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会法修正 应回归委员会审查

六月二日,在王育敏委员坚持下,立法院终于召开《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法》(红会法)专法存废的公听会。否则,这攸关百年历史国家人道组织的清誉及存废大事,却连几场像样的公听会都没有,实在吓人。

会中,对红会方面已充分澄清“红十字会不受政府查核监督”的误解,并指出红会国际联合会(IFRC)以及日本、缅甸、中国大陆等红会,都与我国红会签有援助协议,证明我们在全球参与救援,绝不因已非IFRC正式会员而退缩。而民进党发言人黄帝颖质疑“六亿元募款蒸发”,卫服部虽在龟速查证,但红会已证明是明显错误。

针对其他废法的理由,红会提出二十点澄清,证明“从头到尾,红十字会没有对不起中华民国,也没有对不起台湾”,接下来,该换“废止派”提出实质论据了。

目前立院讨论的《红会法》废止案,是由时代力量徐永明委员提出、通过一读,并在四月二十九日由院会表决将此案“迳付二读”。程序适当吗?

国会改革是本届立法院要务之一,当前逾九十项改革法案,精神不外乎“公开透明、理性辩论”。若缺乏理性辩论,立法院表决极易沦为多数暴力。

然而,《红会法》废止案审议的严谨度,已给绿营喊入云霄的改革与转型正义,泼了大桶冷水。

立院正常的法案审议程序,需经“院会三读”。其中,一读只要于宣读标题且无人异议即可通过;三读原则上只修正文字。因此,“二读”,及“(一读、二读间的)委员会”审查(共八个委员会,如内政、社福环卫等),是法案辩论、品质把关的重心。一旦二读表决通过,法案就大势底定了。

哪种法案可以“迳付二读”?法律并无规定。但因为跳过“委员会专业慎重的审查”,直接由二读会讨论后表决,所以实务上通常被用来处理“紧急或无争议的法案”。

《红会法》废止案,跳过社福环卫委员会而“迳付二读”,符合立法正当程序的精神吗?

(一)本案既不紧急也富争议,且影响重大。

(二)时力、民进党立委的“废止案”外,尚有国民党团及马政府行政院提出的“修正案”,多达七案!从效能及专业考量,应回归委员会充分辩论各案优点盲点,以得出最佳方案。如果“废止案”是最终版本,当然必须在委员会中,充分辩明“何以修正案不可行”!

(三)委员会可邀请专家学者、相关人员、控方到会备询,透过公开多元的理性讨论,落实责任政治。

若回归上述议事精神,众多不值一驳的废止理由,在委员会就会被厘清,根本不可能送到二读会!

虽然二读会理论上也要实质辩论,但实际运作上为抢效率,通常会在党团协商达成共识。遗憾的是,五月二十四日《红会法》废止案的党团协商宣告破裂,下个程序就是二读会。然而,由于立法院缺乏“二读会进行辩论”的惯例,“废止案”很可能未经充分审议,就进行表决,与国会改革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时代力量黄国昌委员向来主张实质理性辩论、质询不突袭。《红会法》是废是修,也当如此,而不该像徐永明委员反对王育敏召开公听会。

因此,笔者呼吁立院各党团:(一)争议法案不应迳付二读,而必须回归委员会审查,(二)无奈“废止案”已迳付二读,亡羊补牢,务必要在二读会中实质辩论。

一旦其理由有明显错误,就应撤案并重付委员会,连同“修正案”并案审查。

由于法规过时,红会改革确实需要修法,如笔者五月投书〈红十字会组织架构 亟需整并〉,但绝非废法,而应仔细衡量以最具效能、最节省资源、减少不当冲击的方案,根本解决问题,健全并支持国家人道组织“红十字会”的永续发展。

(陈长文/中华民国红十字总会前会长、终身志工)

【2016-6-09 人间福报 人间百年笔阵 105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