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这八年 综论篇》马英九这一课 让历史品味

马英九:服务的心 永不退休
在位8年的马英九总统,19日晚间结束最后一个公开行程,马总统上车后,特地摇下车窗向民众及媒体挥手致意,马政府的时代也正式谢幕。(黄世麒摄)

谈马英九8年的功过,我先说我的结论,我认为马英九“功大于过”。但谈这个结论,我想从一个“反向”的问题问起,来看为什么我觉得马总统功大于过?这8年,马总统做错什么?

努力推进两岸的和平与交流,他错了吗?看起来,连他的对手蔡英文当选后都在努力维持马英九留下来的“现状”,很难说马英九的两岸政策是错的。在台湾先天艰困的外交上,一点一点打开僵局,在马英九的努力下,虽不能说“全竟其功”,但台湾外交处境比诸8年前好得太多,确是事实。

在内政与内部事务上,他在核能政策的立场,虽然在日本311大海啸引发核灾之后,因恐核情绪普遍性的升高,致令他倾向现阶段不废核的立场,受到强大的质疑,可是台湾能源选项有限,是鱼与熊掌难以兼得的现实,今天民进党上台后,不要核、不要媒,陷入要电不要厂的困境,也一定程度反映了马英九在核能政策上的想法并不是全然无理。

马英九的年金改革,引起了军公教群体的强烈反对,而这些群体又是蓝军长期的支持者,也连带地影响了国民党立委对马英九的支持而升高了内部的砲火,结果他的这项改革终究胎死腹中,但却产生了政治上的“炉心融毁”,从核心支持者开始的崩解,又重挫了他的声望与支持度。但回头来看,台湾的财政悬崖在即,马英九不顾基本盘重创,也想推动这部分的改革,在笑他傻的同时,其实也该肯定他的傻。

而立法院长王金平卷入关说风暴,他挺身前线、坚持大是大非,要党纪处分王金平,虽然最后搞得灰头土脸。

对于对他最伤的633跳票质疑,很多人嚷着要他捐出半薪,把这张支票看成笑话,相较于蔡英文在选举时完全不设客观的国家总体目标,特别是经济面的总体目标,甚至都胜选了,林全反向先“看坏”台湾经济,设定了低标以降低民众期待来减少政治后座力,不能说不是从马英九“拉高民众期待”以至于自缚手脚的窘境中学得教训。但就其实质,马英九当初设了633经济高标,也许来自于他对自己能力的高估与对环境难处的低估,但另一方面,也意谓着他想要为台湾的发展设一个“总目标”,以创造动力感,并方便各界督促检验政府前进。当然,最后的结果虽不成功,但初心也不能说全是负面的。甚至反过来说,蔡英文现在不设标准的做法,从“目标管理”所创造的具体动力感言,也不是全无问题的。好坏两面,一好往往带有一坏。

太阳花学运,政府的处理伤了青年学子的心,但若当时任由政府被瘫痪,也是另一种无能。同样地,马英九不想开一个政府威信荡然的先例,换来了和年轻世代对立的骂名,可是如果今天时空易位,假设蔡英文开放美猪后,农民和学生团体齐聚抗议,同样地冲入了国会,试问,这难题,蔡英文又要如何处理?能不排除占据,恢复政府运作吗?

美牛、证所税、油电价格合理化、八八水灾……要一一细数马英九所经历的众多风暴与其间表现,也许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快速扫过这林林总总、马任期内的大事大要,我的总结是,在出发点与理念上,都很难说马英九的坚持与主张是错的,但除了两岸与外交外,许多政策与改革的推动,最后的结果往往不尽如他意,也不符民众期待,这一点,要指责他、批评他,也不是全不公道。

但真要说起以上哪一件事、哪一个政策,马英九在方向上、理念上是错的,只怕也说不出来。这仍是我愿给他“功大于过”的因素之一。

而他的理念不能贯彻,但“时不马予”,其中一部分固然有马英九能力限度或方法不佳的问题,然而,有一部分,和国民党整体的懦鸡文化,不待别人质疑政策,就先自乱阵脚、砲口对内也不无关系;另一部分,则又和台湾乃至民主国家共同面临的“权力解构”有关,微权力、弱政府的领导人困境,在马英九身上展现无遗,而这困境,接下来的领导人蔡英文也将面对。

以上是“快速浏览”马英九的功过,但说起来,俱往矣。功者,在未来大家该给予公道的缅怀,过者,则当成下一个、下下个执政者的鉴非之镜。台湾的民主要向前走,马英九的这一课,留给历史细细的品味。

(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60520 中国时报 105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