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長文憂心…兩岸民粹 情緒在升溫

「選舉結果出爐,這一晚,我沒有失落,但有點憂心,主要在兩岸問題上。」長期關注政局的政大法律系教授、理律法律事務所長陳長文感嘆,憂心是為兩岸的民粹情緒正在升溫。

陳長文舉周子瑜事件為例,分析兩岸關係說,周子瑜並沒有說什麼帶有政治性的話,卻成為兩岸民粹情緒的祭品,「這種民粹升高現象,會對執政者產生綁架效果」,對台灣如此,對大陸也一樣,這將使得新的主政者,在處理兩岸事務上更加困難。

陳長文表示,這一點贏得勝選的民進黨要負相當責任,因為台灣的反中、仇中氛圍高漲,民進黨過去有著推波助瀾的作用。國家的情緒和人的情緒無異,「當我們把鄰居當成仇人,你就很難期待,對方會把我們看成朋友。」

他表示,接下來的觀察重點在:「蔡英文有沒有將反中民粹踩煞車的能力,有沒有擁有以和平為優先的抗壓性,去引導深綠支持者,不要採取過激行動」,而不是受深綠反中情緒引導,讓兩岸走向衝突對立。

以他個人對蔡英文的觀察,他認為,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八年,看來個性沈著不外露,底蘊比陳水扁深厚,應不致回到扁不成熟的做法。

選情紛紛擾擾,是否有世代價值觀認知差異的現象?滿頭花髮、公私兩忙的陳長文,依舊以一貫冷靜平緩的態度分析,但可感受到「老一代」三年級生對未來的關切。

「這次選舉與其說國民黨輸,不如問為什麼民進黨會贏」,他表示,國民黨輸在老態龍鍾,步履蹣跚,輸在吸引不了別人,自己也挖不出東西來。選前大家已可預知結果,氛圍與以往大不同。

「分的力量總是比合的力量要大。」陳長文表示,在政治動員上尤其如此,道理很簡單,如果你是人民的仇人、是敵人,那麼「道理」這一件事,將不再適用於你,也不適用於我。不適用於你,意謂著,不管你做對做錯都沒有用。而「我」是自己人的時候,我就可以對所有的「道理」免疫,這就是權力絕對化的開始。

他認為,到最後受害的是人民。因為當三年級生和七年級生被切分為我群與他群,「當藍的與綠的都標籤為敵我,大家所有力量都只能用於內鬥,城市建設、國家願景、人與人的尊重,也將化為煙塵」。

「能解鈴的只有人民自己」,陳長文強調,「政治人物看不透這帖分化與撕裂的咒語,台灣就只能永遠被封鎖在一個自我消耗的結界中」。

【2016-01-18 聯合報 105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