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新闻稿: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呼吁优先完成《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立法

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于本年十二月二十日会员大会通过陈长文等理事提案,呼吁政府及新国会于2016年第九届国会新议期优先完成《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立法。

该会表示,我国自2009年以来透过“公约施行法模式”已完成六大重要多边公约之国内法化,值得肯定。惟由联合国保存而具代表性之多边公约逾五百项,我国迫切需要系统性、持续动能之制度化机制,以国家策略性全观面向循序接轨。为此,行政院于2014年8月颁布《行政院所属各机关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作业要点》宣示决心,但行政规则欠缺明确法定任务、预算人力的规划保障,难以恶补我国遗落四十年之接轨工程。鉴于此,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全体会员呼吁政府及新国会于2016年第九届国会新议期优先完成《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立法。

中华民国国际法学会并进一步表示全体社会大众应注意下列台湾当前面对的挑战:

  • 超国界法治时代,台湾法规国际化不足影响软实力及长远发展。

联合国2012年法治宣言揭示:“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面对人类共同挑战、全球化趋势,超国界法治已为现代国家之基础软实力。

由各国普遍参与,经过立法完成的多边公约体系,由联合国保存、公认最具代表性者就超过500件,不仅反映当代的国际法规,也预告未来世界秩序的走向;例如今年底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缔约方会议所通过之新协议,深切预示全球经济发展的典范转移方向。我国若能融入多边公约的制定,必能提升我国法制格局和人民视野,亦有助永续发展。

然而,自我国逾1971年退出联合国后,即被剥夺了参与、制订多边公约之资格。导致在全球合作发展趋势下,我国法制与全球法律规范的接轨工程严重落后,国际法及超国界法观念与实务,在我国立法、行政、司法部门,乃至于产官学界亦未获足够重视。主因之一,是缺乏国内法律机制以跟进国际规范的发展。

经贸为我国生命线,是以我国对加入区域经济整合相关协定有迫切危机感,以免沦为全球经贸孤岛;相较下,我国对于在超国界法治长期边缘化之困境,重视不足,恐不利我国发展亚太枢纽地位之愿景。

  • 现行条约转换机制之不足

鉴于《中华民国宪法》第141条所揭“尊重条约及联合国宪章”、促进国际合作、维护国际正义与和平之精神,我国政府多次宣示主动参与国际社会、接轨多边公约之决心。现行条约转换机制例如:

  1. 于个别立法,参考引进多边公约精神及规范。例如因应《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2015年新协议,而于今年制订的《温室气体减量及管理法》。但此作法不利法规范无缝融合,适用公约时易生不确定性,国际社会不易简明理解我国遵循之决心程度。
  2. 相较下,我国2009年以来,马英九总统与国会积极推动由“公约施行法模式”完成了包括两公约(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六大重要国际公约的国内法化,清楚昭示的作法获得国际与国人高度肯定,引入国际法规活水,对我国法治及司法改革深有促进。惟此模式,仍缺乏系统性、制度化与持续的动能。
  3. 此外,外交部所提案之《条约缔结法》已于今年完成立法于7月施行,但该法第11条并未解决问题。
  • 制度建立-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

鉴于现行作法的不足,我国实需要一套常态性、制度化、维持动能之通案性接轨机制,对内可盘点式升级我国法规,对外清楚昭示我国善尽决心。是以,国民党、民进党政府执政时,皆曾对国内法化机制进行研究。

其中,本会前理事长陈长文教授于2009年倡议制订《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草案)》(下称《条例》,【附件一】),以确保在我国“重返”联合国之前,政府机关“暂时”依法定职掌及人事预算,(1)即时监测全球重要多边公约进度、掌握国际规范形成动态,(2)设置系统性平台与民间分享资讯、以培养促进产官学界充分接轨超国界法治而厚植我国软实力,(3)政府并及时选择“对我国融入国际不可或缺”之多边公约进行国内法化。法务部2009年委托《国际公约内国法化之实践》研究案结论,亦认为此方案可行。

在完成立法前,行政院于2014年8月重申接轨多边公约决心的同时,采纳《条例(草案)》精神先行颁布《行政院所属各机关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作业要点》【附件二】,此咸为我国法制国际化之重要一步。但本会认为,《要点》位阶仅为行政规则,欠缺明确法定任务、预算人力的规划保障,仍应尽速优先立法,以恶补不足。

宏观而言,虽然两岸关系因马英九政府务实作法有所回温,今年更举行马习会,但两岸对台湾在国际政治的定位仍有歧见,我国在国际社会的“形式参与”上是否可望有大幅进展,仍待观察与努力。但这不但无碍我们主动的以落实重要多边公约的方式参与国际社会,甚至正因为形式参与的困难,我们更需要一套将多边公约国内法化的法律机制。

因此,本会呼吁,在明年2月新国会开议后,马总统与国会朝野能把握时间尽速完成《条例》的立法,让台湾法制接轨国际工程能“事半功倍”加速前行。

附件一:《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草案)》

附件二:《行政院所属各机关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作业要点》

 

新闻联络人:蔡沛伦执行祕书(手机号码:0912222188;电子邮件信箱:info@csil.org.tw

《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暂行条例(草案)》

第 1 条 (立法目的)

基于宪法141条要求,考量两岸关系,在中华民国未重返联合国前所做的特殊安排。

第 2 条 (工作事项)

中央各机关应依本条例促进多边公约内国法化。

第 3 条 (多边公约范围)

本条例所称多边公约,系指下列列国际书面协定:

一、由联合国秘书长担任保存人的多边条约。(约五百件,是当今最重要的多边公约,有些尚未生效)

二、由瑞士政府担任保存人的多边条约。(主要是与国际人道法红十字会相关的多边公约)

三、其他公认内容重要者。(例如国际法委员会通过的草案)

前项第三款由外交部报请行政院核定之。

第 4 条 (主办单位之确定)

前条多边公约原则由外交部主办,但公约之内容具专门性、技术性,经行政院核定后,由主管机关主办。

第 5 条 (协办单位之协助)

主办单位之多边公约,其内容涉及其他机关之业务者,主办单位应就该案件随时与有关机关联系,或请其派员参与。

第 6 条 (主办单位任务)

主办单位工作如下:

一、汇整多边公约正本,定期出版。

二、汇整相关缔约资料。

三、提供报告多边公约实施情况之有关资料

四、观察多边公约的发展与生效。

五、解释疑义

六、确认国内立法之必要性

七、协助立法院立法

第 7 条 (主办单位协助立法)

主办机关于多边公约立法前,得先就公约之立法方式,与立法院相关委员会协商。

第 8 条 (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方式)

多边公约立法方式,以下列两种方式之一为原则:

一、施行法

二、另订专法。

第 9 条 (施行细则)

多边公约国内法化施行细则,由外交部定之。

第 10 条 (施行)

本条例自公布日施行。

《行政院所属各机关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作业要点》

订定时间:中华民国103年8月5日

  • 为落实宪法尊重条约及联合国宪章之精神,并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之目的,俾利行政院所属各机关处理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之程序有所依循,特订定本要点。
  • 行政院所属各机关对与其主管业务有关之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有国内法化之必要者,依本要点处理。
  • 本要点所称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指三方以上缔约主体所签订之国际书面协定,并受国际法拘束之文件,不论其载于一项单独之文书或多项文书内,亦不论其名称及方式为何。
  • 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之处理程序,由相关业务之主管机关主办。

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之内容涉及二个以上主管机关业务者,应经相关主管机关共同报请行政院指定其中一机关主办。

  • 主办机关办理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程序时,条约及协定内容涉及其他机关业务者,主办机关应随时与各该机关联系,请其表示意见或派员参与。
  • 主办机关办理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程序之准备工作如下:
    • 蒐集、分析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之发展与缔结过程相关资料。
    • 精确掌握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之宗旨与内涵;翻译为中文者,应使用国人可了解及符合法制之用语。
    • 汇整并研析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之实施情形。
    • 完整评估采行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对国内各界产生之影响与冲击及我国参与之可行性。
    • 研议采纳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之范围及其国内法化之方式。
  • 主办机关办理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程序,依该条约、协定之目的及内容,得采取下列方式办理:
  • 修正相关主管法规之规定。如涉及其他机关主管法规者,并应通知其他机关研议修正。
  • 制定该条约之施行法。
  • 制定专法。

主办机关办理前项多边国际条约及协定国内法化程序时,得先就其所择定之方式,向立法院相关委员会进行沟通及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