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該是冤冤相報的循環

「為了台灣好,大家要提醒DPP,不要再提過時且無意義的『轉型正義』,那是一黨之私的偏見,強加自己偏頗價值觀到全民身上。台灣與做為執政黨的DPP,目前真正需要的是『轉型理性』。惟有大家都回到中道的『理性』,台灣才有救。」

日前收到一位在行政部門歷練甚深的好友來信,短短數語,吐露了他對時局的憂心和期待。

我對這位朋友的看法除了心有戚戚焉外,我忽然想,其實又何止執政的民進黨需要「轉型理性」,在野的國民黨、乃至全台灣人民,此時此刻,最需要的,不也是「轉型理性」嗎?

什麼是「轉型理性」呢?就是從「有仇不報非君子」的清算快感,轉型為「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反思與放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