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不是美国的乖乖牌

图撷自马英九总统脸书
由于大陆与美国在南海的角力,以及菲律宾就南海争议提请国际仲裁,并将我国有效治理的太平岛矮化为岩块,中华民国在南海的主权立场受到国际关注。政府强力申张主权,非常重要。

主权宣示为何重要?我们不妨从台日钓鱼台主权争议来检视。

过去数十年来,台湾和日本由于在钓鱼台的主权主张冲突,因此在邻近海域上冲突不断,自古即习于在该海域作业的台湾渔民时遭日方驱逐、甚至扣船,其衍生的纠纷不但伤害台日邦谊,也经常让台湾民情激愤。

在这一场海疆角力中,日本居于优势,更让台湾尴尬的是,美国在牵制中国大陆优先的战略思考下,钓鱼台问题上一直是倾向日本的,即便在李扁主政时期,采取反中亲美日的作法,也没有办法得到美国的半分青眼。

但马英九却把这看来悲观无解的不可能任务解决了。攻读博士时即研究钓鱼台问题的马英九,凭著对钓鱼台问题的专业,发挥了“知识报国”的力量,发表了极富建设性创议的“东海和平倡议”,“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和平互惠、共同开发”的诉求,获得国际社会的瞩目与认同,接着,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台日竟能秉著该倡议的精神,签署了“台日渔业协议”,解决数十年的渔业争议,缔创了解决国际纠纷的难得范式。马英九也因此获得了艾森豪和平奖。

这个和平奖不只是形式的,其对台湾渔民的造福更是直接明显。黑鲔鱼的捕获量,在签署协议后的一年,大增了三点五六倍,而原本一年有十几艘台湾渔船会受到日方干扰,二○一三年只有一艘。

这些“成果”的基础,一是马英九运用了他的国际法专业,二是马总统坚持钓鱼台主权。如果,马总统和李登辉前总统一样,主张钓鱼台是日本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因为主权都放弃了,那有资格去争取渔权?

南海问题也有诸多类似,菲方利用中华民国缺席的“南海仲裁案”,想要以片面资讯,把太平岛从自然岛屿“降格”为岩块,若这一个诉求成立,原本太平岛可主张的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将变成只能主张十二海里的海权。海域权利的主张面积,将从十二万六千平方海里,巨幅缩小为四百七十平方海里。

马总统深知个中关键,在脸书贴出了“便当照”,那是国际法理战的延续,因为便当中的清炒秋葵、山苦瓜、丝瓜等作物,都是在太平岛上种植的。他还放了四个装着太平岛水井水样的玻璃瓶,这些都是要强调太平岛是有作物、有水源的天然岛屿。

在东海问题的处理过程中,台湾并没有当美国的“乖乖牌”,唯美国之命是从,但结果呈现世人后,仍可以获得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肯定。同样的,在南海问题上,即便美国一时不认同我方的立场,但我们坚持和平,就必须成为一个建设性的参与者,而要能成为建设性的参与者,就必须坚守主权立场,否则没有主权的基础,就没有所谓“搁置争议”,更不必提“和平互惠”与“共同开发”。

简言之,东海问题的成功经验,也是南海问题的解决指南。

陈长文/法学教授(台北市)

 

【2015-12-21 联合报 民意论坛 104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