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台湾 第一步双英和解

巧合的,蔡英文以马英九上次的得票六八九万票当选中华民国第一位女总统,恭喜祝福她。蔡英文说要当“团结台湾的象征”,要促成蓝绿和解。那么,我建议蔡英文第一个和解的对象是:马英九总统。

从与马总统和解开始,把台湾从分的力量,导引为合的力量。

说来无奈,分的力量,总是比合的力量要大。在政治动员上尤其如此。但最后,受害的是人民。因为当三年级生和七年级生被切分为我群与他群,当蓝的与绿的,都标签为敌我,大家所有的力量都只能用于内斗,城市的建设、国家的愿景、人与人的尊重,也将化为烟尘。

这个情形,能解铃的,应该是即将掌握权力的领导者,那就是蔡英文,而最难的功课,往往是最大的关键,她要如何变成“最会沟通的总统”?她要如何成为“团结台湾的象征”?这个关键者,其实就是马总统。

虽曾有民调说马总统只有九%。但九%的人民也是台湾人民,何况这所谓的九%其实是夸张,马总统至少仍有二成拥护者,随着时间推移,蔡英文要维持现状,多少都必须承续马英九路线,这将让马英九低水位的民调,会随着时间慢慢提升。

所以,向马英九和解有二个积极作用,一是表达最大诚意,显示蔡的和解不是说说而已;二是让马成为未来蔡最困难的两岸沟通的润滑剂。

在内部和解后,台湾才有机会进行两岸和解。目前看来,两岸的民粹情绪都有可能升温,像最近的周子瑜事件,其实周子瑜并没有说什么带有政治性的话,但她却成为两岸民粹情绪的祭品。这种民粹升高的现像,会发生对执政者的绑架效果,对台湾如此,对大陆也一样,这将使得新的主政者,在处理两岸事务上更加困难。

这一点赢得胜选的民进党要负相当责任,因为台湾的反中、仇中氛围之高涨,民进党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当我们视对岸为仇,骂之反之,你就很难期待,对方会把我们看成朋友。所以,接下来的观察重点在于,蔡英文有没有将反中民粹踩煞车的能力。她有没有办法拥有以和平为优先的抗压性,去引导深绿的支持者,不要采取过激的行动,而不是回过头来,受深绿的反中情绪引导,让两岸走向冲突对立的恶性循环。

当然,最重要的和解力量来自于人民自己。必须穿透政治人物分化与撕裂的咒语,督促领导人实现真正的和解,否则,台湾就只能永远被封锁在一个自我消耗的结界中。

人民能不能自我成长,就事论事,养成理性讨论问题的自我期许,不因对象是蓝是绿就采取不同标准,是台湾走出分化,破除政治结界的关键。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在我们批判别人之前,先要有一种‘假设的同情’。”对不同意见,我们要先用同理心去理解,在那不同意见中有些什么内容是可以同意或相信的。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可重新采取批判态度;但现在我们进行的批判,用的是那种回头批判自己的意见的心态与自谦。

如果,大家能学会这样的一个论事的态度,台湾就会有更多聚合的力量,推动我们前进,而不是互相绑架,让彼此都不能前进。

【2016-01-19 联合报 105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