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新兴政党机会 给大党教训

立法院议场
从扫除国家发展的阻碍来看,国会的改革、换血,对台湾是势在必为、急迫必行之事。(图为立法院议场,本报系资料照) 

2016总统与立委选举在即,依照往例,镁光灯焦点多聚在总统选举,然而,笔者认为,2016这场选举的重点,不在总统,而是在国会。从扫除国家发展的阻碍来看,国会的改革、换血,对台湾是势在必为、急迫必行之事。

台湾这些年来民主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国会,特别是被国民党与民进党把持的国会。国民党虽是多数党,但从没有发挥多数党的功能,暮气沉沉,鲜见改革声音,反倒是充斥着如农地案翻案之类的恶迹劣行;民进党虽是少数党,却屡屡为反对而反对,以瘫痪议事、瘫痪施政为能事,破坏民主的多数决原则。

台湾从经济起飞陷入经济停滞,从被人羡慕的台湾奇蹟,到现在充满危机,被国民党与民进党联合垄断的国会,是最大祸首。

我们批评台湾实施的总统制“权责不符”,以致弊病丛生,如果总统尚只是“权责不符”,则国会几乎是“有权无责”,成了台湾人人皆知的“乔家大院”不说,即便乔到国力日衰、公道不彰、风气败坏,这些大乔小乔们仍然肆无忌惮的继续为私利乔掉国家的生机、乔掉台湾的前途。

除了从国会风气败坏来看,另一个观察指标则是政党推出的不分区名单,以目前主要政党释出的风向来看,国民党不分区名单几已不用期待,公布后可预见的又将掀起一片骂潮,而民进党从过去的不分区提名经验来看,也难以乐观。

若然,在总统、区域立委及不分区立委这3张选票来看,总统与区域立委可考虑个人政治与意识形态倾向、个别候选人的表现决定投谁;但不分区部分,选民不妨考虑“西瓜”投法,把选票投给目前在国会没有席次的新兴政党,例如社会民主党、时代力量、信心希望联盟等。

而这些新兴政党本身也有从绿到蓝不同的意识形态光谱分布,换言之,支持绿营的选民即便不投民进党,支持蓝营的选民即便不投国民党,也还是可以找到同光谱的新兴政党投票。

投票给新兴政党,除了对现有政党制裁与示警作用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民主制衡。以目前的选情来看,国会确实需要制衡力量,在区域立委,由于胜者全拿、非此即彼,会有“惜票”效应,为了防范最讨厌的候选人当选,所以只好把票投给虽不喜欢、但较有胜选的候选人,因此投给新兴政党,选民一般得考虑“当选机率”,这中间有一定的现实因素。

但在不分区立委则相对不会,席次是按比例分配。只要把原来投给二大党的票,拆给新兴政党,使其超过5%,就有机会一举达到教训主要政党、换血与制衡未来最大党的三大目标。

选民好好想想,过去二大政党在国会的表现是如何的不堪,对这二大政党,难道不该施以惩戒吗?而二大政党,也不要低估选民的不满,其最后的机会,就是好好的提出一份让人嗅得到改革气息、理念成分的“不分区名单”,并提出不是喊喊而已的国会改革主张。

否则,宁投西瓜,不投烂党,在总统与区域立委也许考量惜票,无法教训二大党,但不分区的这张票,却是选民教训与制衡这些摆烂大党,最重要的一根木棒。 (作者陈长文,为律师、法学教授)

【2015-10-24 中国时报 10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