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結台灣 第一步雙英和解

巧合的,蔡英文以馬英九上次的得票六八九萬票當選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恭喜祝福她。蔡英文說要當「團結台灣的象徵」,要促成藍綠和解。那麼,我建議蔡英文第一個和解的對象是:馬英九總統。

從與馬總統和解開始,把台灣從分的力量,導引為合的力量。

說來無奈,分的力量,總是比合的力量要大。在政治動員上尤其如此。但最後,受害的是人民。因為當三年級生和七年級生被切分為我群與他群,當藍的與綠的,都標籤為敵我,大家所有的力量都只能用於內鬥,城市的建設、國家的願景、人與人的尊重,也將化為煙塵。

這個情形,能解鈴的,應該是即將掌握權力的領導者,那就是蔡英文,而最難的功課,往往是最大的關鍵,她要如何變成「最會溝通的總統」?她要如何成為「團結台灣的象徵」?這個關鍵者,其實就是馬總統。

雖曾有民調說馬總統只有九%。但九%的人民也是台灣人民,何況這所謂的九%其實是誇張,馬總統至少仍有二成擁護者,隨著時間推移,蔡英文要維持現狀,多少都必須承續馬英九路線,這將讓馬英九低水位的民調,會隨著時間慢慢提升。

所以,向馬英九和解有二個積極作用,一是表達最大誠意,顯示蔡的和解不是說說而已;二是讓馬成為未來蔡最困難的兩岸溝通的潤滑劑。

在內部和解後,台灣才有機會進行兩岸和解。目前看來,兩岸的民粹情緒都有可能升溫,像最近的周子瑜事件,其實周子瑜並沒有說什麼帶有政治性的話,但她卻成為兩岸民粹情緒的祭品。這種民粹升高的現像,會發生對執政者的綁架效果,對台灣如此,對大陸也一樣,這將使得新的主政者,在處理兩岸事務上更加困難。

這一點贏得勝選的民進黨要負相當責任,因為台灣的反中、仇中氛圍之高漲,民進黨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當我們視對岸為仇,罵之反之,你就很難期待,對方會把我們看成朋友。所以,接下來的觀察重點在於,蔡英文有沒有將反中民粹踩煞車的能力。她有沒有辦法擁有以和平為優先的抗壓性,去引導深綠的支持者,不要採取過激的行動,而不是回過頭來,受深綠的反中情緒引導,讓兩岸走向衝突對立的惡性循環。

當然,最重要的和解力量來自於人民自己。必須穿透政治人物分化與撕裂的咒語,督促領導人實現真正的和解,否則,台灣就只能永遠被封鎖在一個自我消耗的結界中。

人民能不能自我成長,就事論事,養成理性討論問題的自我期許,不因對象是藍是綠就採取不同標準,是台灣走出分化,破除政治結界的關鍵。

英國哲學家羅素說:「在我們批判別人之前,先要有一種『假設的同情』。」對不同意見,我們要先用同理心去理解,在那不同意見中有些什麼內容是可以同意或相信的。只有到了這個時候,才可重新採取批判態度;但現在我們進行的批判,用的是那種回頭批判自己的意見的心態與自謙。

如果,大家能學會這樣的一個論事的態度,台灣就會有更多聚合的力量,推動我們前進,而不是互相綁架,讓彼此都不能前進。

【2016-01-19 聯合報 105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