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長文:想問時代力量真的想清楚兩岸關係了嗎?

陳長文。(中評社 彭媁琳攝)

中評社台北4月8日電(記者 彭媁琳)參加創建海基會,並擔任第一任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理律法律事務所所長暨執行合夥人陳長文,接受中評社專訪時指出,馬英九的兩岸關係是成功的,建立了許多兩岸溝通對話的機制、簽署協議、官方接觸、舉辦馬習會。他表示:“很想問時代力量或部分民進黨立委,《台灣跟中國督條例》(這個名稱和定位),或者《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是可行的嗎?我很好奇想問這些年輕人,真的想清楚了嗎?”  
陳長文1944年生,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加拿大卑詩大學法學碩士、美國哈佛大學法學碩士及博士,目前服務的理律法律事務所,是全台最大的律師事務所。陳長文1990年參與籌設海基會,並擔任首任秘書長兼副董事長,1991年率海基會代表團2度赴北京與當時的大陸副總理吳學謙、國台辦主任王兆國、副主任唐樹備等人會談,為日後的辜汪會談奠基。

海基會3月9日舉行成立25周年慶祝活動,陳長文表示:“回顧海基會成立到今天、大陸到今天的發展,我的感覺是,台灣不斷在發生變動,統獨是政治光譜上比較尖銳的兩端,但還有一大塊中間地帶尚待開發。”

兩岸政策始終是台灣選戰中的焦點,國民黨自2014年九合一地方選舉失敗,到2016年總統大選失利,各方學者對於兩岸問題或中國因素,是不是左右選情的關鍵,持有各種不同的看法,論戰激烈。陳長文認為:“(選舉和兩岸關係)某程度有關係、某程度是替罪羔羊,這涉及台灣投票公民的取向,例如因為世界經濟趨緩,讓台灣出口導向經濟受較大衝擊,年輕人失落就影響自信,對兩岸更加不安。又例如台商在大陸發展,可是每個台商都喜歡大陸嗎?都喜歡台灣嗎?這值得思考。 ”

陳長文高度肯定馬英九執政8年所推動的兩岸交流成果,他認為:“馬英九的兩岸關係是成功的,提供並穩定了兩岸對話的機制,從海基會事務性交流,進入簽署協議、官方接觸、馬習會,不能說沒有功勞。”

陳長文熱愛獨輪車,收集相關書籍。(中評社 彭媁琳攝)

話鋒一轉,陳長文質疑個別民進黨立委推動《台灣與中國協議監督條例》、時代力量推動《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以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為名,可能讓兩岸無法繼續交流,沒有協議能簽成,又怎麼監督?他說:“我很想問他們,這是可行的嗎?不可行的話就不簽協議、不要監督?但現實可能兩岸都不簽協議嗎?我很好奇想問這些年輕人,是真的想清楚了嗎?其實絕大多數年輕人不一定真正想清楚了,有幾個人去大陸走一遍?試圖去務實想問題。不能只說台灣要獨立、台灣跟中國大陸沒有關係;這句話說起來很容易,但那種雙方關係恐怕是不太穩定的關係。 ”(註:3月18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進黨版草案名稱,已確定排除兩國論,陳長文21日亦投書肯定民進黨此舉。)

陳長文舉例指出:“過去我曾投書提出個比喻,報社還配了一則漫畫,台灣像一艘小小而華麗的遊艇,綁在龐大而破舊的航空母艦旁邊,在不可預測的大風大浪裡頭,航母一動盪、甚至撞向遊艇…那後果不堪設想。何況大陸現在經濟、外交等優勢都後來居上,台灣卻在區域整合陷入邊緣化危機、快速流失優勢,而一旦發生戰事美國也不見得會武力協防台灣,種種考慮下,遊艇若想片面獨立卻是離不開的。中國大陸13億人對於兩岸的想法,主要由共產黨在主導,大陸當局強硬反對下,民進黨和時代力量有些想法就不實際,當然共產黨也應理解台灣多元的想法,彼此都應該務實些。”

陳長文補充:“冷戰時期有一句話說“一個中國不是問題,問題是什麼時候(When)。”這個When,以前大概指的是武力進犯等情況,但今天指的應是“兩岸良制”都出現的時候。因此如果“以良制超越統獨”,先依循我國憲法的兩岸定位,大力加速促進兩岸憲政法治發展“創造升級現狀、或兩願和平改變現狀的條件”,台灣各種不同想法的人,才有真正選擇兩岸未來的機會。但反過來說,當中國大陸良制成就也落實了,台灣一些人還會想獨立嗎?這一點值得兩岸都想想。”

過去8年,雖然兩岸交流進入新層次,不過卻也飽受批評,例如國民黨被批評是黑箱、買辦集團、少數人獲利等,輿論界也有聲音指出,這是大陸對台政策的失敗。

陳長文認為:“大陸對台政策是不是失敗?中國大陸應該了解台灣,就像台灣要了解大陸一樣。要吸引台灣、要回歸祖國?如何讓台灣人接受?大陸經濟發展成果不能抹煞,但有兩點還很不夠。第一是良制(內政、法治建設Rule of law),我們《國統綱領》明文目標要“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兩岸人民都看到,共產黨確實有些地方很可惡,例如貪污到那個程度,政法委可以做到那種程度,七個常委裡頭只要出現這樣一個,就很糟糕。香港人的中國認同度持續下降,我認為就是反映對大陸良制努力不足的反映。

第二對台灣在國際關係的角色及空間怎麼處理?大陸一直不夠尊重台灣所需生存發展的國際空間,兩岸應該實質對等,任一方都不以老大心態自居。例如南海仲裁事件,菲律賓找了中國麻煩,尤其太平島地位成為爭議點,直接影響台灣。“可以出庭”的中國大陸說不應訴、不接受仲裁結果,但“無法出庭應訴”的台灣卻不得不表態捍衛太平島及海域利益,否則會被連帶波及。我認為,中國大陸應主動邀請台灣也就是中華民國共謀對策,以“九二共識”為基石,創造兩岸關係的里程碑;大陸不應擔心讓台灣因此登上國際,可以胸襟開闊些,讓台灣參與國際貢獻,對大陸有利無害。”

陳長文。(中評社 彭媁琳攝)

他直言:“中國大陸從來沒有想到,既然跟台灣的關係這麼密切,如果只靠兩會和那些協議,只講一國,但沒有透過上述的良制、國際空間來說服台灣,那麼,要爭取台灣民心是事倍功半的。往者已矣,希望中國大陸每一個人都能多理解台灣些並落實在行動上。”

近來“憲法說”成為兩岸關係的關鍵字,不僅總統當選人蔡英文表示要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大陸外交部長王毅也在美國CSIS演講時提到“他們的憲法”,讓各個陣營有不同的解讀。

陳長文是台灣重要的法學教授,以法論法,他認為:“我在跟大陸法律人討論時說,大陸有大陸的“憲法”、台灣有台灣的“憲法”,既然都講到兩岸都同屬一中,但現在明顯有兩個治權,兩個治權都有自己的“憲法”。2000年我去大陸時,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都看到“認真學習“憲法”6個字的橫幅,我一直跟大陸朋友強烈建議,你要念我的“憲法”、我要念你的“憲法”,彼此“憲法”求同存異,異的部分要在“憲法”架構中解決、找到方向,例如一國良制的制度,就要用根本大法的“憲法”來界定。”

他建議:“兩岸要求同存異,但那個共識是什麼?要盡量把同的部分擴大,把異的部分先放在一邊。有些題目是假議題了,例如一國的題目,既然兩岸各自憲法都寫的很清楚,現在可不可以不要談了;相對地,台灣在深化民主憲政法治,大陸在“依憲執政、依法治國”,這部分有很多對話空間,例如在司法面,大陸的最高法院及各級法院判決極少引用憲法,而台灣各級法院已經蠻普遍引用了。我希望兩岸研究彼此的憲法:第一,台灣方面憲法及法律對處理大陸有蠻細緻務實的定位,大陸的呢?如何尊重台灣在國際生存的需求?第二,兩岸民眾都要瞭解憲法、讓憲法融入生活。第三,希望兩岸都在社會最大公約數的基礎上改進憲法內容與設計,並以憲法檢驗每一項立法和行政舉措,認真落實法治原則,只有這麼做,“良制”才能水到渠成,在落實人民福祉過程中,自然就終局解決兩岸統獨問題。”

【2016-04-08 中評社 105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