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长文:想问时代力量真的想清楚两岸关系了吗?

陈长文。(中评社 彭媁琳摄)

中评社台北4月8日电(记者 彭媁琳)参加创建海基会,并担任第一任副董事长兼秘书长的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接受中评社专访时指出,马英九的两岸关系是成功的,建立了许多两岸沟通对话的机制、签署协议、官方接触、举办马习会。他表示:“很想问时代力量或部分民进党立委,《台湾跟中国督条例》(这个名称和定位),或者《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协议处理条例》,是可行的吗?我很好奇想问这些年轻人,真的想清楚了吗?”  
陈长文1944年生,毕业于台大法律系、加拿大卑诗大学法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法学硕士及博士,目前服务的理律法律事务所,是全台最大的律师事务所。陈长文1990年参与筹设海基会,并担任首任秘书长兼副董事长,1991年率海基会代表团2度赴北京与当时的大陆副总理吴学谦、国台办主任王兆国、副主任唐树备等人会谈,为日后的辜汪会谈奠基。

海基会3月9日举行成立25周年庆祝活动,陈长文表示:“回顾海基会成立到今天、大陆到今天的发展,我的感觉是,台湾不断在发生变动,统独是政治光谱上比较尖锐的两端,但还有一大块中间地带尚待开发。”

两岸政策始终是台湾选战中的焦点,国民党自2014年九合一地方选举失败,到2016年总统大选失利,各方学者对于两岸问题或中国因素,是不是左右选情的关键,持有各种不同的看法,论战激烈。陈长文认为:“(选举和两岸关系)某程度有关系、某程度是替罪羔羊,这涉及台湾投票公民的取向,例如因为世界经济趋缓,让台湾出口导向经济受较大冲击,年轻人失落就影响自信,对两岸更加不安。又例如台商在大陆发展,可是每个台商都喜欢大陆吗?都喜欢台湾吗?这值得思考。 ”

陈长文高度肯定马英九执政8年所推动的两岸交流成果,他认为:“马英九的两岸关系是成功的,提供并稳定了两岸对话的机制,从海基会事务性交流,进入签署协议、官方接触、马习会,不能说没有功劳。”

陈长文热爱独轮车,收集相关书籍。(中评社 彭媁琳摄)

话锋一转,陈长文质疑个别民进党立委推动《台湾与中国协议监督条例》、时代力量推动《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协议处理条例》,以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为名,可能让两岸无法继续交流,没有协议能签成,又怎么监督?他说:“我很想问他们,这是可行的吗?不可行的话就不签协议、不要监督?但现实可能两岸都不签协议吗?我很好奇想问这些年轻人,是真的想清楚了吗?其实绝大多数年轻人不一定真正想清楚了,有几个人去大陆走一遍?试图去务实想问题。不能只说台湾要独立、台湾跟中国大陆没有关系;这句话说起来很容易,但那种双方关系恐怕是不太稳定的关系。 ”(注:3月18日,《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民进党版草案名称,已确定排除两国论,陈长文21日亦投书肯定民进党此举。)

陈长文举例指出:“过去我曾投书提出个比喻,报社还配了一则漫画,台湾像一艘小小而华丽的游艇,绑在庞大而破旧的航空母舰旁边,在不可预测的大风大浪里头,航母一动荡、甚至撞向游艇…那后果不堪设想。何况大陆现在经济、外交等优势都后来居上,台湾却在区域整合陷入边缘化危机、快速流失优势,而一旦发生战事美国也不见得会武力协防台湾,种种考虑下,游艇若想片面独立却是离不开的。中国大陆13亿人对于两岸的想法,主要由共产党在主导,大陆当局强硬反对下,民进党和时代力量有些想法就不实际,当然共产党也应理解台湾多元的想法,彼此都应该务实些。”

陈长文补充:“冷战时期有一句话说“一个中国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时候(When)。”这个When,以前大概指的是武力进犯等情况,但今天指的应是“两岸良制”都出现的时候。因此如果“以良制超越统独”,先依循我国宪法的两岸定位,大力加速促进两岸宪政法治发展“创造升级现状、或两愿和平改变现状的条件”,台湾各种不同想法的人,才有真正选择两岸未来的机会。但反过来说,当中国大陆良制成就也落实了,台湾一些人还会想独立吗?这一点值得两岸都想想。”

过去8年,虽然两岸交流进入新层次,不过却也饱受批评,例如国民党被批评是黑箱、买办集团、少数人获利等,舆论界也有声音指出,这是大陆对台政策的失败。

陈长文认为:“大陆对台政策是不是失败?中国大陆应该了解台湾,就像台湾要了解大陆一样。要吸引台湾、要回归祖国?如何让台湾人接受?大陆经济发展成果不能抹煞,但有两点还很不够。第一是良制(内政、法治建设Rule of law),我们《国统纲领》明文目标要“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国”;两岸人民都看到,共产党确实有些地方很可恶,例如贪污到那个程度,政法委可以做到那种程度,七个常委里头只要出现这样一个,就很糟糕。香港人的中国认同度持续下降,我认为就是反映对大陆良制努力不足的反映。

第二对台湾在国际关系的角色及空间怎么处理?大陆一直不够尊重台湾所需生存发展的国际空间,两岸应该实质对等,任一方都不以老大心态自居。例如南海仲裁事件,菲律宾找了中国麻烦,尤其太平岛地位成为争议点,直接影响台湾。“可以出庭”的中国大陆说不应诉、不接受仲裁结果,但“无法出庭应诉”的台湾却不得不表态捍卫太平岛及海域利益,否则会被连带波及。我认为,中国大陆应主动邀请台湾也就是中华民国共谋对策,以“九二共识”为基石,创造两岸关系的里程碑;大陆不应担心让台湾因此登上国际,可以胸襟开阔些,让台湾参与国际贡献,对大陆有利无害。”

陈长文。(中评社 彭媁琳摄)

他直言:“中国大陆从来没有想到,既然跟台湾的关系这么密切,如果只靠两会和那些协议,只讲一国,但没有透过上述的良制、国际空间来说服台湾,那么,要争取台湾民心是事倍功半的。往者已矣,希望中国大陆每一个人都能多理解台湾些并落实在行动上。”

近来“宪法说”成为两岸关系的关键字,不仅总统当选人蔡英文表示要遵守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大陆外交部长王毅也在美国CSIS演讲时提到“他们的宪法”,让各个阵营有不同的解读。

陈长文是台湾重要的法学教授,以法论法,他认为:“我在跟大陆法律人讨论时说,大陆有大陆的“宪法”、台湾有台湾的“宪法”,既然都讲到两岸都同属一中,但现在明显有两个治权,两个治权都有自己的“宪法”。2000年我去大陆时,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都看到“认真学习“宪法”6个字的横幅,我一直跟大陆朋友强烈建议,你要念我的“宪法”、我要念你的“宪法”,彼此“宪法”求同存异,异的部分要在“宪法”架构中解决、找到方向,例如一国良制的制度,就要用根本大法的“宪法”来界定。”

他建议:“两岸要求同存异,但那个共识是什么?要尽量把同的部分扩大,把异的部分先放在一边。有些题目是假议题了,例如一国的题目,既然两岸各自宪法都写的很清楚,现在可不可以不要谈了;相对地,台湾在深化民主宪政法治,大陆在“依宪执政、依法治国”,这部分有很多对话空间,例如在司法面,大陆的最高法院及各级法院判决极少引用宪法,而台湾各级法院已经蛮普遍引用了。我希望两岸研究彼此的宪法:第一,台湾方面宪法及法律对处理大陆有蛮细致务实的定位,大陆的呢?如何尊重台湾在国际生存的需求?第二,两岸民众都要了解宪法、让宪法融入生活。第三,希望两岸都在社会最大公约数的基础上改进宪法内容与设计,并以宪法检验每一项立法和行政举措,认真落实法治原则,只有这么做,“良制”才能水到渠成,在落实人民福祉过程中,自然就终局解决两岸统独问题。”

【2016-04-08 中评社 105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