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全球化的不信任 下次在哪翻桌?

鉴于二次世界大战为欧洲乃至于世人带来的毁灭性灾难,一九五○年,法国外交部长舒曼发表了“舒曼宣言”,呼吁欧洲国家,特别是法国和德国,把重要战略物资如煤、钢的生产力量联合起来。希望从资源端的合作出发,从根本消除欧洲的战争祸因。

嗣后欧洲煤钢组织成立,从此欧洲便一步一步地在“合”的方向上持续前进,渐渐形成今日涵盖五亿人口的欧盟,并且把全世界引领进一个无限的新可能:以和平共荣方式凝聚在一起的共同体。

然而英国脱欧公投,可说应了三国演义里那一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天下大势”。

当然,严格来说,英国脱欧,目前还只能说是“分”的“信号灯”,会不会成为一个朝向改变的“分水岭”还有待观察。

不论是看好还是看坏英国脱欧的世界大局,都必须深思英国脱欧,背后所潜藏的体系失灵,是一种“全球化的不信任”,这不信任,并不是英国特有的,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台湾的太阳花学运、美国的川普现象,都是对体系不信任的反噬。

这不信任的源头有许多,一个相当关键的源头,是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已经侵蚀了既有体系运转的正当性。

打个比喻,一千个人围在一张大桌子边。但其中的十个人拥有的资源,是其他九九○个人的总和。

这时,你是那九九○人中的一个,你会想继续进行这一场赛局?还是干脆翻桌?

过去,这场赛局大家虽不满意但仍愿意接受,一则是因为知道,翻桌后未必会改变分配的结构,却可能先让总筹码减少,让大家都分得更少。此外,那九九○中的许多人,拥有的资源,虽然比诸那十个人拥有的小得多,但却可能仍是一个可以维持安家生活的资源,翻桌之后,重分配后的资源不一定会增加,却可能连现有维持安家立命的资源都消失,这群人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是他们维持了不翻桌的局面。

然而,这几十年贫富呈两极化的发展,让中产阶级衰弱,更让年轻世代失去了“流动的希望感”,认为不管再努力,都很难改变其资源弱势的命运,而加重对既存体系的不满,增加翻桌的可能性。

虽然,许多分析家认为脱欧是灾难,但就算这是灾难,如果世局照此情势发展,贫富差距继续扩大、政治部门继续失能、恐怖主义威胁深化…忧、惧、怒的不信任浪潮,今天不发作在英国脱欧,明天也会在其他地方爆发。

长期以来,笔者一直认为,欧盟是人类文明的伟大成就,看到英国脱欧,确实感触极深,但不管挺或反、乐观或悲观,至少这件全球大事透露了一个重要的讯号,民主国家长期奉行的政治经济体制,确实到了必须全盘检验、深度反思的关键时刻。

【2016-06-27 联合报 1050627】