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地十字路口 考验朱立伦的选择

长期以来,台湾民主发展正加速朝向劣币驱逐良币的方向发展,尤以国会的情况最为严重,不管在朝在野,有公心的立委经常处在英雄无用武之地;反倒是以权谋私的立委把持国政,摆烂的摆烂、关说的关说、护航利益团体的护航、搞密室分赃的搞密室分赃,让台湾百弊丛生。若说立法院是台湾沉沦的最大毒瘤,虽不中应亦不远。

而谁是这些劣币立委的最大靠山?非常讽刺的,是对手政党。

以十七位国民党立法委员,不顾台湾立国之本的农地存续,在农地案强横翻案为例,他们不知道会引起社会强大的反弹吗?为什么他们敢这么做?为什么他们不怕被选民制裁?理由无它,因为蓝营支持者害怕民进党执政带来两岸风暴,“不得已”只好把选票投给这些糟糕透顶的立法委员。

这不正是国民党最近大打“团结牌”与“救党牌”的精义?翻成白话就是:“就算国民党立委再糟糕,你们想让民进党执政搞坏两岸吗?想让国父孙中山先生创建的政党亡党吗?”吃定蓝营选民害怕民进党执政的心态及对国民党的情感,所以一些差劲的立委何需担心吃相难看?

当然,只苛责国民党也不公道,民进党的立委也不遑多让,霸占议事殿堂、瘫痪政府施政、充斥语言暴力、推翻民主多数决的原则,但这些霸道、霸行也会被绿营的支持者包容,为什么?因为,先打倒“万恶的国民党”是首要之事,在这个最高目标之下,其他都叫做可以接受的“次恶”与“小恶”。

但在农舍案,主推翻案的是国民党立委,此事当然要回头质问国民党,身为执政党主席、决定角逐总统的朱立伦,应该要给自己、给国民党设下更高的标准。

我想举二○一三年,会计法修正案为民代喝花酒解套一事为例,当蓝绿立委一起通过该修正案后,举国譁然。当时身在狱中的前总统陈水扁不满“喝花酒可以除罪,为何用国务机要费不能除罪”,为表达抗议以毛巾自杀未遂。随后,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向社会道歉,并主张由行政院提出覆议,马英九总统后来也召开记者会向全民道歉,指示行政院提出覆议。

政治人物不是不会犯错,但苏贞昌与马英九在此事都至少表现了亡羊补牢的反省诚意,展现有错愿担愿改的风范,朱主席当然应该为台湾农地做更多一点。

当然,要挺身而出挡同志的利益,对朱立伦来说有政治现实上的不容易。这让我想到《女人香》这部电影里,艾尔帕西诺演的退役中校说的一段话:“人生会遇到无数的十字路口,每次我们都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但我们从不选它,因为我们知道,正确的路有多难走。”

但正因为选择正确的路不容易,也才正是考验一个领袖的关键时刻,不是吗?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5-10-20  联合报  104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