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毕业生:及早找到你的北极星

大学毕业生大学毕业生。(中时报系资料照)

诚如“毕业典礼”的英文叫做commencement,也就是开始的意思,恭喜同学们展开另一新阶段。你们知道宽阔的视野与胸襟对人生多么重要,也将会不断提升自己;这让你们有能力因应未来世界的变化,还能成就许多好事。

有报告说,成长在全球化及网络化时代的你们,可望活到100岁,比目前平均寿命多了20岁。人生可多出几个阶段、有更多选择。孔子说“后生可畏。”仰望着你们的未来,就像夜空中满天繁星般,有无限可能。然而,选择很多,就担保你拥有精彩愉快的人生吗?当然不,那也可能让人愈犹豫,注意力失焦、不够珍惜,甚至迷惘、随波逐流。

因此,作为执教44年的老师,想给毕业生的建议,就是及早找到你生命中的北极星,始终锁定你的价值方向。

我常举19世纪两位人物,一虚一实,说明这份体会:托尔斯泰(1828~1910)笔下的虚构人物伊凡.伊列区(Ivan Ilyich)和国际红十字会创办人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1828~1910)。

俄国沙皇时代的伊凡,从小聪颖用功、仕途顺遂,任职高院检察长,生活富足。一天意外受伤卧病,他发现医师的诊治竟如同他的办案风格一般“优雅而冷漠”;同事也不关心他死活,纷纷想递补他的官位,恰如他自己过往的作风。直至生命终点,他才惊觉原来没有人真正关心他,就像他这辈子没关心过别人、从不知道自己真正追求什么一样。他一生官运亨通、功成名就,却都只不过是“庸俗至极”的集合,却后悔莫及!

亨利是年轻有为的银行职员,出差路过苏法利诺战场,看见伤兵哀鸿遍野,他放下工作召集邻近村民救援伤兵,并写了一本回忆录,推动设置中立救援组织,最终促成日内瓦公约与红十字会运动,百年来救人无数。但为了献身大爱,他的银行职业也都荒废了、落魄潦倒。他的事蹟在他老年时才被发掘,于1901年获颁首届诺贝尔和平奖,他仍本初衷捐出大部分奖金;尽管在贫病中于安养院往生,却带着全世界的尊敬与爱。

这两种人生,你们会想选哪一个?显然我不希望你们有伊凡的憾恨,而能以亨利‧杜南为标竿,却也心疼地希望你们比亨利少些辛苦。人生没有一体适用的范本。“卓越”也没有特定规格模式,它是每个人珍惜自己、珍惜别人,认真对待每一个机会。“完美”,是包容别人也包容自己的不完美,良性提升。“成就”,是成人之美、成就你所能成就的每一个人。

我相信,北极星,就是一颗做对的事的初心,希望自己更善良、社会更好的本心。

因为幸福是一个总体概念,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天空下,只有秉持一个希望“大我”更好的心,才会打造一个更好的自己,也才能以大海般的胸怀承载挫败,转孕为珍珠般的资产与祝福。

因此,老师送毕业生一个罗盘指针,就是“为善者成”(Doing Well by Doing Good)的信条与愿景,它能帮助你们在今后80年的人生地图上标上清澈的北极星,实现“职业志业相辅相成”、自在无憾的人生。

还有两点提醒。一是感恩的心。你们从小到毕业的成就并不理所当然;其中有父母长辈、老师、朋友、同学,很多人的付出与支持。终有一天你会深刻感到他们对你多重要!而最简单的方式、也是做人做事的最基本品格,是“及时感谢”,例如向父母长辈说声我爱你。尤其父母、(外)祖父母、师长都在渐渐老去,与其等到日后来不及后悔,你不如从现在就珍惜,把父母、(外)祖父母都放在掌心孝敬呵护。

二是热情与同理心。前阵子全世界热切关注机器跟人类的围棋大战,甚至有预测说,律师等行业将被AI人工智能取代。这值得我们反思,在生活、工作上对“人类”的理解与实践,是不是失衡了?

当人们的眼睛与思想盯在萤幕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多久没静心思考?没在路边、车上与陌生人眼神交会、寒暄?错失多少机会与惊喜?

当越来越多人只凭萤幕上网络片言,就轻率断言、霸凌,甚至从网络蔓延到现实生活,已如何伤害与隔离了彼此?我们那曾经愿意理解他人的耐心、包容异见的同理心,去哪了?

机器是改变了我们,但无法取代人性、无法替代你的未来。怕的是我们对本性的放弃与迷失,对机器近乎无条件投降的依赖!(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6-06-27 中国时报 105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