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元教授反映大学教育危机

1972年笔者完成学业返国任教,除了头2年在政大专任教职,其余40多年均在法律学院所担任兼任教职,这40多年的专、兼任教职,是笔者除公益服务、律师职业之外,人生最大的礼物,透过这一份40多年的教育工作,笔者常觉得,我不只是老师,更是学生,在教学中和年轻的学子互动,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人生导师。

也因此,看到中兴大学征聘0元兼任教师的风波,心中甚有感慨。

在大学教育中,专任和兼任其实存在着互补性,长期专任的教师,一辈子专事学术研究与教学,在理论功夫上着墨甚深,可以协助学生打好知识的基础,但兼任教师往往来自五湖四海,浸于实务、长于应用,可以帮助学生增广见闻,活用知识。

一个完整的、周延的大学教育,应该是理论为底,实务为用,理论与实务并重。专任与兼任教师在大学教育都非常重要。

但中兴大学征聘0元兼任教师的做法,却反映了大学教育在台湾的几个危机。

首先,从事件的直接结果论,中兴大学的做法,对于兼任教师的经验,当然是缺乏尊重。其实,现在兼任教师的待遇本极微薄,1小时的钟点约600元到800元。如有一些从北部到中部兼课的教师,上2小时的课,钟点费拿去贴高铁等交通费可能都不够,换言之,对许多兼任教师而言,已经是“教热情”的了,薪水本已不是应聘的主要考量。但微薄归微薄,终究仍是一种形式上的尊重与尊敬。连这形式上的尊重与尊敬都免了,确实过头了。而且,也等于做了对专业人士的专业与实务价值轻率否定的负面示范。

但笔者也相信,若不是由于大学财政窘迫与制度僵化等结构性因素,大学校方应也不至于“出此下策”。也因此,除了抨击招聘0元教授的现象外,也应检讨这个结构性的问题,日前东吴大学林三钦教授的文章“松绑管制、尊重知识,别再0元教授了”即一针见血的点出了大学人事与会计制度僵化,让大学在兼任教师在聘任上绑手绑脚,是0元教授这个荒谬现象会出现的结构因素之一。

这些“只为防弊,不求兴利”闭门造车的僵硬规定,绑死了大学的弹性,也绑死了大学教育多元化吸引师资,以增广学生视野的最初理念。种种违背教育精神、教育目的的荒谬现象也因此而生。

一个不合时宜的死规定,就足以绑死一所优质的大学,0元教授,已是台湾高等教育不合理规定的末梢现象,政府焉能视而不见?要知道,绑死了大学教育,毁伤的是台湾人才培育的最重要摇篮。(陈长文,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5-12-24 中国时报 104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