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讓台灣成了過河卒子

蔡英文

總統蔡英文。(陳愷巨攝)

蔡英文上任10天,萬事起頭「明」,從蔡英文這起頭10天的表現,大概可以看出未來4年民進黨的施政格局與政治路線,而其中,在兩岸外交上,最讓人擔心的是,台灣有日漸「過河卒子化」的現象。

這可以「三個柔性」的角度切入分析,首先是最重要的「第一柔性」:兩岸關係。這樣的柔性充分反映在蔡英文從選舉到當選的一系列對兩岸政策的「轉彎」上。為「兩國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踩煞車;對於九二共識從否認到改變為在就職演說時表示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的歷史事實等等。

若對比「今昨」的蔡英文,蔡英文的兩岸思維確實是「由悍轉柔」,不能說沒有釋出至少表面上或口頭上的善意。這樣的善意柔變,甚至在某些方面比馬政府的身段還要「柔軟」,例如,在此次台灣出席WHA的事件上,過去馬政府以「中華台北」出席WHA,遭到包括民進黨在內的綠營人士無數的奚落,而今天林奏延不但同樣頂著「中華台北」的名稱出席,甚至連「台灣」都說不出口,使得過去抗議馬政府的綠營青年感嘆,「當年葉金川好歹曾提及Taiwan這個字眼」。

從綠營過去的批判邏輯來說,林奏延頂著「中華台北」出席已是「喪權」,而馬政府官員還說得出「台灣」,反倒是林奏延連台灣都說不出口,則更是「辱國」,因為從馬政府時代在WHA可以說「台灣」,到讓台灣變成「禁詞」說不出口,蔡英文確實讓台灣的國際地位比馬政府還要再降一等。蔡英文卻對這樣的「喪權辱國」,甘之如飴地說「沒有矮化」。

蔡英文這種幾乎可說是「唾面自乾」的「阿Q反應」,為的是什麼?因為她很清楚,在大陸主導的「國際屋簷」下,蔡英文若不低頭,不但進不了WHA的門,台灣以後在其他的國際組織,也只能在屋外「看轉播」。

然而,這樣的唾面自乾,並沒有換來大陸方面的「相對柔性」,陸方仍然緊咬「九二共識」,並在各項兩岸實質交往議題上,採取程度不一的緊縮態度。因為陸方在意的「相對柔軟」,不是蔡英文個人今昔對比的柔軟,而是蔡英文與馬英九相對比下的「相對改變」,而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不讓的底限指標,蔡英文在這個問題上的打折扣,都會被視為是一種倒退,而被視為現狀的未維持。

加以,大陸也從蔡政府口頭以外的人事布局與實質行動,解讀蔡英文在兩岸事務上所表現的柔性,是內外有別、明暗分工的兩手策略。因為,蔡英文的「第一柔性」,並沒有實質上達成阻止兩岸關係惡化的效果,大陸仍然步步升高對應的強勢舉措。

也因為,蔡英文在兩岸的「第一柔性」,未能取得陸方的「相對柔性」,這導致了蔡英文必須在其他外交事務上腰桿彎得更低,例如,即便可能傷及漁權,引發漁民不滿,也得把沖之鳥礁「去礁化」,以此「輸誠」,向日本交心的「第二柔性」;屢屢釋放要開放瘦肉精美豬的空氣,希藉此換得美方支持台灣加入TPP的「第三柔性」。而從綠營過去的質疑邏輯與批判語彙來看,這「第二柔性」與「第三柔性」,其實也構成「第二喪權」、「第三辱國」。

但這幾乎是蔡英文必然會走上的宿命道路,因為,在陸方強勢的進逼下,若陸、美、日構成了台灣在台海重要的戰略三角,一角既崩,蔡英文只能向另二角傾斜,這意謂著過去馬政府對陸、美、中採取「相對等距」的三角布局已經瓦解,而因為此一「三角布局」帶來的「槓桿利益」也隨之不見。也就是說,蔡英文不再具有馬英九過去「以大陸平衡美、日」、「以美、日平衡大陸」的「雙向平衡」策略選項,只能宿命地、單面地「以美、日平衡大陸」。

而這樣的「第二柔性」與「第三柔性」卻又會對陸方釋出「選邊」的不友善訊息。進一步削減蔡英文在「第一柔性」中想要達成的效果,反而會更依賴美、日,陷入在其他外交議題上「讓步、讓步、再讓步」的惡性循環,讓台灣從縱橫三角的「半個棋手」,退化為美、中角力的「過河卒子」。

一個進了紅區、回不了頭的過河卒子,這是台灣之憂。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160530中國時報105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