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趋势观察 开放 台湾必走的路 陈长文谈社经环境变迁 

【2015-11-06/经济日报/A21版/经营管理】【潘姿羽】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谈起《理律˙台湾˙50年》,书中50个故事各有主题、背景,包含吸引外资、经济转型、资本市场发展以及发规松绑等,若要用一个精神概括,那便是“开放”。

理律法律事务所今年成立50周年,这数字不只代表理律的成长茁壮,也意味理律的历史,也就是台湾经济社会环境转型、变革甚至进步的历史。

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谈起《理律˙台湾˙50年》,书中50个故事各有主题、背景,包含吸引外资、经济转型、资本市场发展以及发规松绑等,若要用一个精神概括,那便是“开放”。

引入外资扮推手

陈长文表示,50年前,台湾为了拼经济,采用大量开放的政策,尽管牺牲了劳工权益、环保等面向,但也确实获得丰硕的果实。

台湾走向开放的过程,除了三七五减租、公地放领、耕者有其田等政策,1968年实施九年国民义务教育,提升教育水平并厚植国人人力素质,也力行金融和财政改革,并启动十大建设,这些都是多数国人可琅琅上口的历史。谈及这段闪亮的经济起飞时期,不得不提的是吸引华侨和外商投资所带来的贡献。

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后,面对战后百废待举的经济情势,有了劳力密集产业进口替代政策、出口导向与二次进口替代政策,其中扮演点火器角色的关键者便是外人投资,背后推手就是理律。

理律不只扮演外商来台的重要桥梁,代理外商来台投资设厂、设立公司与技术合作业务等,也经手许多指标性案件。跨国性药厂辉瑞(Pfizer)美国总公司于1962年在台投资设立公司,便是由理律经手。

陈长文表示,《理律˙台湾˙50年》一书的精神是“开放”,书中理律经手大大小小的案例在在凸显出社会必须开放的课题,引进外资、法律松绑、完善智慧财产权等,但被放在天秤另一头的“保护”也是贯穿这50年、且持续延续下去的课题。

陈长文说,辉瑞药厂欲来台投资时,本国制药业强力反对,甚至向立法院及监察院请愿,希望政府不要让“民族工业毁于一旦”,回到现今的社会来看,也面临同样“开放与保护”的挑战。

本土产业国际化

回顾理律50年,也可说是台湾经济转变的50年,1972年福特汽车来台投资,不只提高国内汽车工业水准,并带动我国引擎制造技术达到国际标准;1996年美商取得台湾飞碟唱片公司全部股份,推动华语流行音乐国际化,之后更名为华纳国际音乐,也就是大众现今熟知的华语音乐龙头公司。

之后也陆续有私募基金收购台湾上市公司、开放外资经营有线电视、全球大厂来台发行台湾存托凭证(TDR)等,但随着经济愈来愈稳定,国人面对开放可能带来的冲击也更担心。

陈长文表示,台湾曾是个相当开放的环境,投资、贸易是经济成长的重要动能,政府对外国投资的看法、态度,以及立法、行政机关做事方式,都会影响外资对台湾的看法,现在却为了保护而处处限制,导致经济停滞。

理律与台湾一起成长,也和经济一同发展、转变,曾经手台湾指标案件、参与专案。陈长文指出,社会大众必须体认到一件事情,开放是一定要走的路,只有开放,台湾才会有机会。

【2015-11-06 经济日报 104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