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让国会副院长 促进朝野团结

▲民进党已协调出苏嘉全角逐立法院长。(图/记者张语羚摄)

立法院开议在即,各界关注立法院正副院长人选的同时,也关心民进党在选前“不会整碗捧走”的承诺。

例如,1月22日苹果日报社论认为美国新任总统上任百日“即时行动、实践政见”的经验值得效法,提醒“蔡的第一炮就在立院,要表现的有效能、有高度、有胸襟气魄”,倡议促成立法院正副院长由不同政党出任。随着立院即将开议,26日苹日社论再以〈蔡英文赶快觉悟〉紧促呼吁“蔡若真的推动大联合政府,将国民党及蓝营的声音放进去,执政阻力当然会小很多。”以免国会重陷对立焦土。

据报导,民进党黄伟哲等新届立委受访时皆开放表示,“非同党籍的副院长人选”可以讨论。然而,民进党至今未曾正式回应。不知党内是否曾正视此议?

回顾过去,除了第六届国会由亲民党立委出任副院长,国民党向来全揽正副院长宝座;因此当国会首次政党轮替,民进党席次过半时,被要求礼让少数党,党内人士难免觉得“委屈”。但若民进党能以退为进、有容乃大,岂不是能够在往后国会改革的龃龉之处,取得更好的斡旋空间?也宣示大联合执政的诚意。

长远来看,民进党承诺建构“新政治”改革国会,自当从制度面思考。如笔者1月23日投书联合报〈国会改革 从正副院长选举做起〉所提,德国联邦议会及日本众议院,正副议长多由不同党籍出任;对我国来说,一来也许有利国会生态朝多元民主健康发展,二来副院长角色也许更有发挥空间。

▲蔡英文表示,民进党胜选后须“谦卑、谦卑、再谦卑!”(图/记者李钟泉摄)

如今,民进党已协调出苏嘉全角逐院长,在民意对国会改革的迫切期待下,苏将成为什么样的立法院长?有媒体记者分析两种可能,一是“虚位”议长,落实议长中立化,但议事运作、法案协调仍落在党团总召这大党鞭(可能为柯建铭)身上,二是成为执行蔡英文意志的“权力代理人”,让“国会议长中立化”和“党团自主”沦为惑众口号。这两种可能都有其副作用,就算非民进党或蔡英文的初衷本意,然而在权力滋味考验人性的过程中,其副作用却很可能浮现并扩大失控,民进党别轻忽2000年首次执政的痛苦教训。若副院长由不同政党出任,多少能发挥权力防腐剂作用,让人民对多元代议政治恢复更多的期待。

目前确定角逐副院长的立委只有两位,民进党的蔡其昌、国民党团所提名的曾铭宗;若民进党愿意礼让以奠定国会良例,曾铭宗是唯一的不同党派人选。曾铭宗虽是第一次任立委,但一来行政经验丰富,金管会主委任内,致力金融机构整并以提升产业效率、活络并健全资本市场体质与机能、处理不良保险业者、为金融业打亚洲杯布局,务实与沟通能力颇获好评;若出任副院长,对于财经政策未竟全功之处,可从立法端敦促国会重视并改善。二来出身技术官僚、党政色彩较淡,应是各党能接受的人选,也能尝试从立院运作中摸索、善用副院长一职的功能性角色,并避免埋下不同党籍正副院长在政治上对抗的隐忧。总体评估,此作法应有利我国民主发展。

要如何成为史上最会沟通的政府,做到“谦卑、谦卑、再谦卑”,“礼让在野党人选出任副院长”或是民进党不宜错过的一著好棋!(文/陈长文 法学教授、律师)

【2015-01-30 Ettoday新闻云 云论 104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