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改革上路 国民党还在内斗

选后的台湾政治仿佛分裂成二个平行时空。民进党方面,苏嘉全与蔡其昌在党团无异议支持下,当选立法院正副院长;可看出民进党与蔡英文在实践选前改革承诺的共识下,对全面执政的勃勃雄心与团结朝气。国民党方面,却仍在败选阴影中“新亭对骂”,内部砲火齐射,这厢数落四大罪人、那厢砲打辅选干部,世代间砲轰究责,有心者环绕党主席补选议题不断放话,排洪不排洪、谁当选就出走,被选前就发酵的失败主义完全笼罩,还未展现称职在野党的样貌。

民进党方面,苏嘉全依照民进党选前的改革主张,宣示并实践国会正副议长中立化三原则,不参加政党活动、不任党职、不参与党政协调平台。这将带来诸多重要意义,可能大幅改变立院运作逻辑并活化国会生态。

先从纯正面意义来看,议长中立化意谓著议长的政治色彩至少在形式上显著降低,等同宣告王金平的强势院长时代的结束。新议长不太可能如过去一般,以几人意志透过密室协商主导国政大局,获得与其角色不相称的影响力,而将回归议长在宪政的原初定位、大幅被限缩在议事协调功能。

蔡英文与民进党不仅开创一个新的国会议政惯例,也承诺将其法制化,这一改革成就是马英九与国民党过去没能做到的,应该获得掌声,期望后续真能带动立院效能进入良性循环。

另一个影响是,蔡英文执政下行政权对国政主导性,有机会远胜马政府。因为立法院议事运作正常化透明化后,行政权只要拿出有合理充分论述依据的法案、适当沟通,那么过去马政府法案在立法院严重卡关的窘境,新政府发生机会应大幅降低。

强势的行政权发挥政府效能,有助今日面对困局的台湾;但强势也易让人轻忽沟通而埋下隐忧,相对增加恣意滥权机会,需各界观察监督。而其中最重要的监督角色,一是国会席次遽降至卅五席的最大在野党国民党,二是担当第四权角色的媒体。

然而,这二个部门到目前的表现都不让人满意。国民党就不说了,惨败似乎没有帮国民党触底着陆,内部改革辩论的声音在内耗中被稀释,大有树倒猢狲散的末日氛围。但媒体也似乎把心思全放在看国民党惨状的热闹,似忘了一个超级权力者即将登台,该转移目光、好好监督民进党提出改革议程的时候。

这二个不同的平行时空,也反映二大党不同功课。笔者期待,民进党能落实“民主进步”,蔡英文实现承诺成为一个强势但谦卑,能够容纳异音、有效沟通的新领袖;更期待国民党赶紧振作、告别失败主义,领袖人物拿出大格局对话,对内把握良机彻底重建,对外当个争气的在野党,不要再让人看笑话了。(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6-02-03 联合报 民意论坛 105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