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長文:「馬習會」遲來了

陳長文:「馬習會」遲來了
陳長文

在分治66年後,兩岸領導人將於新加坡見面;海基會首任秘書長、並於任內促成1993年新加坡「辜汪會談」的理律法律事務所長陳長文昨(4)日接受本報訪問表示,「『馬習會』 遲來了,應該是好事,現在來總比沒有好,值得肯定」。

陳長文是1990年代兩岸解凍的開路先鋒,曾任海基會秘書長、副董事長,為推動兩岸交流互動的老兵。對於即將登場的「馬習會」,陳長文認為「象徵意義將遠遠超過實質」;他解釋,所謂實質,是指雙方會面那短短一兩個小時所談出的成果;而象徵意義,則指全亞洲乃至全世界,都將看見兩岸雙方領導人會面、談話。

 陳長文細數兩岸近二、三十年發展,從80年代中後期開放探親、90年代某種程度開放投資、至2000年後歷經跌宕起伏,再到2008年開放大三通。他說,現在兩岸「輕舟已過萬重山」,兩岸領導人能有機會在第三地見面,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應樂見其成。

他認為,兩岸領導人早該見面,不認為本次「馬習會」會對台灣人民、民主帶來任何負面影響;他更表示,不論明年政黨輪替是誰當選,這次見面都有助兩岸將來發展。

對於兩岸未來,陳長文表示,兩岸當前成果來之不易,破壞遠比建設容易。他認為,對於陸方當前發展,不歌功頌德,但也不要唱衰低估陸方本事;要理解陸方在當前全球經濟局勢的現況,也要理解他們所面臨的困境。

陳長文指出,兩岸應該「講益,而不是談讓利」,大陸的發展確實有對台灣有利的部分,比如大陸快速驚人的經濟成長;另方面,台灣也應該思考,我們能帶給大陸方面什麼「益」,比如我們自解嚴以來的民主化過程、政黨輪替等,能為大陸改革轉型摸索提供借鏡及參考,相信這些大陸都清楚。

【2015-11-05 工商時報 104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