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頒給馬英九「和平貢獻獎」

今天,馬英九總統獲遠見雜誌頒「和平貢獻獎」。必須說,在馬總統民調低迷、罵馬批馬蔚為顯學的此時,頒給他「和平貢獻獎」是不太聰明的。因為,任何試著幫馬總統論說貢獻的意見,都很可能會被網路鄉民嘲諷為「馬友友的相互取暖」、「9.2的不知民間」。 Read more

【報導】陸資開放砍掉重練 採個案認定

(2015-10-27 02:31:35  經濟日報 記者吳馥馨、潘羿菁、潘姿羽、楊文琪/台北報導)

經部不想重演面板教訓 將修正第四波草案 參股IC設計業時機保留彈性

 

第四波陸資開放之前與兩岸服貿協議綁在一起,經濟部醞釀切割,並研議鬆綁。投審會執秘張銘斌昨(26)日表示,2013年6月研擬的陸資開放草案,因時空環境變化,只能「砍掉重練」。經部高層透露,大選在即加上現時社會氛圍不適合大規模討論陸資開放,將依產業需求,依個案鬆綁。 Read more

給新興政黨機會 給大黨教訓

立法院議場
從掃除國家發展的阻礙來看,國會的改革、換血,對台灣是勢在必為、急迫必行之事。(圖為立法院議場,本報系資料照) 

2016總統與立委選舉在即,依照往例,鎂光燈焦點多聚在總統選舉,然而,筆者認為,2016這場選舉的重點,不在總統,而是在國會。從掃除國家發展的阻礙來看,國會的改革、換血,對台灣是勢在必為、急迫必行之事。

台灣這些年來民主發展最大的問題就是國會,特別是被國民黨與民進黨把持的國會。國民黨雖是多數黨,但從沒有發揮多數黨的功能,暮氣沉沉,鮮見改革聲音,反倒是充斥著如農地案翻案之類的惡跡劣行;民進黨雖是少數黨,卻屢屢為反對而反對,以癱瘓議事、癱瘓施政為能事,破壞民主的多數決原則。

台灣從經濟起飛陷入經濟停滯,從被人羨慕的台灣奇蹟,到現在充滿危機,被國民黨與民進黨聯合壟斷的國會,是最大禍首。

我們批評台灣實施的總統制「權責不符」,以致弊病叢生,如果總統尚只是「權責不符」,則國會幾乎是「有權無責」,成了台灣人人皆知的「喬家大院」不說,即便喬到國力日衰、公道不彰、風氣敗壞,這些大喬小喬們仍然肆無忌憚的繼續為私利喬掉國家的生機、喬掉台灣的前途。

除了從國會風氣敗壞來看,另一個觀察指標則是政黨推出的不分區名單,以目前主要政黨釋出的風向來看,國民黨不分區名單幾已不用期待,公布後可預見的又將掀起一片罵潮,而民進黨從過去的不分區提名經驗來看,也難以樂觀。

若然,在總統、區域立委及不分區立委這3張選票來看,總統與區域立委可考慮個人政治與意識形態傾向、個別候選人的表現決定投誰;但不分區部分,選民不妨考慮「西瓜」投法,把選票投給目前在國會沒有席次的新興政黨,例如社會民主黨、時代力量、信心希望聯盟等。

而這些新興政黨本身也有從綠到藍不同的意識形態光譜分布,換言之,支持綠營的選民即便不投民進黨,支持藍營的選民即便不投國民黨,也還是可以找到同光譜的新興政黨投票。

投票給新興政黨,除了對現有政黨制裁與示警作用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民主制衡。以目前的選情來看,國會確實需要制衡力量,在區域立委,由於勝者全拿、非此即彼,會有「惜票」效應,為了防範最討厭的候選人當選,所以只好把票投給雖不喜歡、但較有勝選的候選人,因此投給新興政黨,選民一般得考慮「當選機率」,這中間有一定的現實因素。

但在不分區立委則相對不會,席次是按比例分配。只要把原來投給二大黨的票,拆給新興政黨,使其超過5%,就有機會一舉達到教訓主要政黨、換血與制衡未來最大黨的三大目標。

選民好好想想,過去二大政黨在國會的表現是如何的不堪,對這二大政黨,難道不該施以懲戒嗎?而二大政黨,也不要低估選民的不滿,其最後的機會,就是好好的提出一份讓人嗅得到改革氣息、理念成分的「不分區名單」,並提出不是喊喊而已的國會改革主張。

否則,寧投西瓜,不投爛黨,在總統與區域立委也許考量惜票,無法教訓二大黨,但不分區的這張票,卻是選民教訓與制衡這些擺爛大黨,最重要的一根木棒。 (作者陳長文,為律師、法學教授)

【2015-10-24 中國時報 104-10-24】

農地十字路口 考驗朱立倫的選擇

長期以來,台灣民主發展正加速朝向劣幣驅逐良幣的方向發展,尤以國會的情況最為嚴重,不管在朝在野,有公心的立委經常處在英雄無用武之地;反倒是以權謀私的立委把持國政,擺爛的擺爛、關說的關說、護航利益團體的護航、搞密室分贓的搞密室分贓,讓台灣百弊叢生。若說立法院是台灣沉淪的最大毒瘤,雖不中應亦不遠。

而誰是這些劣幣立委的最大靠山?非常諷刺的,是對手政黨。 Read more

如果有一天醫生告訴你…

「幾個罹患罕見疾病的病友,為了怕不得好死,竟趁手指還能控制輪椅時,把自己綁在輪椅上,投湖自盡。」筆者反覆閱讀著,這畫面令人鼻酸、久久不能自己。在文明進步、醫療發達的台灣,求善終卻不可得,是多麼諷刺而荒謬?

早在1976年、1983年,美國加州陸續通過《自然死法案》(Natural Death Act)、《預立醫療代理人法案》(Durable Power of Attorney Act),逐步建構醫療自主權規範體系;1991年時,美國聯邦政府制訂《病人自決法》(Patient Self-Determination Act),確立拒絕醫療權、預立醫囑的法律地位。極為重視「人性尊嚴」的德國等國家也有類似立法。

生命權未必可以處分,但過度強調生命權的絕對地位,反而造成自主權保障不足;上開外國立法例凸顯了「生命權與醫療自主權,不該是衝突的緊張關係,而是一體兩面的互補關係」,唯有具備自主決定的可能性,生命價值與主體性才能充分展現;因此,自主權應在生命歷程的每一階段充分實現。

2000年,台灣制訂《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賦予「末期病人」自然善終的法源;2013年修法後更為完備,病人預立「意願書」、最近親屬「同意書」、醫師依病人最大利益出具「醫囑」,都可以「不施行、終止或撤除─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但本條例範圍較小,主體不及於「非末期病人」,也不能拒絕包括人工營養、流體餵養及其他任何可能延長病人生命的醫療,以及照護措施。

不能感同身受嗎?如果…有一天醫生告訴你:「你得了早發性失智症…」。電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提醒我們,隨著病程的進行,你的認知記憶功能漸漸失去、生理機能日益衰退、逐漸失去自理能力;最後,你無法溝通、認不出你的至親,甚至只能長期臥床、大小便完全失禁,就這樣日復一日,等待生命盡頭的到來。

令人難過地,在台灣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在眼前發生。

基此,熱愛生命和充滿同理心的立法委員楊玉欣(三好氏遠端肌肉無力症患者)參考外國立法例,與朝野立委提出《病人自主權利法草案》,放寬選擇自然善終的適用對象,從「末期病人」擴大至不可逆昏迷、持續植物人狀態、重度以上失智及其他重症者。

「病人失去表達能力時,往往就是爭議發生時。」例如因重病或意外而陷入「救活將成植物人,但醫師合理放棄治療卻可能觸犯刑法」的窘況、「病人生不如死,但家屬卻遲遲下不了決定」的兩難,經常造成醫師與家屬的糾結;不知是「延長生命還是延後死亡」的急救,更引發「醫療有效性」的質疑。令人難過的是,其實這樣的場景天天都在醫院發生。

這項《病人自主權利法草案》,以病人為主體,保障其知情、選擇和決策權,也就是每個人在清醒時,都能隨時「預立醫療指示」,依個人意願安排未來的醫療選擇,表達接受或拒絕維持生命治療或其他醫療照護等相關權利。

當病人符合法定要件時,而醫生又已做好專業判斷後,尊重病人生前醫囑而放手,即可免除醫療機構或醫師的急救義務,不成立刑法第15條不作為犯,並無刑法第275條加工自殺的問題;且醫生仍可依專業判斷施予急救、拒絕放手而轉診,不影響醫生自主性。草案也許不能盡如人意,卻是一帖救贖良方。

「人命關天」,天主教基於「生命神聖性」的維護,嚴格捍衛生命權的絕對地位;但虔誠天主教徒的加州州長布朗(Jerry Brown)卻在這個月簽署了《尊嚴死法案》允許特定條件末期病患獲醫師協助服藥結束生命,他說:「我不知道在我飽受折磨的將死之際該如何抉擇;但我確定的是,如果法案能夠提供這樣的選擇,那將是一個心靈的慰藉;而且,我不會否認他人擁有那樣的權利。」

相對於加州的「尊嚴死」法案,可望於本會期進行朝野協商的《病人自主權利法草案》尚非「積極」處分生命,在社會價值的光譜中應該處於較大公約數。基此,至盼朝野立委們發揮同理心,讓兼容並蓄的台灣,注入更多的尊重,在這會期通過這項法案,讓面對死生掙扎時的每個台灣人都擁有選擇善終的權利。 (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10-19 中國時報 1041019】

【報導】陳長文:經貿開放 一定要走的路

理律法律事務所所長暨執行合夥人陳長文 記者楊萬雲/攝影
理律法律事務所所長暨執行合夥人陳長文 記者楊萬雲/攝影

(2015-10-17 經濟日報 記者潘姿羽/台北報導)台灣經濟面臨保一困境,理律法律事務所所長暨執行合夥人陳長文點出,現在是要面對「開放與保護」的課題,並呼籲總統參選人均應提出國家經濟藍圖,以及對服貿、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看法。

理律法律事務所舉辦50周年系列研討會。陳長文昨(16)日作系列研討會總結時表示,非常認同前副總統蕭萬長在首場研討會致詞所說,開放是一定要走的路,因為開放才有機會,如果不開放就會停滯。 Read more

這樣的國民黨 還是倒了好

這樣的國民黨 還是倒了好

2016年選舉,國民黨在總統與立法院都陷入了極大的困局,筆者對國民黨的表現(尤其是立法院)雖然頗有意見,但基於對兩岸關係穩定的期待,原來還是比較傾向投給國民黨。但最近的兩件事,看到國民黨荒腔走板的表現,實在覺得,不管是總統或立委,我的票已投不下去了,忽然覺得,這樣的國民黨,可能還是倒了好。

Read more

【羅智強自序】寫不完的精彩――理律,豐富的臺灣傳奇

【羅智強自序】寫不完的精彩――理律,豐富的臺灣傳奇

我喜歡說故事,因此,在談《理律.臺灣.50年》這本書的寫作歷程前,我想先說兩個故事。

一位理律的退休同仁,回憶她剛進入理律時,就代表銀行扣押了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一九七五年偕家人飛來臺灣的座機。這架飛機,是阮文紹在西貢陷落後,乘坐來臺的波音七二七,現在還陳列在新竹縣橫山鄉的中華科技大學。她說她「當初嚇死了」。這段回憶也成為一種「另類」的歷史見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