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名家觀點-紅十字會最不該砍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謝英士)

新政府上台後,轉型正義第一刀瞄準紅十字會,立法院已備妥5份廢法提案,行政院及內政部也表示同意,廢止《紅十字會法》看起來是箭在弦上。

針對廢法理由,紅十字會分別提出解釋與對案,也有立委提出修正而非廢止法案的提案,但尚未見執政黨回應。如果轉型正義是為了正視歷史、建立更和諧的社會,過程就應該經過充分討論,否則只會製造更多社會衝突。

行政院要廢法,卻又肯定紅十字會的貢獻,表示未來將保留紅十字會組織,但這是什麼意思?是要在人團法中設置紅十字會專章,或是將來任何人都可以以「紅十字會」為名成立社團法人?如此一來,紅十字標誌不再具有辨識力與專用性,保留紅十字會組織又有什麼意義?

假如新政府認為目前紅十字會運作有問題,為什麼不積極透過部門監督或參與加以改變,同時透過修法來改善紅十字會的組織結構,讓紅十字會在人道救援工作上發揮更大的功能?殊難想像,如果有一天台灣自己需要人道救援,而滿街飄揚著各式各樣的紅十字旗幟,究竟是一幅什麼樣的景象?

另外,如果真的廢法,大法官解釋第525號解釋所言,法規廢止後的信賴保護原則是否應適用於紅十字會?如不適用,現存農田水利會、中央廣播電台、中華郵政等數十個透過專法設立的國營事業、公法人的地位豈非全無保障?這也是目前行政院與立法院沒有揭露的事。

欠缺這些討論,轉型正義恐怕會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紅十字會的會長、理監事及其員工是否已經被認為是國民黨的「結盟者」,而需要進行「政治淨化」?解散之後員工又要何去何從?這樣的轉型正義與《憲法》第7條的平等原則是否有所扞格?

現在的台灣已經跟30年、40年以前的台灣很不一樣。處理過去的事務應更寬容、更理性、更合法,這也是我們透過民主選舉成功「轉型」的最大成就。紅十字會的組織運作以及人事管理應該如何更符合公益目的,都可以討論,但不應用廢法這種一刀斃命的方式對待,表面看起來似乎僅是傷害了一個紅十字會,但對於千千萬萬投入人道救援的志工可能傷害更大。我們不應該輕易否定、摧毀我們對於和平、人道的堅持。

(作者為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