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颁给马英九“和平贡献奖”

今天,马英九总统获远见杂志颁“和平贡献奖”。必须说,在马总统民调低迷、骂马批马蔚为显学的此时,颁给他“和平贡献奖”是不太聪明的。因为,任何试着帮马总统论说贡献的意见,都很可能会被网络乡民嘲讽为“马友友的相互取暖”、“9.2的不知民间”。 Read more

【报导】陆资开放砍掉重练 采个案认定

(2015-10-27 02:31:35  经济日报 记者吴馥馨、潘羿菁、潘姿羽、杨文琪/台北报导)

经部不想重演面板教训 将修正第四波草案 参股IC设计业时机保留弹性

 

第四波陆资开放之前与两岸服贸协议绑在一起,经济部酝酿切割,并研议松绑。投审会执秘张铭斌昨(26)日表示,2013年6月研拟的陆资开放草案,因时空环境变化,只能“砍掉重练”。经部高层透露,大选在即加上现时社会氛围不适合大规模讨论陆资开放,将依产业需求,依个案松绑。 Read more

给新兴政党机会 给大党教训

立法院议场
从扫除国家发展的阻碍来看,国会的改革、换血,对台湾是势在必为、急迫必行之事。(图为立法院议场,本报系资料照) 

2016总统与立委选举在即,依照往例,镁光灯焦点多聚在总统选举,然而,笔者认为,2016这场选举的重点,不在总统,而是在国会。从扫除国家发展的阻碍来看,国会的改革、换血,对台湾是势在必为、急迫必行之事。

台湾这些年来民主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国会,特别是被国民党与民进党把持的国会。国民党虽是多数党,但从没有发挥多数党的功能,暮气沉沉,鲜见改革声音,反倒是充斥着如农地案翻案之类的恶迹劣行;民进党虽是少数党,却屡屡为反对而反对,以瘫痪议事、瘫痪施政为能事,破坏民主的多数决原则。

台湾从经济起飞陷入经济停滞,从被人羡慕的台湾奇蹟,到现在充满危机,被国民党与民进党联合垄断的国会,是最大祸首。

我们批评台湾实施的总统制“权责不符”,以致弊病丛生,如果总统尚只是“权责不符”,则国会几乎是“有权无责”,成了台湾人人皆知的“乔家大院”不说,即便乔到国力日衰、公道不彰、风气败坏,这些大乔小乔们仍然肆无忌惮的继续为私利乔掉国家的生机、乔掉台湾的前途。

除了从国会风气败坏来看,另一个观察指标则是政党推出的不分区名单,以目前主要政党释出的风向来看,国民党不分区名单几已不用期待,公布后可预见的又将掀起一片骂潮,而民进党从过去的不分区提名经验来看,也难以乐观。

若然,在总统、区域立委及不分区立委这3张选票来看,总统与区域立委可考虑个人政治与意识形态倾向、个别候选人的表现决定投谁;但不分区部分,选民不妨考虑“西瓜”投法,把选票投给目前在国会没有席次的新兴政党,例如社会民主党、时代力量、信心希望联盟等。

而这些新兴政党本身也有从绿到蓝不同的意识形态光谱分布,换言之,支持绿营的选民即便不投民进党,支持蓝营的选民即便不投国民党,也还是可以找到同光谱的新兴政党投票。

投票给新兴政党,除了对现有政党制裁与示警作用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民主制衡。以目前的选情来看,国会确实需要制衡力量,在区域立委,由于胜者全拿、非此即彼,会有“惜票”效应,为了防范最讨厌的候选人当选,所以只好把票投给虽不喜欢、但较有胜选的候选人,因此投给新兴政党,选民一般得考虑“当选机率”,这中间有一定的现实因素。

但在不分区立委则相对不会,席次是按比例分配。只要把原来投给二大党的票,拆给新兴政党,使其超过5%,就有机会一举达到教训主要政党、换血与制衡未来最大党的三大目标。

选民好好想想,过去二大政党在国会的表现是如何的不堪,对这二大政党,难道不该施以惩戒吗?而二大政党,也不要低估选民的不满,其最后的机会,就是好好的提出一份让人嗅得到改革气息、理念成分的“不分区名单”,并提出不是喊喊而已的国会改革主张。

否则,宁投西瓜,不投烂党,在总统与区域立委也许考量惜票,无法教训二大党,但不分区的这张票,却是选民教训与制衡这些摆烂大党,最重要的一根木棒。 (作者陈长文,为律师、法学教授)

【2015-10-24 中国时报 104-10-24】

农地十字路口 考验朱立伦的选择

长期以来,台湾民主发展正加速朝向劣币驱逐良币的方向发展,尤以国会的情况最为严重,不管在朝在野,有公心的立委经常处在英雄无用武之地;反倒是以权谋私的立委把持国政,摆烂的摆烂、关说的关说、护航利益团体的护航、搞密室分赃的搞密室分赃,让台湾百弊丛生。若说立法院是台湾沉沦的最大毒瘤,虽不中应亦不远。

而谁是这些劣币立委的最大靠山?非常讽刺的,是对手政党。 Read more

如果有一天医生告诉你…

“几个罹患罕见疾病的病友,为了怕不得好死,竟趁手指还能控制轮椅时,把自己绑在轮椅上,投湖自尽。”笔者反复阅读著,这画面令人鼻酸、久久不能自己。在文明进步、医疗发达的台湾,求善终却不可得,是多么讽刺而荒谬?

早在1976年、1983年,美国加州陆续通过《自然死法案》(Natural Death Act)、《预立医疗代理人法案》(Durable Power of Attorney Act),逐步建构医疗自主权规范体系;1991年时,美国联邦政府制订《病人自决法》(Patient Self-Determination Act),确立拒绝医疗权、预立医嘱的法律地位。极为重视“人性尊严”的德国等国家也有类似立法。

生命权未必可以处分,但过度强调生命权的绝对地位,反而造成自主权保障不足;上开外国立法例凸显了“生命权与医疗自主权,不该是冲突的紧张关系,而是一体两面的互补关系”,唯有具备自主决定的可能性,生命价值与主体性才能充分展现;因此,自主权应在生命历程的每一阶段充分实现。

2000年,台湾制订《安宁缓和医疗条例》,赋予“末期病人”自然善终的法源;2013年修法后更为完备,病人预立“意愿书”、最近亲属“同意书”、医师依病人最大利益出具“医嘱”,都可以“不施行、终止或撤除─心肺复苏术或维生医疗”。但本条例范围较小,主体不及于“非末期病人”,也不能拒绝包括人工营养、流体喂养及其他任何可能延长病人生命的医疗,以及照护措施。

不能感同身受吗?如果…有一天医生告诉你:“你得了早发性失智症…”。电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提醒我们,随着病程的进行,你的认知记忆功能渐渐失去、生理机能日益衰退、逐渐失去自理能力;最后,你无法沟通、认不出你的至亲,甚至只能长期卧床、大小便完全失禁,就这样日复一日,等待生命尽头的到来。

令人难过地,在台湾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在眼前发生。

基此,热爱生命和充满同理心的立法委员杨玉欣(三好氏远端肌肉无力症患者)参考外国立法例,与朝野立委提出《病人自主权利法草案》,放宽选择自然善终的适用对象,从“末期病人”扩大至不可逆昏迷、持续植物人状态、重度以上失智及其他重症者。

“病人失去表达能力时,往往就是争议发生时。”例如因重病或意外而陷入“救活将成植物人,但医师合理放弃治疗却可能触犯刑法”的窘况、“病人生不如死,但家属却迟迟下不了决定”的两难,经常造成医师与家属的纠结;不知是“延长生命还是延后死亡”的急救,更引发“医疗有效性”的质疑。令人难过的是,其实这样的场景天天都在医院发生。

这项《病人自主权利法草案》,以病人为主体,保障其知情、选择和决策权,也就是每个人在清醒时,都能随时“预立医疗指示”,依个人意愿安排未来的医疗选择,表达接受或拒绝维持生命治疗或其他医疗照护等相关权利。

当病人符合法定要件时,而医生又已做好专业判断后,尊重病人生前医嘱而放手,即可免除医疗机构或医师的急救义务,不成立刑法第15条不作为犯,并无刑法第275条加工自杀的问题;且医生仍可依专业判断施予急救、拒绝放手而转诊,不影响医生自主性。草案也许不能尽如人意,却是一帖救赎良方。

“人命关天”,天主教基于“生命神圣性”的维护,严格捍卫生命权的绝对地位;但虔诚天主教徒的加州州长布朗(Jerry Brown)却在这个月签署了《尊严死法案》允许特定条件末期病患获医师协助服药结束生命,他说:“我不知道在我饱受折磨的将死之际该如何抉择;但我确定的是,如果法案能够提供这样的选择,那将是一个心灵的慰藉;而且,我不会否认他人拥有那样的权利。”

相对于加州的“尊严死”法案,可望于本会期进行朝野协商的《病人自主权利法草案》尚非“积极”处分生命,在社会价值的光谱中应该处于较大公约数。基此,至盼朝野立委们发挥同理心,让兼容并蓄的台湾,注入更多的尊重,在这会期通过这项法案,让面对死生挣扎时的每个台湾人都拥有选择善终的权利。 (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5-10-19 中国时报 1041019】

【报导】陈长文:经贸开放 一定要走的路

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 记者杨万云/摄影
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 记者杨万云/摄影

(2015-10-17 经济日报 记者潘姿羽/台北报导)台湾经济面临保一困境,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点出,现在是要面对“开放与保护”的课题,并呼吁总统参选人均应提出国家经济蓝图,以及对服贸、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的看法。

理律法律事务所举办50周年系列研讨会。陈长文昨(16)日作系列研讨会总结时表示,非常认同前副总统萧万长在首场研讨会致词所说,开放是一定要走的路,因为开放才有机会,如果不开放就会停滞。 Read more

这样的国民党 还是倒了好

这样的国民党 还是倒了好

2016年选举,国民党在总统与立法院都陷入了极大的困局,笔者对国民党的表现(尤其是立法院)虽然颇有意见,但基于对两岸关系稳定的期待,原来还是比较倾向投给国民党。但最近的两件事,看到国民党荒腔走板的表现,实在觉得,不管是总统或立委,我的票已投不下去了,忽然觉得,这样的国民党,可能还是倒了好。

Read more

【罗智强自序】写不完的精彩――理律,丰富的台湾传奇

【罗智强自序】写不完的精彩――理律,丰富的台湾传奇

我喜欢说故事,因此,在谈《理律.台湾.50年》这本书的写作历程前,我想先说两个故事。

一位理律的退休同仁,回忆她刚进入理律时,就代表银行扣押了前南越总统阮文绍在一九七五年偕家人飞来台湾的座机。这架飞机,是阮文绍在西贡陷落后,乘坐来台的波音七二七,现在还陈列在新竹县横山乡的中华科技大学。她说她“当初吓死了”。这段回忆也成为一种“另类”的历史见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