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228日籍受難者,將輸掉我們的心嗎?

▲228首位外籍受難者!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賠日人遺族600萬元。

二二八事件69週年前夕,能否出現第一起外籍受難者家屬賠償個案?這是我國轉型正義及法治成熟度的一次檢驗。

據報載,2013年二二八基金會原認定1947年失蹤的日籍男子青山惠先為受難者,同意賠償家屬。但主管機關內政部指示拒賠,基金會因此駁回申請。其子青山惠昭因此跨海訴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2月中旬宣判,基金會須賠六百萬元。二二八基金會今日(2月24日)下午董事會將決定是否上訴。

基金會是否上訴?關鍵在內政部官派代表的態度。內政部主要反對理由為,《二二八事件及賠償處理條例》未將外國人列為賠償對象,兩國間也沒有《國家賠償法》「平等互惠」先例,且我國民向日本求償例如台籍慰安婦案均未受償。

首先,憲法第24條規定,受公權力侵害之人民,得依法向國家請求賠償,而此種人權之享有,應不區分本國人及外國人。無獨有偶,《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及15號一般性規定,亦認為外國人之各項權利,應與本國公民同享無歧視之待遇。且二二八條例本質上是為政府不當行為道歉補償而制定,因此只要符合該條例所規定之事實(受傷、死亡等)發生,就應該從寬核給補償更何況條例並無「互惠條款」,亦非國賠法之特別法,行政法院忠於憲法平等權的判決值得喝采。

有人將此判決結果,連結到「臺灣受日本皇民化影響」,實屬無稽。筆者身為對日抗戰功勛子弟,堅持追求南京大屠殺以及慰安婦歷史真相,但我國不能因為日本官方不當態度,就自築「正義壁壘」。何況抗戰於1945年結束,1947年在台被濫殺的日籍平民,當然應該獲得賠償。

其次,互惠條款該適用國家賠償嗎?試想,2013年廣大興事件我漁民遭菲律賓官方槍殺時,當我們要求道歉並賠償,假設菲國也以「國賠法兩國未有互惠先例」而拒絕,我們做何感受?

在經貿或政治外交領域上,雖然因為利害關係或有需要互惠條款;然而在國賠案件(尤其公務員故意侵害行為),何以受害百姓,必須在「兩政府誰先賠償」的賽局所形成的「正義壁壘」中被拖磨痛苦?這不符合我國憲法及普世人權精神。

▲228首位外籍受難者!二二八基金會今日(2月24日)下午董事會將決定是否上訴。

談到「互惠」這似是而非的概念,我們從1895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Hilton v. Guyot案可得到些啟發。當時法國不承認美國判決的效力,美國是否要反過來先承認法國判決的效力?最終,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維持「互惠原則」而拒絕先承認法國法院判決。

然而,首席大法官富勒(Fuller)在不同意見書留下歷史先聲:「法院就外國終局判決均應一體適用『一事不再理原則』;法院不是行政機關,不屑於採用『報復』的手段。」一句話道盡了對互惠本質的疑問:是互惠?還是報復?正義該有壁壘嗎?富勒的觀念在半世紀後漸成主流,各國逐漸從寬採認。

互惠,可以是「我願先給你,希望你給我」的善意,也可以是「你不先給我,我就不給你」的算計。互惠還是報復,就在一念之間。我們別小看了「善良、原諒、給予的力量」,那是臺灣在孤立困境中走到今天的關鍵。

我行政院在2014年8月通過國賠法修正草案,刪除「互惠原則」,讓外國人比照我國民獲償,值得自豪!國會應儘速三讀。今天,內政部怎麼還好意思以「互惠」為由拒賠呢?

其實,在筆者眼中,小桃阿嬤在日訴訟、青山家在臺訴訟,猶如兩國文明與法治的良性競賽。

最近過世的「慰安婦」受害者小桃阿嬤,在日本求償三審敗訴,卻說「我們雖然輸了訴訟,沒有輸掉我們的心。」如果在青山案,我國以內政部理由上訴拒賠,試問:我們是輸是贏?

小桃嬤的胸襟、青山案判決,都是臺灣的驕傲。況且,如果青山案順利受償,會不會引發日本社會的反思?未來會不會啟發一位日本法官,在司法獨立下,做出對臺灣有利的突破性判決呢?

誠如馬總統一再強調政府對二二八事件的態度「面對歷史,就事論事;面對家屬,將心比心」,內政部該怎麼做,於法於理於情,答案應該很清楚了。(陳長文/  法學教授、律師))

 

【2016-02-24 Ettoday/雲論 1050224】

6比2決定放棄上訴 228基金會賠償日人 (自由時報 2016-2-24)

二二八基金會執行長廖繼斌預定明天一早向法院遞狀聲明捨棄上訴。不過,基金會也決定授權陳士魁發表聲明,對日本政府並未對台籍慰安婦與台籍日本兵予以平等互惠的賠償表達不滿與抗議。陳士魁說,二二八基金會希望透過捨棄上訴,以突顯對人權的尊重,但日本政府對台籍慰安婦與台籍日本兵的爭議並沒有善意回應, 他感到「很遺憾」。

青山惠昭勝訴 民團籲日面對慰安婦議題 (中央廣播電台 2016-2-17)

日籍受難者家屬青山惠昭:「雖然日本方面還有慰安婦、台籍日本兵的賠償爭議問題,但這次判決超越惡性循環,同時也是宣揚人權與正義的劃時代判決,他希望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不要再提上訴,並讓這起案例成為後世典範。」

228事件首件外籍者獲賠 行法法院:受難者身份不限於本國人 (自由時報 2016-2-17)

日人受難賠不賠 228基金會、內政部意見相左  (自由時報 2016-2-18)

228受難求償 首位外籍遺族獲賠(自由時報 2016-2-18)

228基金會:日人二二八受難應適用賠償(自由時報 2016-2-17)

「灣生」替父求償成功 背後令人辛酸的故事 (蘋果日報網站 2016-2-17)

 

二二八基金會放棄上訴 確定賠償日人青山惠昭

二二八基金會放棄上訴,將賠償青山惠昭600萬元。(資料照,記者楊國文攝)

2016-02-24  17:12 自由電子報〔記者李欣芳/台北報導〕228事件日籍受難者遺族青山惠昭跨海打行政訴訟官司爭取賠償日前獲勝訴,原有意賠償的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與主張拒賠的內政部意見相左,為此二二八基金會今天下午召開臨時董事會,討論是否提出上訴,基金會最後決定不上訴,基金會放棄上訴,等於確定將賠償青山惠昭600萬元。

由於全案涉及台日兩國就慰安婦與228事件的角力相當複雜,日籍男子青山惠先在1947年228事件受難,二二八基金會經初步調查認定屬實,原本同意賠償600萬元,但二二八基金會的主管機關內政部卻指示拒賠,理由是台日兩國沒有國家賠償「平等互惠」的先例,我國國民向日本求償如慰安婦案均未受賠償,青山惠先之子青山惠昭因此跨海打行政訴訟,不過此案內政部主張拒賠引發爭論。

最新消息,二二八基金會下午開會決定,基金會將不會上訴。

 

內政部次長陳純敬:二二八賠償日本人應考量互惠原則

2016-02-24 17:14 聯合報 記者李順德╱即時報導

針對日籍男子青山惠先二二八事件受難賠償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勝訴賠償,內政部長陳純敬上午明確表達立場,並非我方沒有人權思考,而是於法就不適用外國人、於政治也未符合互惠原則,台灣至今向日方請求賠償的案,包括慰安婦賠償案,都遭日日方全數駁回。

內政部代表,內政部次長林慈玲今天將在二二八基金會表達內政部的立場,提醒二二八基金會應注意台日雙方的互惠原則,但如果二二八基金會所做最後決議,內政部仍會尊重基金會的決定。

陳純敬表示,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可說是國賠法的特別法,由於二二八條例並未明文規定賠償適用外國人,因此既沒明文規定,就應回歸普通法,也就是依國賠法的規定,該法卻有明文,適用外國人應本於互惠原則。但台灣這麼多年來,透過外交部,向日本請求賠償的案件,至今全部都遭駁回,若青山惠先案賠償日人,則並未符合互惠原則。

陳純敬說,台灣最近幾年向日方要求的慰安婦賠償案,日方一直未能做出賠償決定,因此,我方的立場,也希望能做到互惠原則,促日方在慰安婦案做出賠償。

陳純敬也表示,內政部曾查二二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的立法要旨,在立法過程,前立委陳婉真曾詢問是否也適用外國人,當時的法務部認為,應回到國賠法適用。因此,此賠償事件,無論於法、於政治,內政部的立場都十分明確,並將法律的規定提供給行政法院,可惜法官未能採納。

內政部次長陳純敬(如圖)上午明確表達立場,並非我方沒有人權思考,而是於法就不適用外國人、於政治也未符合互惠原則,台灣至今向日方請求賠償的案,包括慰安婦賠償案,都遭日日方全數駁回。  李順德/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