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名家观点-红十字会最不该砍

中国时报时论广场谢英士)

新政府上台后,转型正义第一刀瞄准红十字会,立法院已备妥5份废法提案,行政院及内政部也表示同意,废止《红十字会法》看起来是箭在弦上。

针对废法理由,红十字会分别提出解释与对案,也有立委提出修正而非废止法案的提案,但尚未见执政党回应。如果转型正义是为了正视历史、建立更和谐的社会,过程就应该经过充分讨论,否则只会制造更多社会冲突。

行政院要废法,却又肯定红十字会的贡献,表示未来将保留红十字会组织,但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在人团法中设置红十字会专章,或是将来任何人都可以以“红十字会”为名成立社团法人?如此一来,红十字标志不再具有辨识力与专用性,保留红十字会组织又有什么意义?

假如新政府认为目前红十字会运作有问题,为什么不积极透过部门监督或参与加以改变,同时透过修法来改善红十字会的组织结构,让红十字会在人道救援工作上发挥更大的功能?殊难想像,如果有一天台湾自己需要人道救援,而满街飘扬著各式各样的红十字旗帜,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

另外,如果真的废法,大法官解释第525号解释所言,法规废止后的信赖保护原则是否应适用于红十字会?如不适用,现存农田水利会、中央广播电台、中华邮政等数十个透过专法设立的国营事业、公法人的地位岂非全无保障?这也是目前行政院与立法院没有揭露的事。

欠缺这些讨论,转型正义恐怕会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红十字会的会长、理监事及其员工是否已经被认为是国民党的“结盟者”,而需要进行“政治净化”?解散之后员工又要何去何从?这样的转型正义与《宪法》第7条的平等原则是否有所扞格?

现在的台湾已经跟30年、40年以前的台湾很不一样。处理过去的事务应更宽容、更理性、更合法,这也是我们透过民主选举成功“转型”的最大成就。红十字会的组织运作以及人事管理应该如何更符合公益目的,都可以讨论,但不应用废法这种一刀毙命的方式对待,表面看起来似乎仅是伤害了一个红十字会,但对于千千万万投入人道救援的志工可能伤害更大。我们不应该轻易否定、摧毁我们对于和平、人道的坚持。

(作者为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