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的「那一刻」 一切都值得

筆者昨天獲頒星雲真善美新聞傳播貢獻獎,榮幸卻更感意外與心虛,和其他獲獎資深新聞傳播人相比,我並沒有多特別貢獻。不過,當我轉念想,有些觀察與讀者分享。

這個「例外」的頒獎,與其說是頒給我個人,不如說是顯示了「傳播」工作的包容性,並不以刻板的職業身分去界定傳播,而是從所做的事去賦予「傳播工作」更大的廣涵性。

亦即,只要一筆在手、或手機、網路,願意持續對社會貢獻淺見、推動正向改變,那麼人人都是廣義的新聞人傳播人,也是擔當社會正義的守門人、時代進步的推動者。

在許多外行人中,由我代表得獎,我想這跟我的個性與工作角色有關,我是一個「雞婆的法律人」,法律幾乎和所有面向都相關,而法律工作必須秉持同理心,每當看到問題、不足、兩難,就會想找出解決方案並改善規則。

從我廿八歲、一九七二年完成學業返國教書、執業,就透過報章投書提出建言,迄今數百篇。個人淺薄心得是,不要怕力單筆薄,覺得對的事,說就對了。不是每件事,我們都能促成改變,但只要不停發聲,耐心而不輕看自己的聲音,今時今刻言所當言的勇氣,將會是顆種子,在未來結成真善美的果實。

當然,我必須坦承,有些意見我受限於自己有限的智識,未必成熟得當;有些我認為重要的意見,屢屢發聲也不得回應。但是,只要有一次好的意見建議被接納,因而幫助人們脫離不公、弱勢獲得關注,那麼不管有多少篇文章石沉大海,為了這點滴的改變,一切都值得。

比方說,我一直記得,二○○七年當我看到許多背債兒因為民法繼承篇幾十年來不合理的規定,要被意外天降的巨大債務壓毀一生,我投書的第二天,就接到當時正參選總統的馬英九先生來電,他決定把修法列為政見,而二年後,他兌現了政見。那一刻,就是讓一切事情都值得的一刻。

我相信這也是所有努力發掘真相、聲討不義、促成進步的新聞人,所以不畏艱難、堅守崗位的的最大動力。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而新聞工作者就是社會最大的防腐劑。如果大家願意審視現代國家的許多進步,就會發現,大多時候,並非掌握權力的人自發的帶動改變,來的並不理所當然,而是新聞工作者透過手中之筆、掌中之鏡,拉深視角、監察不公、糾舉不法,進而帶動風潮,促使權力者彎腰傾聽、實踐改革。

為著更多的「那一刻」,我會繼續狗吠火車,我相信,所有的新聞人也是,我期許,每一個人都是。(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5-12-14  聯合報 104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