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长文:“马习会”迟来了

陈长文:“马习会”迟来了
陈长文

在分治66年后,两岸领导人将于新加坡见面;海基会首任秘书长、并于任内促成1993年新加坡“辜汪会谈”的理律法律事务所长陈长文昨(4)日接受本报访问表示,“‘马习会’ 迟来了,应该是好事,现在来总比没有好,值得肯定”。

陈长文是1990年代两岸解冻的开路先锋,曾任海基会秘书长、副董事长,为推动两岸交流互动的老兵。对于即将登场的“马习会”,陈长文认为“象征意义将远远超过实质”;他解释,所谓实质,是指双方会面那短短一两个小时所谈出的成果;而象征意义,则指全亚洲乃至全世界,都将看见两岸双方领导人会面、谈话。

 陈长文细数两岸近二、三十年发展,从80年代中后期开放探亲、90年代某种程度开放投资、至2000年后历经跌宕起伏,再到2008年开放大三通。他说,现在两岸“轻舟已过万重山”,两岸领导人能有机会在第三地见面,任何有理性的人都应乐见其成。

他认为,两岸领导人早该见面,不认为本次“马习会”会对台湾人民、民主带来任何负面影响;他更表示,不论明年政党轮替是谁当选,这次见面都有助两岸将来发展。

对于两岸未来,陈长文表示,两岸当前成果来之不易,破坏远比建设容易。他认为,对于陆方当前发展,不歌功颂德,但也不要唱衰低估陆方本事;要理解陆方在当前全球经济局势的现况,也要理解他们所面临的困境。

陈长文指出,两岸应该“讲益,而不是谈让利”,大陆的发展确实有对台湾有利的部分,比如大陆快速惊人的经济成长;另方面,台湾也应该思考,我们能带给大陆方面什么“益”,比如我们自解严以来的民主化过程、政党轮替等,能为大陆改革转型摸索提供借镜及参考,相信这些大陆都清楚。

【2015-11-05 工商时报 104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