥立牠为王。当二只龙为了龙王之位,钻天入地、上山下海,使出全力互相杀伐时,威力强大的牠们,无不披靡,城镇乡野均成焦墟。

龙争斗不休,人民受苦不已,有人便好心劝告双龙:‘请以人民为念,不要再恶斗下去了!’

双龙不约而同回答:‘你们订的决斗规则就是胜者为王,如何期待我们不要恶斗?’”

换言之,我们以为人有斗性,民主选举本身也蕴有斗性,这是政党或政治人物“斗”的源头。

也可说,民主政治,若还不能做到消除、减弱人的斗性,至少改变了斗争的形式,让人类社会的斗争型态,从暴力转向和平,这一点,是民主政治对人类文明与社会进步最大的贡献。

过去,在封建王朝、极权国家,政治权力的更替,经常伴随流血,例如战争、军事等类型政变。

以内战形式进行的政治权力斗争,一定会伴随重大的人命伤亡。国共内战造成千万军民伤亡;美国南北战争,阵亡士兵也逾数十万人。

军事政变伤亡人数的规模要小于内战,但也常出现新统治集团的政治清算、威胁人命,肃清可能与潜在的政敌,在民族冲突激烈的地方,甚至发生长期的种族或宗教清洗,对不同族群与信仰者,进行无差别化的大屠杀。

但民主政治,将丛林式的流血斗争,转化为每隔一段期间就会定期或不定期举行的选举,这就是想要竞逐政治权力的政党、政治人物,以选票结算的战场。尽管较“文明、和平”,但本质至少是“竞争”,甚至有时还是“斗争”。(陈长文/终身志工)

台湾选举系列评论回响

【2015/9/15 人间福报 104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