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元教授反映大学教育危机

1972年笔者完成学业返国任教,除了头2年在政大专任教职,其余40多年均在法律学院所担任兼任教职,这40多年的专、兼任教职,是笔者除公益服务、律师职业之外,人生最大的礼物,透过这一份40多年的教育工作,笔者常觉得,我不只是老师,更是学生,在教学中和年轻的学子互动,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人生导师。

也因此,看到中兴大学征聘0元兼任教师的风波,心中甚有感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