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希均推荐序】 随台湾经济发展起飞――“理律”五十年的成就

(一)民间贡献

八月下旬去杜拜开会,为自己带了一本要读的书稿《理律.台湾.50年》。一路上深被书中五十篇文章所吸引。它们清晰而生动地描述了“理律”五十年的成就,使我一再惊喜地发现这些律师群默默地在台湾贫穷与落后的过程中,做了这么多促进经济起飞、社会进步、正义伸张、人权维护等等的大事。

室外是摄氏四十五度的炎热,旅馆里室内冷气低到摄氏二十度。为了迎接二○二○世博会,杜拜还在兴建更奢华及炫耀的建筑,我想他们最缺的不是更多的摩天大楼,而是一个专业的、诚信的、尽社会责任的法律事务所;或者更广义地说,是一个法治社会。

“理律”是台湾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我对他们的工作似乎不太陌生,但实际上对他们做的贡献所知太少。读完这本书,才知道“理律”的成就;也才更清楚:在我们讨论台湾经济奇蹟时,一直忽略了像“理律”一样的民间专业机构,在不同阶段中所做的贡献。在一个分工细密的年代,我们太需要相互沟通,了解彼此的贡献。

(二)不能只重经济因素

半世纪前(一九五八年),我们大学毕业时的月薪约新台币八百元(相当于美金二十元);每人平均所得不到美金一百元,是世界银行分类中的“落后地区”。毕业后幸运地有份助教奖学金,使我能去美国研读“经济发展”,一门刚刚兴起的新领域;读完五年书,去威斯康辛大学任教,讲授“经济发展”,一门探讨如何减少一国贫穷与落后的学科。

二十世纪中叶,落后地区的讨论,注重在一国是否拥有“经济因素”的配置,如资本、技术、人才、教育、自然资源、私人企业、政府效率、基础建设、外援运用、成长策略等,通常都不会涉及“非经济因素”。当我们列举“台湾经济起飞”的原因时,通常也只包括“经济因素”:政府务实的发展策略、民间企业的打拼、美援运用、廉价劳力、外人投资、国际景气等。这种“经济本位主义”的讨论,完全无视于其他因素的贡献,在今天看来是十分残缺的。

(三)“理律”随台湾经济起飞

一九六○年代是台湾经济转型走向开放的关键年代。转型期中,有各种类型外人投资的申请案件,每个案例几乎都是先例。“理律”的律师们要协助客户,就必须先说服官员、民代、舆论及利益团体。即使不断沟通,有些案例仍难免胎死腹中,或等待败部复活。从引进外资(如王安电脑)、外商(如麦当劳),资本市场的发展,到智慧权、反仿冒、商标、专利、并购法、环保公平法、华航转型等等,都是重要的里程碑。自己常以台湾引进麦当劳的故事,来说明政府需要勇敢地“开放”,它会带给社会众多的利益;恐惧开放的结果是没有一个赢家。

理律人又充满公义精神,投入了众多心血,一起提倡文明社会的开拓。文明社会是人人拥有同等的权利、义务与机会;不能有性别、宗教、肤色、方言等歧视;也不应当有战争的恐惧、贫穷的威胁、不公不义的伤痛。因此他们又参与了金门协议、红十字会、海基会催生、国际采购、跨国税务、培养国军法律人才,以及十余个指标性意义的释宪案,并且在一九九九年创设了理律文教基金会。

有了“理律”五十年奋斗的众多个案,对于台湾经济起飞的过程,增加了新的材料与较完整的解读。

“理律”的案例及贡献,可以归纳在两个大主题之下,一个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理律”是随台湾经济起飞的参与者;一个是“秋冷风怒人不惧”,“理律”是台湾文明社会的贡献者。

以“关怀、服务、卓越”为核心理念的理律人,投入了心血,产生了贡献。台湾经济起飞过程中,如果没有“理律”,在法律舞台就少了一个敢冲锋陷阵,敢走进国际舞台的主角;台湾的人权、法治与民主过程,也就少了一股维护的力量。五十年来的“理律”,实在就是这群律师持续不断的贡献,历年得到的国内外大奖已不胜枚举。理律人会谦虚地说:“我们是随着台湾经济起飞而起飞。”他们的专业表现,与社会的进展同步起飞,这真是一个双赢的结合。

(四)陈律师更像是一位君子

与长文相识逾四十年。长文得过很多赞誉:国际级大律师、两岸谈判第一人、卓越的教授、精辟的政论家、公益大使、政府器重的法律顾问、远见华人领袖终身成就奖。我认为对这位杰出律师,另一个合适的称呼是:一位“做什么像什么”的君子。“君子”的轮廓是:守住中道、自我要求、乐观其成、不传是非、做人合群、做事团结,以及具有强烈的公益心与社会责任感。

对于长文来说,只要有“结”就一定能“解”,这是挑战,更是责任。长文在一生中打过很多美好的仗,没料到最痛苦的一次竟然发生在内部。

回到二○○三年十月。理律法律事务所他们发现留职停薪的刘伟杰,涉嫌盗卖客户托管股票三十亿新台币,三十亿元的背叛,可以使“理律”破产。

在当时接受《远见》的专访中,陈律师说:“关门可能是损失最小的方式,但却是最鸵鸟的方式。就因为一个人、一件事,三十五年(努力)尽作烟尘。”“这次的事件,我们会当成一个学习。虽然代价很大,绝不会因此动摇我们对人、对事,及对社会的信任。”

经过重整及组织再造后的理律法律事务所,展现了更好的竞争力:丰沛的专才、众多的领域,更能为客户及社会提供全方位服务。

十二年后的今天,陈长文专任所长,李念祖任执行长,素来严以责己的陈长文,坚持地实践“为善者成”的座右铭。

半世纪以来,两位创办人李泽民律师与李潮年律师,完美主义的苦心经营,从三十余位同事到今天近千位理律人的奋斗奉献,已经在华人世界创造了“理律典范”。

这位投入“理律”超过四十年的君子有信心:理律人一直会以“正直、守信、诚实、守法”,来迎接另半个世纪的新挑战。

(本文作者为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