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该是冤冤相报的循环

“为了台湾好,大家要提醒DPP,不要再提过时且无意义的‘转型正义’,那是一党之私的偏见,强加自己偏颇价值观到全民身上。台湾与做为执政党的DPP,目前真正需要的是‘转型理性’。惟有大家都回到中道的‘理性’,台湾才有救。”

日前收到一位在行政部门历练甚深的好友来信,短短数语,吐露了他对时局的忧心和期待。

我对这位朋友的看法除了心有戚戚焉外,我忽然想,其实又何止执政的民进党需要“转型理性”,在野的国民党、乃至全台湾人民,此时此刻,最需要的,不也是“转型理性”吗?

什么是“转型理性”呢?就是从“有仇不报非君子”的清算快感,转型为“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反思与放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