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过断桥 谁敢修桥

审计部统计,103年度中央与地方政府潜藏负债超过18兆元,公务人员退抚基金、劳保劳退与国民年金,未来都潜藏破产危机,再不调整,军人退休保险部分将在2019年率先面临破产、劳工是2027年、公务人员是2030年,国民年金则在2046年面临破产。面对此一严峻情势,中央银行总裁彭淮南、财政部长张盛和最近纷纷呼吁年金改革刻不容缓。

马总统改革民调崩盘

这个情势,让我想到闽南语有一句很有趣、很到位谚语:“胡蝇戴龙眼壳──崁头崁面”。大意是,一只罩在龙眼壳的苍蝇,头、脸、身都被盖住了,不知前路、不知死活。和另一句闽南谚语“盖头鳗不知生死门”,有着近同的意思。

这些年台湾的公共政策制定,也渐渐盖头鳗化,像一只戴着龙眼壳的苍蝇。年金政策即是其一。笔者曾在去年发表的书《受缚的神龙》中分析过此一现象。

政治人物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是:“政客看的是下一次的选举,政治家看的是下一代的幸福。”然而,在台湾实际的政治运作里,“为什么政治人物的眼光都是如此短浅?”似乎反而是民众经常抱怨的政治现象,至少民众的感受,和政治人物的“宣称”之间,似乎存有不小的落差。

一个最简单的逻辑,什么叫国家的长远利益?从资源分配的角度言,就是愿意在短期付出成本与代价,来创造未来长远的、更大的国家福祉。但在任期制下的政治人物,其政治生命未必可以等到那个“未来”,他必须“精算”,在等不到这个长远未来的情况下,付出这个短期的代价,会不会危害到他的政治生命。

对于年金改革,马英九总统曾经用“火车过断桥”来比喻他为什么要推年金改革。这是一个好例子。一台火车(年金改革),在十年后会经过一座断桥(财政破产),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去修复断桥?

这中间有个挣扎,对民选首长来说,他的任期不会延续到十年后,火车过断桥时,他已不是驾驶,他需要现在去烦恼这个问题吗?是不是应该让下一个继任的民选首长去烦恼就好了?

理论上,从使命感的角度,一个民选首长,当然应该选择国家利益的长线作法,但当他这么做时,他必须立刻付出代价,就是现在就要紧缩财政、调整年金结构,这必然会造成二个对短期选举不利的效果,一是紧缩财政,意谓自己可以用来创造显性政绩的资源变少了;二是,调整年金结构,意谓要得罪既得利益者,而这些人过去可能都是投票给你的选民。这将冲击这位民选首长的选情。

国民党今日选情之坏,和马总统前二年想推年金改革,调降与取消退休军公教人员的年终慰问金,使得支持者反弹涣散,即大有关系。而最惨的是,民调崩盘后,改革还是推不动。

要坚持理想?还是牵就现实?如果选择坚持理想反而会增加败选的机率,那么就会有双重效果,一是,原本就倾向现实的政治人物,将会选择政治正确的道路:牵就现实,让后任者去烦恼火车坠桥的事;二是,原本就倾向理想的政治人物,他可能会选政治不正确的道路,现在就去修桥,替后任者解除危机。但结果,却可能会输掉选举,这时候,政治上对理想倾向者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会出现。

不敢在自己任内解决

这二种效果,都会让政治有短视化的倾向,火车要坠桥怎么办?那就等火车坠桥的前一秒再说。总之,不会在自己任上爆炸的炸弹,就不必急着在自己的任内拆除。这让政治人物易被教化为“不可语冰的夏虫”。

然而,坠桥的时刻看起来是分秒逼近了,至少军人退休保险的破产日,就在下一任总统任内,不管是蔡英文、洪秀柱、宋楚瑜,当选的总统,将成为“见得到冬雪”的“夏虫”。

就算短视是政治人物的天性,现在连“短视”都“视得到”的年金破产问题,未来可能的总统们,该拿出看法、想法与办法了吧。(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5-10-04 中国时报 104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