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改革 从正副院长选举做起

剩不到两周,立法院开议的第一天,一一三位立委将互选出第九届立法院正副院长。这不只是民进党有望首度取得院长大位,也是国会改革的试金石。

根据《立法委员互选院长副院长办法》规定,正副院长之互选应分别举行,因此,以往作为国会多数的国民党,可以在两场投票中分别囊括正副院长,让第二大党民进党始终无缘获取副院长职位。而且,由同党立委担任正副院长,可能也是造成副院长角色相对不受重视的原因之一。

比较德国联邦议会及日本众议院的运作,正副议长多由多数党、主要反对党分别出任,而不会由多数党“整碗捧走”。这不仅可以凸显正副议长的中立性,也让国会运作更公平顺畅,可作为我国国会改革第一步的重要参考。

因此,若能修改上述互选办法,将正副院长合并一人一票互选,并由第一高票者担任院长、第二高票者担任副院长,可望能让正副院长由不同党籍的立委担任,促进议事和谐。本次互选虽然必须依照旧办法进行,而无法采取上述模式,但也可以比照日本众议院的运作,民进党不提名副院长人选,由他党提名互选。

就人选的建议而言,目前浮上台面竞逐院长的人选,大多是政治背景出身,娴熟议事与立法院运作。考虑到台湾未来的经济以及两岸与国际经贸的发展,或许由具备经济、财经专长的立委出任副院长,可有助于相关立法的加速推动。

而在投票方法上,相信多数民众都还记得二○一四年地方议会选举时,蔡英文主席公开呼吁党籍市议员亮票,违者以党纪处分。在这次的立法院长互选中,也可能面临相同问题。

其实,“人事案不记名投票”制度的本意,是希望民意代表能够独立行使投票权,免于行贿、威胁者“验收”成果。但已出现不少的呼声,认为民意代表的所有投票决定,都应该摊在阳光下检视。因此,是否保持“人事案不记名投票”并非不能讨论。

重要的是,以往蓝绿两党在不同事件中,对于“是否亮票”的主张反复,只问当时的自身利益。因此,新国会正副院长的互选,是否能够立下标准,并在未来的人事案投票中一以贯之,也是看点之一。

在大选以前,社会已对国会改革表达强烈的呼声,如何制定新的国会规则,使国会运作正常化,是立法院必须首要处理的问题。社会当然期待从立法院正副院长的人选及互选过程中,看见各政党的改革决心。民进党廿日中常会宣布“议长中立化”的三不原则:正副院长应不参加政党活动、不担任党职、不参加党政会议。这确实是一个自制、值得肯定的表现。期待民进党在未来能够坚守此原则,并推动改革,让立法院成为真正的“人民的国会”。(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6-01-23 联合报 105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