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红十字会专法 将成转型正义的一大负债

▲陈长文呼吁,应让红十字会这苦难天使更强健,而不是让天使折翼坠亡。(图/记者李钟泉摄)

蔡政府上任第一周拍板废除红十字会专法,拿国际人道救援体系开刀,让人匪夷所思。228前夕部分民进党及时代力量立法委员以转型正义之名倡废红会、拿掉国父遗像时,笔者即投书〈谦卑火车,要辗就辗吧!〉提醒,没想到23日立委与行政院又联手废法。这无疑为蔡政府所高举的“转型正义”增添一大笔负债!

蔡总统说:转型正义只有一次机会,要谨慎,以追求社会和解为前提。但起手第一步,就看不到“转型理性”。

倡议废法者,不仅忽视红十字会在国际人道法及救援互助体系的特殊性,更无视红十字会在国内外人道救灾的丰硕成就,令人寒心。

依据日内瓦公约,全球有191个国家设红十字会,且“一国仅有一红十字会”,除查无资料者外,157国均以专法(如美、日、韩…)或特别命令(如英、澳…)设立。诚如学者宋承恩〈废除红十字会之议是世界首闻〉所述,“红十字会在内国法的特殊地位,源自国际约定,其历史比国民党政府久远且世界各国皆然,并非威权时代的残余。…各国红十字会乃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与台湾红十字会间,多年来发展出完整的实质关系,并没有因为缺乏正式承认,而有所阻碍。反之,阻碍来自国内无端的质疑声浪,…(废会之议)还是世界首闻,提之各国友人莫不惊叹万分。”并提醒若废专法,恐有“将婴儿与洗澡水一起倒掉”之弊。

行政院发言人批评红会“善款运用备受社会质疑”、运作有弊端,“废专法让体制更健全。”笔者痛心的问:证据何在?怎能空口贬抑污蔑国家的人道救援组织?我国红十字会法是民国43年制定,若干规定确不符当前社会现状,并衍生结构问题。但“废法”只是政府卸责之词,政府与立法委员该做的,是邀请红十字会详细探究,设计一务实、与时俱进的组织法律框架,以帮助红十字会充分发挥人道能量。

因应政府1988年开放两岸探亲,笔者经李登辉前总统邀请参加红十字会,担任总会秘书长,任内推动红会运作法制化、两岸人道合作、建立救灾平台结合民间慈善力量、扩大服务面向。2000年获选任总会长后,笔者发现最大的结构问题,是“全国有高达廿七个各自独立运作的红十字会”,且总会对分支会的决策无法置喙、监督,难免出现争端、不足,这固然是红会内部整合困难,但部分也是因“专法年久失修、政府不作为”所致。

可惜,笔者服务红会历经超过三个八年,看见历任政府(民进党、国民党)都无心积极修法。如今,蔡政府却更甚,有心逆国际潮流“废法”,形同逼使红会走向解散,让红会近二十年来好不容易在灾害防救、公益服务累积的能量,面临崩解的危机。

今年3月,马政府虽提出大幅度的修正草案,用以阻挡绿营“废法废会”的诉求;但该版本也并未用心,只解决部分枝节问题,不仅未纳入“总分支会合并-三会一体”(详参笔者5月10日投书〈红十字会组织架构 亟需整并〉),还“取消政府代表理监事”。

笔者回顾过去廿多年,政府理监事的“参与程度偏低”,不仅没必要取消,反而应该保留席次,并提升政府的重视、协调,才能让红十字会发挥得更好。这完全不会有减损“中立、独立性”的顾虑,毕竟(1)红会及许多团体在戒严时期受政府主导色彩较强,但早已完全没有政府干预的问题,更何况尚有公民社会强力监督。我国家元首(或其配偶)通常虽兼任红十字总会名誉会长,以推崇人道事业,并不介入会务。

(2)重要的是,红会平时国内外救灾及重建、战时救伤、或早年金门协议的两岸人道遣返等专业任务多需政府配合,以整合官民资源、发挥综效。

目前立法院国民党团反对废法,笔者呼吁新政府、民进党等党派能超越政治重新思考。想想看,透过国际红十字组织的网络,我们能超越政治藩篱、意识型态,凝聚庞大人道力量与友谊;台湾不该自废武功,应让红十字会这苦难天使更强健,而不是让天使折翼坠亡。

陈长文(前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长、终身志工)

【2016-05-25 Ettoday 云论 1050525】

 

 

陈长文:废红十字会 转型正义负债

(2016-05-25 15:06 联合晚报 记者蔡佩芳/台北报导) 民进党政府上台后决定废除红十字会。红十字会前总会长、律师陈长文表示寒心。他说,蔡英文总统称转型正义目的是为了追求社会和解,却拿国际人道救援体系开刀,第一步就看不到转型理性,废除红十字会将成为蔡政府“转型正义”的一大笔负债。

陈长文说,倡议废法者,忽视红十字会在国际人道法及救援互助体系的特殊性,更无视红十字会在国内外人道救灾的丰硕成就,令人寒心。行政院发言人童振源批评红会善款运用备受社会质疑、运作有弊端,“废专法让体制更健全”,更让他痛心,政府怎能空口贬抑污蔑国家的人道救援组织。

陈长文说,红十字会法是民国43年制定,自然会有规定不符当前社会现况。2000年他出任总会长后,发现红十字会最大结构问题在于全国有高达27个各自独立运作的红会,总会对分支会无法置喙、监督,除了是因红会内部整合困难,也是因为专法年久失修、政府不作为导致的结果。

陈长文说,民、国两党政府都无心修法,蔡政府甚至有心逆国际潮流“废法”,形同逼使红十字会走向解散。蔡政府上任便拿国际人道救援体系开刀,让人匪夷所思,无疑为蔡政府所高举的“转型正义”增添一大笔负债。

他说,我国透过红十字组织网络在国际凝聚庞大人道力量与友谊,不该自废武功。“废法”只是卸责之词,政府与立法院该做的,是为红十字会设计与时俱进的组织法律框架,吁政府超越政治,重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